•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初夏

      五月末,虽才刚刚浸过小满时节,南方的气温却升的快了些。宿舍闷热,昨晚夜深才睡下,朦胧中零零碎碎听到了夏雨酿酿跄跄滴打在马路上发出的声响,越发解压。睡梦中我梦到了友人小满,梦到了云边镇,梦到了书中的小卖部!
      梦里小镇落雨,开花,起风,挂霜,甚至扬起烤红薯的香气,每个墙角都能听见人们的说笑声。这段话出自张嘉佳所著 《云边有个小卖部》,故事情节大多发生在云边镇,讲的是主人公刘十三与外婆王莺莺妙趣横生的小镇生活。
      故事主人公刘十三是幸运的,从小到大外婆都不曾忍心丢下他。王莺莺后半生守着小卖部,守着院里的桃树,任刘十三走得再远生活再茫然,回头望去,那山涧定会有一座云边镇,镇里有王莺莺,有他的童年,有梦开始的地方,那是他的家!程霜跨过山和大海三遇刘十三,第一次是夏,盛夏时节,女孩的悲伤在他背后烫出一个洞,一直贯穿到心脏;第二次是冬,火锅汤底翻滚,热气蒸腾,啤酒瓶在碰撞,轰轰烈烈的青春泪雨洒满了这一路;第三次依旧是夏,初夏时分,女孩化作一束光在熄灭之前,照亮了刘十三!
      感与愁二字都是十三笔画,刘十三也是不幸的。在这个夏季不管夜时有多凉,霜儿依旧会消融,莺雀也终将归尘,今春大雪亦将尔,莺死无声社燕迟。外婆王莺莺与爱人程霜走了,她们化作夏夜里的一颗颗星,星光散落在刘十三回乡的小道上,刘十三走在小道中,落寞且感愁!
      初夏,南方气温却升的快了些,朋友小满特意送来冰镇西瓜汁给我解暑。我们坐在一起聊了许多,临别之际我归还了从她那借阅的书籍《云边有个小卖部》,她说从本小姐这儿拿了那么多东西怎么连句谢谢都没有,我挠着头,冲她傻笑!
      我不会说谢谢,这样显得生疏,我想说我爱你,但那样容易产生误解,思索更合适的表达。你会在我人生的一段节点产生微妙且缓和的化学反应,我想那是长久的,牢固的。所以这个初夏并不适合说谢谢,是不吉利的,等秋来,等夏去,那是八月或九月的某天,我想我会在真正离别的日子里和你说出那两个字!在此前,那杯泛着淡红色的果汁,会冲淡夏日的炎热,让我在这个夏季少留些许遗憾。
      盛夏将至,青春健在,还在遗憾什么?
      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见!
      初夏

    • 0
    • 0
    • 0
    • 326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