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北京体检记

      再一次抱歉,依旧推迟关于为啥大家都有喵的文章,因为今日的体验对我而言是蛮有意思的事情,所以想要记录一下。

      两周前预约了今日的体检,是一个二甲医院,之前在那里复诊过脚伤,人不多,医生也挺和蔼可亲;此外,离家和公司都贼近,简直是工作日体检不二选择。

      在今日之前,其实我没有体验过如此完整的体检流程,之前仅做过较为简单的入职体检、入学体检等,所以觉得还蛮新奇的,不过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医院的互动氛围特别亲和热情,有别于过去感受到的大医院的冷漠,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件事上:

      测血压体重的时候,人不多,就俩医护人员。给我量血压的是一位小姐姐,本来习惯性是测左手,但刚抽完血,血管那块肿痛,我抬手瞬间又撤回说,啊还是换右手吧,左手刚抽完血肿了起来。其实这时候我只是在自言自语,没有期待任何回应。但那位小姐姐边准备着帮我量血压,边说如果抽血肿了,减少你左手的用力。虽然这句话听着歌还蛮常识,但那时候的我被小小感动了一下,这在过往经历里从未有过,因为我已经习惯性认为公立医院的医生太过于忙碌,因此他们不愿意与患者交流是符合常态的,所以竟然得到回应还是超乎期待了。

      给我量体重身高的是一位四十岁左右的阿姨吧,体态丰腴。让我站到体重秤后,边记下数字边说:你们都太轻了吧,怎么都不长肉的。然后开始放笔量腰围,量完后手还没来得及从我腰间撤下,就说“给你们量这些腰围搞得我都怀疑人生了。”极为幽默,又感受到了这个医院的一丝温度。

      做完所有的内外科等排队较少的项目后,就去了妇科,没想到在这里频频踩雷,奔波多次。第一次来到妇科检查室外,是一位较为高大的年轻女医生,她问“未婚已婚啊,我说未婚,她说那你去前台填个同意书吧”。当时心想,这有啥,屁颠屁颠就跑前台搞了个知情同意书。再次来到妇科检查室附近,这医生正在和心电图室的医生站着唠嗑(可见这里真的人极少)。我过去给她看了眼知情同意书,她又不想给我查了。说:未婚检查妇科项目是违法的,你这一页同意书和这个体检报告是分开俩页,要是同意书被撕掉了,那我就犯法了给你查。我不解地问“啊,谁会撕掉我的同意书。。。”旁边的医生也附和道“就是,谁撕呀,这要保存三年呢”。那妇科医生急眼道,“谁不能撕呀,我现在就能撕”。说实话,这画面太热闹了,差点没忍住当场笑出来。然后她指挥我到前台去把未婚改为已婚,说改成已婚就能给我做检查了。当时贼纳闷,还能如此操作吗,将信将疑又回到了前台,前台震惊了,再次问道是要改基础信息吗?我不得不点头说,不然那医生不给我检查呀。当然,这么离谱的操作前台不可能执行,再让我回去检查,并保证同意书肯定能行。无可奈何之下,刚好那心电图医生也来了前台,看到我跟我说,去吧,跟她说好了给你做。听到好消息的我,一路小跑到妇科检查室,这会儿人开始多了起来,到的时候她正在忙着检查上一位体检的阿姨。见了我,招呼我进去,让我拿笔,按照她所述写在体检单妇科检查一栏,我顺从地写下“本人自愿要求进行妇科检查,后果自负”,并签了个正楷的名字,当然这也是她的要求。见我写完后,她又认真地拿起体检单端详了五秒,才让我继续接下来的检查流程。怎么说,虽然挺折腾,但最后也是顺利做了检查,并且体验到这世间还有这么有意思的医生。

      搞完妇科检查,我才去了排队最多的b超,这里的景象更是热闹。有一个专门的医护人员,大概四十来岁的阿姨,戴着口罩的脸上清晰可见种着浓密的睫毛。她对进入“管辖区域”的人们一一询问安排,“你来做啥的,彩超是吧,行你去那边排”“你呢小姑娘,教科的是吧,来来来,这边坐着”。哦对,差点忘了说,我们是坐着排队的,一排排的椅子摆在大厅,从三个检查室的门口分别排开。大家分着性别井然有序地坐着,不时向前移动位置。我今天恰好遇上某个单位退休老员工的体检日,都是些大爷大妈们。大爷们体检告别时都是激动地握手道着改日再见,大妈们手挽着手地坐着聊天,聊疫情对生活的改变,聊某个认识的朋友近日情况。排了大半个小时队,但我一眼手机都没看,因为耳朵太忙了,角落里头有趣的故事在我还没来得及解码完又有另一个角落的故事忙着涌进来。

      八点四十到十点四十,今年的体检就完事儿了,骑个共享单车赶回公司,竟然在十点五十三分就坐在了工位上,还成功接入了每日十一点的晨会。

      明日打算去国家博物馆耍,指不定会有想要记录的事儿,因此我也就不再这里明确交代下一期的主题了,毕竟最近打脸挺疼。。

    • 0
    • 0
    • 0
    • 387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