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异乡过节

      来广东一月有余,春节临近,难免思乡。这将是我第二次在异乡没有陪同父母过节。
      第一次是陪一个朋友去内蒙,那经历也是难以忘却。
      不知道那年春节是不是内蒙最冷的,反正我刚一下火车就被刺骨的寒风打透,东北长大的我居然差点被冻麻木了。
      主人很热情,我酒量差点,而那二位同伴可是老酒痞,结果和我一样,全部放倒。内蒙人喝酒不是东北那样一口一口喝,是一杯一杯喝。
      在那待了5天,有四天是在迷糊的状态中度过,这顿他请,下顿他请,满桌好菜,到现在也没人记得到底什么味。
      主人家杀了俩条狗,一只羊,就在外间冻着,做饭的时候就去割一大块下来,配上其他菜肴,这就是最尊敬的客人才能收到的待遇。可惜我们几个没有感到狗肉香,只觉酒辛辣。
      盛情的款待也难当节日思念父母,那还是头一次在外面过年,怕父母惦记自己抽空就打电话。
      由于这边离东北不远,也有守岁的习俗,一起看春晚,包饺子,但心中想的还是和父母一起过年的温馨。
      一般都是老爸和馅,老妈揉面,弟弟炒菜,我们其余几个打扑克或者麻将。10点左右,一家人一起包饺子。我的主要任务就是擀饺子皮,由于我用左手,每次他们都说看我干活别扭。
      饺子里会随机放入两枚硬币,谁吃着谁有福气,谁也巧,妹妹吃到的时候最多。
      每次吃年夜饭,我们都回忆以前在农村的情景,谁家谁现在如何,哪家老太太还活着,高寿90了。电话会不停的打进来,都是表姐表弟舅舅婶婶打来的,说几句热乎话,让彼此保重,啥时候回老家之类的,话不多,但朴实真挚。我们也会给老家的长辈拜年,给表姐表弟问候,现在想来也是非常温暖。
      过了三十,又是一轮酒下来,我彻底崩溃了,不胜酒力是一方面,思念父母是太难受了,于是赶紧跟他们商量,初一下午就赶火车回程了。路上我们三个感慨主人的热情,他俩也都表示,下次再来一定慎重,喝怕了。
      在过去这么多年,内蒙过年的情景历历在目,而父母又老了几岁,我却再次不能回家过年,也是不孝啊。现在虽然通讯手段高明,微信也能视频,但扔挡不住浓浓的思念。
      再有十几天就过年了,不知道那天跟母亲视频拜年的我会不会流泪。

    • 3
    • 1
    • 0
    • 54
    • 十一可可暖风吹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可可初级
      大哥,我给你买机票 [s-26]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