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二章:东西消失了

        听见这消息,我第一反应,心想这逼逗我呢。
        几秒钟反应过来,我又感觉老张不是那种专门来开这种玩笑的人,而且还打了十多个电话。
        “你小子说话啊!”
        没听见我开口说话,从电话传来的声音明显急了不少。
        “我在听呢,张哥这‘佛牌’又没自己长腿怎么会突然消失呢。”
        我侧头把电话夹在左肩和左耳上,边穿着衬衣,边说道。
        “算了,我跟你这小子也说不清楚,你赶紧把电话拿给江爷,我跟江爷说,真特么的邪了。”
        电话那头老张催促说道,显然真急了。
        我点头说了一声好,把皮带扣好之后,收起来了电话,一路小跑朝着江爷的卧室走去。
        推开房门之后,房间里面空空如也,在桌子上放着江爷的电话。
        打开一看,嚯!老张给江爷足足打了三十多个未接来电。
        怪不得老张会打电话给我,敢情江爷没带手机。
        刚准备从江爷卧室走出去,便听见拉开店门的声音。
        退到了门口,正发现江爷左手提着一个鸟笼子,右手拿着豆浆油条。
        “左拐三百米有个牛肉面,你要吃不惯豆浆油条,可以去吃。”
        江爷示意我把他手上的豆浆油条拿走,我赶紧接了过来,感谢道:“吃得惯,我好养活,几个馒头都能混一天。”
        “对了江爷,刚才老张给您打了三十几通电话,您老没接,这不,他就打到我手机上来了,说话有些玄乎。”我抓了抓后脑勺说道。
        江爷把鸟笼挂在上之后,冲着里面的鸟吹了几声哨,拍了一下衣服回头问道:“说啥了?”
        “他说我们讨要的‘佛牌’回去了,要不要您老给他回个电话,他好像还挺急的。”我轻声道。
        江爷冲着鸟吹口哨的声音停了下来,转头看向我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已经凝固了,摆了一下说,沉声说道:“你赶紧去我隔壁的小房间,去看一下那个箱子在不在。”
        我点了点头,说了一句好。
        我小跑朝着江爷说的房间,这房间里面很空荡,也就挂了几件衣服。
        在一个角落里面,便看见了老张交给我的箱子。
        我拿了起来,先轻轻摇晃了一下,“咚咚咚”响了几声,显然面是有东西的。
        “嘿,这老张开什么国际玩笑,这东西明明还在。”我心头嘀咕了一句,拿着箱子朝着江爷走了过去。
        把箱子放在了江爷面前,还没有等我开口说话,江爷让我直接打开。
        说实话,这古童曼我还没有见过,去老张家拿的时候,老张就已经用箱子给装好了,压根没有瞧上一眼。
        “嘶”的一声,我把箱子里面的封条给拉扯下来,打开箱子看了一眼。
        “江爷你看。”我指着箱子里面的东西对着江爷说道。
        箱子里面就是一个撑盘,并没有其他东西,
        我虽然对着古童曼的了解不是很深,但这撑盘我还是见识过的。
        “会不会这箱子原本装的就只有撑盘。”我狐疑对着江爷说道。
        江爷摇了摇头反问道:“你觉得那家伙会花几千块钱,让我们拿一个撑盘回去?”
        “不会,老张看起来一副精明状。”我开口道。
        老张我虽然不是特别了解,但那家伙也不是个二愣子。
        “你去他那里一趟,去把那东西拿过来。”江爷对着我说道。
        我下意识问道:“您老不跟我一块去了?”
        “要个东西不至于要两个人来回跑,而且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江爷开口道,指着柜台,让我把车钥匙拿走。
        我心里面有些抵触一个人去,但又不想在江爷面前怂没了面子,点了点头开口道:“好。”
        临走前,江爷给了我一个铜钱,说如若遇上了危险,便用铜钱贴上去。
        “江爷,您老真不跟我一块去?”我打开了车门回头再问道。
        “滚蛋!”
        江爷白了我一眼,拿着鸟笼转身回去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想这事多半不会这么邪门,多半是老张装错了东西,把撑盘放在古童曼的箱子里面去了。
        人总是有那么几天会神经大条,或许昨天恰好是老张神经大条了呢。
        在车上放了一首摇滚音乐,我便开车朝着老张居住的小区开去。
        刚到了老张居住的小区,这家伙又打了一个电话过来,我接了下来之后,老张急声问我“到哪了?”
        我回头说了一句小区门口,老张说了一句马上下来,让我在小区门口等一下。
        我说了一声好,挂断了手机,把车停在了小区车位,刚从车里面下来。
        老张出现在了我前面十米处的位置,这家伙弯着腰,双手放在膝盖上。
        走到他面前,发现老张喘着粗气,仿佛跑了五千米长跑一样。
        来到他面前,正准备说话,发现老张脖子处有很多红色斑印。
        “张哥,你这身体喘得厉害啊。”我轻声说道,本来想打趣老张是不是肾出来问题。
        可等老张抬起来了头,可把我吓了一跳,这脸白得,跟殡仪馆停放的冰尸一样。
        “快点跟我走。”老张拉着我的手腕说道。
        我说了一声行,顺便问了一下老张身体是不是出了问题,要不要给送他去医院看看。
        老张回头摆手说了一句不用,走在前面的时候,我突然间发现一个问题。
        老张的背跟昨天不太一样,走路的姿势明显是弓着走的,好像有什么东西压在了他的背上,让他挺不起来。
        昨天见的时候,明显不是这个样子。
        我想到了江爷,不过江爷年纪大了,有些驼背很正常。
        跟着老张走去的时候,两个人都不怎么说话,为了找一些话题,我便指着老张的脖子问道:“张哥,你这脖子怎么会出现这么多红印。”
        “有吗?”老张下意识低头看去。
        “回家你自己看,低头哪能看见自己的脖子。”我轻声道。
        “昨天睡不着,今天起来估计被什么东西刮着了。”老张说道。
        走到了老张家里面,我发现老张是扶着楼梯走的,脸上出了一大堆的汗。
        “张哥,我们就一共爬了三楼,你看你的脸都出这么多虚汗,还是先去医院吧。”我有些紧张说道,害怕老张下一秒突然猝死了。

    • 0
    • 0
    • 0
    • 59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