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十七章  遵循自然

      随着第一场雪的突然而至,所有的户外工程嘎然而止,水库周边又难得地恢复了从前的平静。

      晨来,柳叶踩着积雪沿着水泥路往河边慢慢散步,有浓雾自各个小岛间徐徐升起,瞬时又被寒风徐徐吹散,柳叶迎着风,轻轻地哈上口气,顿时觉得心旷神贻,走得近去,细看之下却到处都是砖块残料,柳叶再也没有了方才出门时的兴致,只得闷闷地回转身,慢慢地返回去。路过桂枝家,也不知她昨晚有没有与“大部队”一同回来呢?便走到房前,轻轻叩了叩门。

      等了许久,桂枝才拉开门,探出张疲惫而又未经任何修饰的脸来,头发蓬松地披在肩上,柳叶看她已经回来了,便放下心来,示意她关上门再好好睡会,才往外迈出几步,被桂枝从后面伸手抓住了大衣的扣带:

      “嗯……嫂子,我哥回来没?”桂枝把柳叶拉进房里,自己迅速地钻进被窝,还是忍不住连打了几个寒战。

      “他早回来啦。山上开始结冰就回来了,还在睡懒觉呢,怎么了?”

      “等下,别让我哥跟去。你陪我偷偷回一趟县城呗……”桂枝抓起柳叶的手,轻轻覆在她结实的小腹上,“我怀孕了……

      “哦!真的呀?几个月了?”柳叶难掩兴奋,“汪中正知道了吗?你婆婆呢?赶快先告诉爸爸妈妈,让他们也高兴高兴!”

      桂枝摇摇头,眼圈红了:“老汪不想要。说是他的事业还没成功,不想先要小孩,想再等两年再说。先别告诉家里人,我这段时间故意什么重活累活都抢着干,想让他自己掉了的,却到现在都还没掉呢……

      “哪有你这样做的?你不要命啦!”柳叶被她的话吓了一跳,“那可是一条小生命,也是你们爱的结晶,你又不是不知道爸妈多盼着家里多个小孩呢!干嘛什么都听汪中正的?难道你不想做妈妈吗?你生下来,交给爸妈带,他能说什么?”

      “你不知他的性子……他若生起气来,可以半年不回来也不与我联系…… 算了,我还是听他的吧……我们还年轻,以后机会有的是……”桂枝抽泣起来,“嫂子,求你偷偷陪我去趟医院,千万千万别让爸妈和我哥知道了……

      以前敢作敢为、天是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去哪了?柳叶真的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愤怒,但又不能不从她们小夫妻的角度考虑,只得忍痛先答应了她。

      桂林起床后,到处寻柳叶不见,便猜她定是来找桂枝了,便也寻了来,顺便在食堂买了些面点,见桂枝的房门没开,便直接去了堂屋,与桂枝婆婆坐在火炉旁聊天,桂枝洗漱妥当,又交待了柳叶几句,才拉着柳叶从屋里出来。

      “怎么一早就跑出来了?冷吧?围巾也没系!”桂林马上冲柳叶唠叨,把她拽到身边坐下,把她的双手包在自己手掌里,往火上烤。

      桂枝急急洗了豆浆机,打了些豆浆,四个人就着豆浆吃着再也简单不过的早餐。

      “老哥,今天我想要嫂子陪我去逛街,行不行?”桂枝冲他撒娇。

      桂林瞪着她:“冰天雪地的,逛什么街?也没车进来吧?不许去!”

      “我问过了,今天场里的车要出去,顺便捎上我们,下午我们又搭顺风车回来。”

      “那好啊。干脆回去买年货吧!反正我这边也闲着。”

      “不要你跟去啦!”桂枝翻了翻白眼,“我们买些女人私密的东西……哎呀!就半天好不好?又不会把你老婆弄丢了!

      柳叶给桂枝使了下眼色,在桂林手上捏了一下:“好了,别争了!你也回去一下,你回去看一下爸爸妈妈,我们可能赶不及回家去,你顺便帮我把棉衣拿上。”

      桂林听了,答应了一声,桂枝也只得作罢,三个人搭了场里的便车回了县城,桂林啰嗦了几句先回家了,桂枝看他走远了,才松了口气,拉着柳叶偷偷地往医院去,一路上,柳叶的心揪得紧紧地,慌乱而又觉得有些恐惧,桂枝面无表情,只紧紧抓着柳叶的左手,指甲烙得柳叶的手心生疼。

      挂好号,进得妇产科,医生先开了检查单让桂枝去做个B超,在桂枝入得检查室后,柳叶的脑子开始飞转,如果等下手术中有个什么闪失,她该如何向杨家人交待?可是又不能违背了与桂枝的约定啊?该怎么办才好呢?是不是可以给汪中正打个电话呢?也许自己可能能说服他呢?

      柳叶从桂枝的包里找出她的手机,找到汪中正的号码,用自己的手机拨了过去,电话打通后却没人接,柳叶又打,终于有人接了,却是个女人的声音,是号码拨错了吗?柳叶急着又拿起桂枝的手机来对了一遍,对方“喂,喂……”了两声,没人回答便挂了,柳叶愣了愣,脑中立时冒上来N个版本的可能,突然有一股小火迅速地窜了上来,就由桂枝去吧,或许对于将来而言,这也不完全就是错误的决定呢?

      桂枝也已换鞋出来,两人拿着检查报告给医生看,医生仔仔细细地看过后,抬眼看了看桂枝,严肃地道:“作为一个妇产科医生,我负责任地告诉你,你已不能再做刮宫手术了,从B超图像和你个人以前的看病记录上来看,不到两年时间,你已坠胎三次,其中两次药流不净还清过宫,如果这一次你还选择打掉孩子,以后你极有可能习惯性流产。你自己再考虑考虑,你年纪也不小了,怎么对自己的身体这么不爱惜……

      柳叶在一旁听着,汗毛都竖了出来,她有些失控地将桂枝拖出医生办公室,狠狠地将她推到椅子上:“你不要命了!杨桂枝,两年你小产三次,我竟然都不知道,连你的父母都不告诉,你还照常上班下乡,你怎么能这么作贱自己?”

      “我是不想让你们担心……何况我身体向来好啊……”桂枝眼泪下来了,“我自己选择的,再委屈也得承受啊,等他赚够了钱回来了就好啦……我爸身体又不好,我哪敢告诉你们啊。

      这小妮子,她是遭了多少罪啊!这个汪中正长期在外不说,还让桂枝的身体奋受摧残,柳叶对他立时恨得牙痒痒的:“你现在马上给汪中正打电话,就把刚才医生的话再对他说一遍,他如果还坚持不要孩子,这样的男人,你也别要了!”

      桂枝打过去,汪中正竟然很快就接了,桂枝将医生的话转述给他,他沉默了一会儿,终于答应桂枝生下这个孩子,还承诺马上请假回来一趟。

      桂枝立时破涕为笑,冲进办公室去向医生道谢,又请求医生再好好地为她孕检一次,还好,这个孩子也许是上天注定,她那样胡乱地折腾与劳累,孩子竟还是健健康康的。她小心翼翼地从办公室缓缓走出来,与方才完全两个样,夸张地向柳叶招招手:“嫂子,还不快来扶我?我可是孕妇,好吗?”

      柳叶松了口气,决定将自己方才的猜疑藏于心底,何况那也只是自己的猜疑而已,希望这个孩子的来临,能彻底改变这对小夫妻目前的状况。

      决定一变,桂枝立即又是一副没心没肺地幸福感爆澎的样子,反复碎念着要柳叶别再提及她多送打胎的事,柳叶对她这个人又是心疼又是恨铁不成钢,但在这个全家欢庆的节骨眼上,不提旧事才是对的做法罢?每个人的生活都有他自己的方式,只要她心甘情愿,旁人的任何指责与评判都是多余。

      回到家,桂枝的待遇立即提高了好几个“等级”,四个老人围着她打转,轮番着给她做好吃的,老爷子立即下令,不许她回去上班了,让她提前休产假就在杨家呆着,由杨妈妈照顾着,直到生下孩子为止。老人们待高兴过后,又催促柳叶两口子,如果能好事成双,那该多好啊?

      桂林笑呵呵地应着,柳叶却只有向他翻白眼的份。

      回到林场,柳叶临睡前回想着这一整天的经历,心有余悸。她对自己的第六感往往颇为自信,虽然世上的种种巧合固然有,她也宁肯选择相信,但不安就是不安,疑惑就是疑惑,无论她怎样遮掩,它还在那里。

      桂林转身过来,看她还没睡着,便把手臂伸过来,把她卷进怀里。

      “桂林,我问你,如果我们因为工作的关系,要分开两年不见,你会不会背叛我?”

      “不会。不要说两年,就是二十年也不会。你信不信?”

      柳叶闭上眼睛,安心地睡了。无论他说的是真是假,她也宁愿选择相信……

      冬去春来,桂枝的肚子慢慢大了,到临产前,便笨拙得望不见自己的脚尖,汪中正请了假在家等着陪产,旅游区开业在即,桂林与柳叶忙得连休息日也一应免了,偶然能找到机会回来探一探,也是脚一点会地又被催着急急赶回去。

      全场上下都在忙着旅游区的事,春种夏修站岗巡林的“正事”全被搁置在了一旁,有老乡跑来向桂林报告,邻镇的一些人利用林场的这片乱象,都偷光了瑶寨附近的半块山了。桂林连忙召集队伍,却久久集合不了,他们均被分散在了各个游乐场配合安全测试呢,他只得自己骑着魔托车进山看了看,情况证实后,就去找曾陈理论,曾陈正在陪着“领导们”在还未营业的宾馆包房里吃饭呢,桂林窝着火,自作主张一个个将队员换了回来,一队人风风火火地进山去了。

      接到婆婆电话时,柳叶正在旅游区帮忙登记人事资料,一听说老爷子在洗手间突然晕倒了,便失了方寸,赶紧爬上旅游区的专车往医院赶,医院里,桂枝挺着个大肚子守在床前,婆婆在旁边床上睡着了,一看到柳叶,桂枝就哭起来,老爷子的病情突然恶化了,得立即转院,汪中正正在楼下办手续。

      没办法,柳叶只得打电话催桂林赶来,桂枝生产在即,汪中正不能离开,婆婆也得留在家里,能指望的也只有他们两夫妻了。

      急急促促地租了急救车,柳叶与桂林又将老爷子送到了当初做手术的医院,医院会诊过后,还是在他俩的多次请求下给老爷子安排了手术,手术过后,老爷子醒是醒了,但用医生的话说,结果也只是在一日清醒一日沉迷间尽可能多地度些时日。

      在医院住了半个多月,老爷子能开口说话了,便心疼起钱来,闹着要出院回家,由于医院床位紧张,医生也建议病人回家去调养,尽量满足老人的心愿,让他开开心心地走完人生最后一程。

      都说生老病死是再自然不过的事,他们也都在当初老爷子病发时就有了心理准备,可真的到了医生下达最后通碟的这一刻,他们俩终究还是接受不了,只要背过老爷子便是泣不成声,两口子想着还是尽量在医院多打几天针,老爷子回到家才能多捱一些时日,便又在省城呆了一个星期,直到桂枝那边喜讯传来,家里新添了一个小男丁,老爷子一乐,便不由分说,强令着两人办了出院手续。

      回到家,由了一个新生命的来临,人人都选择暂时淡化笼罩在四周的阴云,老爷子的精神也出奇的好,天天对着小外甥看过不够,四个年轻人,都不谋而合地选择留在了家里,都闭口不谈父亲的病情,只是想着法儿逗老人高兴,只是那一个月,何其短暂却又是何其珍贵?

      只是,谁也没有能力将这光阴无限延长,谁也不能阴挡新生命的来临,同样地谁也无法阴挡生命的终结,终于在一个平常不过的凌晨,老爷子无声无息地闭上了眼睛,没有任何遗言和挣扎,笑着、静悄悄地离开了。

      任凭家人再悲天怆地,也唤他不回了。白色漫上窗台,才喜方过竟是这长长的哀思,难道这也是上天有意?

      丧事过后,一家人长久地陷入了悲伤中。

      柳叶帮着照顾婴儿,望着他的小脸蛋小胳膊小腿,还有睡梦间的呓声,觉得世事实在是太神奇了,一颗星落一颗星起,似乎都是冥冥中早就定数,任谁也无法改变,那么逝者已逝,活着的人唯有更好地活着,更好地珍惜自己所拥有的,才对得起那些已经离去的人。

      桂林与桂枝,几天间仿佛变了个人,都不再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真正的长大,原来往往是在一夜之间。

      柳叶倚到桂林身边,伸出手摸了摸他的脸,指着桂枝一家三口的背影轻声道:“我们也要一个孩子吧?”

      桂林点点头,泪水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 1
    • 0
    • 0
    • 211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