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初遇三人游戏-3

      想着想着,就到了凌晨,皓轩就抱着试试的态度,发了一条信息

      “新年快乐”

      “新年快乐”

      “最近还好吗?”

      “朋友圈有,自己去看”

      发出时,红色的感叹号不见了,皓轩既开心又兴奋,整个人就像活过来一样,所有的难受瞬间就没了,以为自己看错了,特意点了文忆的头像看看是不是能看见朋友圈。当文忆回复时,皓轩心里各种激动,因为皓轩没想过,会从小黑屋出来,文忆还会回复。就嘘寒问暖一下,也看了文忆的朋友圈,从朋友圈中看出,文忆过的并不是很好,人也憔悴了整个人都没什么精神,皓轩心疼不已,但又不能做什么,皓轩知道不管文忆现在过的怎么样,自己都没有身份去关心,文忆身边有那么多人也不缺皓轩。也从文忆的回复中,皓轩感受到文忆很冷淡,也得知文忆不止把皓轩一人放出来,放了很多人出来。从原本的激动兴奋到平静。就这样很平淡的聊,皓轩没再替两人之间的事,也没提过林进,也没问文忆断联后的时间她是怎样的过的,因为就算问了,两人并定有要吵架,也会再进小黑屋,只要不再进小黑屋,就这样就好了。

      慢慢的文忆和皓轩的关系好些了,从文忆口中得知林进没在骚扰她,已经协商好当朋友相处,此时的皓轩依然还是相信文忆说的,于是就约定好大年三十一起过,还商量着要吃什么菜,让皓轩做,吃完饭要去哪里玩,第二天还让皓轩陪着去爬山烧香。对于文忆的要求,皓轩从没拒绝过,都答应下来满足文忆。

      离大年还有一天时,文忆和皓轩因为一些小事,两人又开始吵架了,一气之下,文忆就说三十夜不过了,皓轩急了,就连忙道歉哄文忆,可还是没用,文忆还是坚持不过了。

      大年三十皓轩独自一人在家,也不敢去父母,毕竟当初给父母说今年朋友不回老家,就相约一起过,现在和文忆吵架了就更不愿回去,免得让父母看见了,同样的事不想父母再看见。躺在床上不停的想,想想自己到底哪里做错了,就这样睡着了。第二天醒后,想起初一文忆会去爬山,就起来收拾自己去了,在公园门口看到卖气球的,就买了一个小黄鸭的气球挂在身上。

      由于是过年,又是新年爬山的人挺多的,于是皓轩就发信息给文忆。

      “爬山的人挺多的,要是你没出门的话,要不要考虑一下不来了,如果出门的话就算了”

      “现在人很多吗?我还在家”

      “是的,已拉警戒线控制人流,要不你就换一天”

      “你现在在那边”

      “是的,我还买了一个小黄鸭的气球”

      “你特意在那边等我的”

      “没有,一个人在家,想出来透透气”

      “那现在你是要回去了,还是继续在那边”

      “你要来的话,我就在这边等你,不来的话我就回去啊”

      “我到了,在门口你要过来找我不”

      “你到了,在那个门口,我过来找你”

      “他也在,你要一起嘛”

      “那算了,免得尴尬”

      “有什么啊!都是朋友,你俩可以不说话,陪我就行”

      “那好吧”

      皓轩才知道,昨天林进在文忆家,陪文忆过的三十夜,今天还一起爬山,皓轩不想见面尴尬,就拒绝了,但答应过陪文忆爬山,还是去找文忆了,才碰头,文忆就说林进和她吵架了,把包也抢走了。文忆就对着皓轩发脾气。

      “这是你们俩个想要的结果是吧,我只是开开心心的烧个香过个年,你们俩个就这样对我的是吧”

      “公园六点就关门,你想烧香的话,要不要换一个地方”

      皓轩觉得很无辜也很委屈,林进和你吵架管我什么,你对着我发什么脾气,让你不好过的是林进又不是我,处处为你着想的是我,包容你的也是我,迁就你的也还是我,你和他吵架了把气出在我身上,就凭我还喜欢你,还在乎你,还没放下你。皓轩忍下来了心里的不爽,调整好情绪,拉着文忆就往马路上走,去另一个地方烧香。就在此时,文忆的电话响了,是林进给文忆打电话,问文忆在哪里他折返回来,于是文忆让我在原地等她,她先去找林进,一会后,就看见文忆和林进一起走下来,见此状的皓轩心里难受不知说什么想转身就走,但知道转身走后,文忆肯定会暴跳如雷,为了不让文忆在生气了,皓轩便又忍下来,一起去另一个地方烧香。一路上,都没有说话,那气氛让人窒息,烧完香后,文忆提议一起吃个饭,此时皓轩和林进在这种气氛下谁能吃的下,在文忆的一再坚持下,三人找了一家吃饭的地方坐了下来,坐下来没多久,林进忍不住就爆发了。

      “本来就我们两个人开开心心的出来烧香,叫这么一个人跟着算什么,你觉得这么做是对的,你可以去问问你男闺蜜,你这样做是不是对的”说完林进转身就走了。

      皓轩和文忆坐在哪里继续吃,此时皓轩才知道,在文忆来的时候,林进不知道皓轩已经在爬山处,到了才知道于是就和文忆吵了起来,而此时的皓轩什么都没说,就坐在哪里陪着文忆,听着文忆吐槽各种林进的不是。待文忆吃完饭后便拦了一辆车让文忆回去,皓轩本想和文忆喝点东西在回去,但还是算了,还是让文忆早点回去,如果回去晚了,指不定林进又在楼下或者家门口守着,指不定两人又吵架,矛盾点又在自己的身上,皓轩和林进的敌意越来越大,都会觉得文忆这样对自己都是因为对方无休止的纠缠和无时无刻的出现。

      在文忆和皓轩再次恢复联系后,林进也时不时的去骚扰文忆,两人见面不是吵就是打,在这时候皓轩就会给文忆说,让文忆暂时离开,哪怕是图一个清净也好,不过文忆就觉得为什么要为了这样的一个人让自己搬离,那是不可能的,让我离开也行,那你给我把这个人处理掉。每次说到这个事,文忆和皓轩必会吵架,后面皓轩也累了,不想在听到关于林进的事,也不在劝文忆搬离。此后,只有文忆提到关于林进的,皓轩就当没看见。

      此后文忆和皓轩就会因为一些小事吵,皓轩忍不住了,就想找文忆说清楚,在这样下去迟早人都要崩溃。就去找文忆,本来是想找文忆把事情说清楚,万万没想到,文忆给皓轩更大的惊喜。

      文忆告诉皓轩,在去年的时候,林进和她在一起,所有的费用全自己支付的,花了几大万,年初因为有事,姐姐帮忙还了这笔账,但下个月姐姐要交房租这个钱要准时还给姐姐,现在就是这样的情况,你可以选择离开,我不会怪你,这事也和你没关系。

      皓轩听到此事后,是一脸的差异,没想到文忆会欠这么多人,还是和林进在一起的时候,让皓轩更是瞧不起这个男人,不知为什么这样的男人还能一直纠缠还能不知所谓。看到文忆现在的状态,皓轩一脸的心疼,就想帮文忆渡过难关。

      “我知道了,那就想办法把这钱还姐姐”

      “想办法,这就是你的态度”

      “想办法啊”

      “想什么办法,有什么办法,他说了他会给我还”

      此刻的皓轩已经是负债,还是想帮文忆抗下这事,一时半会也不知道想什么办法,就语重心长的问答了文忆的话,但文忆觉得你不是说有多喜欢我,现在我有事了你就这态度,连那个男人都会说帮我还,而你·······察觉到文忆说的这句话,皓轩再次被刺激伤到,选择了闭口不说,就不欢而散。

      到家后的皓轩,拿着手机看着已欠的账务,再看看自己的商保,在万能账户里居然有钱,本想自己留点当生活,但想着文忆比自己更需要,想都没想马上提出来转给文忆。收到转账的文忆,很诧异。

      “你给我这么多钱干嘛”

      “你先拿着这个钱把姐姐的钱还,我知道这点不够,剩下的我再想办法”

      “我不能接受这笔钱,你收回,我自己想办法”

      “你能有什么办法,那你说要怎么样才接受”

      “我借的,那我就接受”

      “只要你接受,你说怎样就怎样”

      文忆本以为皓轩会因为这事而离开自己,没想到皓轩会有如此的举动。

      皓轩知道,自己只想文忆没有那么大的压力,自己怎么样都行,不能让文忆这样,更不想文忆去欠别人,一旦欠别人的,这就会是别人对文忆开出来的条件,又会让文忆左右为难。宁愿文忆欠自己的,至少不会左右为难。皓轩东拼西凑终于在月初时帮文忆还了欠姐姐的钱,自己也多了一笔负债,没对任何人提及过,默默的扛下来。

      “你为什么还对我这么好,这个事和你没关系”

      “因为我还没放下,我不想看到现在你这样”

      “谢谢”

      “再说了,朋友有难,我岂能不帮”

      其实,皓轩心里很明白,自己还喜欢文忆,因为还喜欢才会这样,现在也是文忆最难的时候,在这个时候离开那就不是喜欢,也因为喜欢,只想文忆开心就行。

      在这期间,林进以说清楚的理由去找文忆,然后悄悄的拍下文忆的银行卡账号,转了几千到文忆的卡上。文忆把这事给皓轩说了,皓轩压住火,让文忆把这钱想办法还回去,别在接受林进的东西,到时候林进又有理来骚扰。

      此后,皓轩承担起文忆的所有开销,小的生活,大的还卡,对于当时的皓轩来说,压力不小,对文忆有求必应,只要开心就行,皓轩就这样用朋友身份陪着文忆,看着文忆慢慢开心起来,林进也没在像之前一样上门守和过激行为,就当此事算平息下来。

      “我知道你对很好,什么都迁就我,你对我的好,我还不了”

      “别说这些,对你好不是应该的嘛,你身边的人谁不对你好”

      “我知道你是喜欢我,才会这么做,现在我只想一个人一段时间,我们两个可以用朋友的身份相处”

      “那就朋友”

      “等我对你有点感觉,喜欢你的时候会亲口给你说”

      “好”

      此时的皓轩并不奢望文忆会喜欢自己,只希望林进不在去骚扰文忆,文忆才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把身体调整好,要选择和谁在一起都变得不那么重要。皓轩为了等文忆的一句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就不辞疲累,不顾一切的付出,每天吃的喝的安排好,每周还会带文忆去吃想吃的或者去文忆哪里做给她吃。

      好景不长,由于长期休息不好,文忆生病,对皓轩来说也是致命一击,本来就负债的皓轩为了文忆能好起来,又二话没说扛下来文忆的住院费。

      文忆因长期休息不好,饮食油腻,急性胰腺炎住进医院,皓轩没说什么,只想先把文忆的病治好就行,从挂号到拿报告,皓轩跑前跑后,终于文忆在急诊输液室暂住下来,看着躺着病床上的文忆,皓轩很自责,都怪自己,为什么不拉着文忆别吃那么油腻的东西就不会有事。在急诊的第一夜,皓轩不敢闭眼,随时关注着输液瓶和文忆的情况,第二天,文忆的朋友都来了,其中一个朋友就让我先回去好好的休息一下,晚点找过来,想着文忆一时半会也不能走,就同意先回去给文忆拿套换洗的衣服和另一个手机过来。才到文忆家,先把换洗的衣服的收拾好,准备在沙发眯会,没想到文忆的姐姐打电话过来了,在得到文忆的同意下,皓轩给姐姐回了电话,并告知了情况。挂了电话后,皓轩没办法在睡,心还是系在文忆哪里,又拿着东西赶到医院。

      在文忆住院这段时间,皓轩没怎么好好休息过 ,因为皓轩不舍得花钱去租陪护床,想着自己能省下一点,文忆就能多用些,直到从急诊转到住院部时,文忆告知皓轩,林进非要来,就来看一下她就走,晚上叫自己的朋友来陪自己,就要皓轩回去好好休息。皓轩也没想就回去了,第二天,皓轩到了病房看见文忆不在病房,就打电话问文忆在哪里,在医院的花园处找到文忆,然后才知道原来林进在哪里留了一夜,皓轩再次忍住火扶着文忆就回病房,到病房后就去问主治医生文忆的情况,皓轩把医生说的转述给文忆时,两人又吵了起来。

      皓轩没想到文忆的身体会这么差,就想既然在医院了那就治好了在出院,不管花多少钱自己来想办法。而文忆就怪皓轩,自作主张私自作决定。皓轩想着这次住院费是自己住,文忆没过问就算了,现在还这样不理解,又加上林进在医院陪了文忆一夜,心里的那个委屈只能憋在心里不敢发出来,皓轩知道一旦在这个时候爆发了,怕自己心里的委屈说出来,只会换来文忆的一句,这些是我要求的,是我让你这样做的,你可以不做啊!又没谁逼你这样做。尽管这时文忆的语气有些温和,但皓轩还是没办法想通,就觉得所做的这一切,到底为了什么,自己图什么,就因为喜欢你,为了不让你有压力,为了让你有自己想过的生活,然后不顾自己有多难,帮你扛下这些。皓轩把这些怨又自己憋回去,扶着文忆回了病房。

      一周后文忆出院了,皓轩一个人去办了出院,由于收据在文忆哪里,中午皓轩又跑文忆哪里拿收据,到文忆家后看到家里很脏,就把卫生打扫了,下午又出医院办手续。办完后给文忆说,退了一千多回来。

      由于,才出院皓轩就住在文忆哪里,方便照顾她,在照顾文忆期间,皓轩给方面都很注意,也在时刻提醒文忆,,有时还是犟不过文忆。就这样文忆的身体恢复起来了,皓轩觉得累点也值了,一天又因为一些小事,文忆和皓轩又吵了起来,就在两人吵架的时候,文忆收到了林进发的信息说要来找她,皓轩瞬间就炸没说话夺门而走。刚到小区楼下就接到文忆的电话。

      “电压力锅怎么开”

      “先开阀门的气是否排完,排完的话就顺时针打开就行,没排完的话就用筷子点一下阀门就行”

      “我不会弄,你回来给我弄”

      “我不会回来,既然说了消失那就消失,就彻底消失”

      “你不是我说是你的小公主吗?难道现在你都不听小公主的话了”

      “你让我来就来,让我走就走,当我是什么,我算什么”

      “我一直在找最听话的那个人,也以为你是最听我话的那个,就问你一句来不来”

      “不来”

      “不来就算,那就这,从此断联,拜拜”

      “随你”

      当皓轩听着这些话的时,心里的委屈又上次涌上来,从原来的言从必听到今天决绝的反驳,特别是听到文忆说的那句“你不是我说是你的小公主吗?难道现在你都不听小公主的话了,我一直在找最听话的那个人,也以为你是最听我话的那个”。皓轩终于知道了,原来在文忆的心里自己是这样的,挥之则来,呼之则去,彻底的失心了,就这样断了吧!自己已经很累,为了你又把自己弄更累。

      进家后,皓轩直接躺在床上,回想起从认识文忆到现在,出现的所有事情,好像都是自己在一味的付出,这种付出已经超过朋友身份的付出。从开始知道林进的时候,文忆和他的关系就没彻底处理,一直在这三人游戏里循坏着,让自己走到这么卑微的尴尬的位置上。再加上今天又是这样,文忆还说了那些话,皓轩彻底不想再在玩三人游戏,这游戏玩的太长了,累了,你断不干净,我来断干净吧!

      三天后,文忆主动给皓轩打了电话,给皓轩说这三天她很难受,不管这些男人怎么哄她都开心不起来,现在才知道你对她有重要,原来自己这么依赖一个人,这次彻底和林进断干净了,不会再去回应他等。皓轩听着文忆这么说,心又软了,以为文忆真的想清楚了,理解了自己的不容易。

      皓轩再次和文忆和好后,皓轩还是像以前一样对文忆各种好,而文忆也开始有点改变,又提到了想和皓轩好好的相处。林进还是坚持每天信息骚扰,文忆问皓轩怎么办?

      “我不想在住这里了,想搬出去住一段时间”

      “搬哪里”

      “就搬附近,租金一千多左右”

      “可以啊,一年下来两万左右”

      “是啊,租附近的话,我也方便回来”

      “搬出去了为什么还要回来”

      “家里人来找我的话,我得回来啊”

      “一年两万多的房租还不如供房贷,供完后还有一套房”

       

      这次文忆第一次主动提出要搬出来,是不想再被这样骚扰了,皓轩听后好开心,在这次坚信文忆是下定决心了,知道让文忆搬到皓轩家是不可能的,又想到文忆还没自己的房,于是皓轩就想着与其租房还不如买房,本来就想给文忆一个家,现在不就正好嘛。

      皓轩和文忆开始在网上选房,刚开始两人订的总价在40W首付就几W,房贷就两千左右。皓轩想着自己努力多做兼职点,这点应该没问题,现在买的话没有首付,思前想后皓轩把自己住的房子抵押套现,拿到款后立马就跑楼盘了解一下,最后选中了较远的地方,环境好,户型不错,采光好,通风也好,最关键的是治安好。就带着文忆去看实地,选户型,选了一套大面积,首付有点超预算,但皓轩看着文忆听喜欢的,就咬着牙订了大面积。

      很快就到了文忆的生日,皓轩为了弥补去年没给文忆过生日的遗憾,今年提前一个月就准备,生日礼物也准备了两份,连包房的布置都亲自布置,蛋糕亲自挑选,每个环节都不想有差错,就像文忆进来时看着这一切她会开心。由于一直在布置包房,就没和文忆吃饭,当他们吃完饭后,皓轩安排车上去接文忆和他的朋友。文忆和她朋友进包房时看到包房的时,都惊呆了。十点钟,皓轩带着KTV服务员推着蛋糕,拿着礼物和鲜花进去包房,文忆看到后非常惊讶,皓轩手上拿着一张身份证只能定制一枚的DR钻戒,本想借文忆生日之时想她再告白一次,但又怕文忆觉得在用这方式逼她和我在一起,就当生日礼物送礼送她。她朋友看到生日礼物后给皓轩说,她今天真的很开心,等我们的好事将近。皓轩就回了这得看她,呵呵!!!是的,没错,真的看文忆,因为皓轩一直在等文忆的那句话···········“我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

      在文忆生日前三天,终于把房子定下来了,为了这个房子文忆和皓轩不知吵了多少次,一波三折签了合同,皓轩的心终于安了下来,也如愿的给文忆一个家,应该不会再有什么问题,不会再有什么事了,一起规划着得房后未来。

      意外还是发生了,就在两人认识两周年的没几天,文忆的身体又出现情况,肚子开始痛,吃药也不见好,皓轩就让文忆去医院,因为之前的情况,就怕文忆的病再次复发。

      “肚子好些没?”

      “没有,还在痛,只是没有之前痛的那么严重”

      “就算没上次痛的那么厉害,也要去医院啊!都拖了那么久”

      “那我下午去社区医院先看看能不能止痛,不行的话再去医院”

      “好”

      “去医院的话,万一住院了,崽崽怎么办,那我叫他过来把崽崽接走”

      “如果需要住院的话,崽崽可以放宠物医院寄养”

      皓轩知道文忆的性格,肯定会一直拖着不去,皓轩就从家里坐车去找文忆,想着不管在社区输液止痛还是去医院,自己都能照顾。到文忆家小区后。

      “你去社区医院没”

      “马上去”

      “我到小区了,你在楼下等我,和你一起去社区医院”

      走到文忆家楼下时,看着文忆坐在长椅上,脸色发白,就扶着她准备往社区医院走,文忆说想抽只烟在去,然后就说。

      “他过来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

      “我从那么远的地方回来,是为了带你看病,关心你的身体,其他的我不管,这么做我为什么”

      “我现在生着病,你是不是还要和我吵”·······

      “不吵,先看病好不”

      皓轩听着林进也来的时候,又炸了,不是说断了,当初不是给林进说崽崽不在你这里了,现在又叫他过来接猫是什么意思,又这样联系,还能断干净吗?就在此时,林进走过来了,把钥匙和口罩拿给文忆就走了。皓轩再次忍住心里的火,带着文忆先去了社区医院,然后去了小区的诊所,医生看了以前的出院单,都建议说还是去医院好点,出来后就问。

      “现在去医院好不,你都已经痛成这样了”

      “不去万一要住院怎么办”

      “先去医院看看是不是旧病复发,如果不是勒,至少也能止痛,不能一直这样痛,都痛了这么久了”

      “这次真的没上次那么痛,还能忍,等不能再忍的时候再去好不,现在我有点累,想回去”

      皓轩实在犟不过,只能扶着文忆回家,到家后文忆就躺着沙发上睡着了,皓轩就在旁边守着,皓轩就在收文忆的东西,万一去医院也能马上去不用咋耽误。不久,文忆醒了。

      “还痛不,痛的厉害不,不行还是去医院吧”

      “好一点,不是很痛了”

      “真的不痛了”

      “嗯,我还是想在睡会”

      “好,那你去床上在睡会”

      文忆就走进卧室睡觉了,皓轩还是会时不时的进去看看情况,文忆再次醒后。

      “我饿了”

      “想吃什么,但只能吃清淡的”

      “砂锅粉”

      “好”

      皓轩就从卧室出来,给文忆点也顺道给自己点,见着醒着的文忆想吃东西了,应该也没那么痛了。此时文忆坐在卧室休息,皓轩坐在客厅沙发上,东西到后,皓轩连忙把吃的放在桌上打开盒子,把文忆扶出来吃东西。

      “如果现在吃了东西,一会不痛了就不去医院”

      “好”

      “你也吃啊”

      “等会再吃,现在没胃口”

      “我现在是生起病,还要我来哄你嘛”

      “没有啊,我只是没胃口,你先吃,我等下再吃”

      “你是什么意思,有你这样照顾病人的,坐在这里话也不说一句,是个朋友都不会这样吧”

      “我··········”

      皓轩又被劈头盖脸的说一通,火再也压不住了,也直接爆发了。两人直接开战了,文忆说着皓轩的各种不是,还哭了起来,皓轩见状立马过去安慰,是不是有什么事,或者是有什么,说出来别憋在心里,我能扛的就扛下来,好不容易哄好了,又因为一句话不对,又炸了,又把房子拿出来说事。

      “你把房子收回吧”

      “好,你觉得房子是压力的话,我尊重你”

      “反正都是骗局,亏我当初我那么信,还给身边的朋友和家里说”

      “我骗你什么了”

      “现在不是骗吗?能收回去了”

      “现在我收回,还不是你逼的,每次吵架都拿房子说事”

      “难道不是嘛,还拿房子威胁我”

      “威胁你什么了”

      “不和你在一起就不付房贷,当初是怎么说的,这些不是在一起的条件,现在勒,”

      “那你怎么不想,当初是在什么情况下买的”

      “我不管,我知道现在你收回了,而且你也说过送出去的东西不会收回,现在勒还不是一样的也收回了,当初还说人间林进的不是,现在你和他一样”

      “所以以后别说你给我买过房这样,既然收回了,我们就没什么好联系了,就这样结束了,门在哪边,你可以走了”

      “好,我走”

      皓轩又再次带着火和委屈离开了,再也没做任何的解释,当初的美好又再次破灭,想着这系列的事,心再次碎的不能在碎。离开文忆家门后,突然皓轩有种解脱和轻松的感觉。

      在这段感情里面,皓轩做了朋友该做的,也做了另一半该做的,对文忆也好还是对这段感情也好,做到了问心无愧,对的起这段感情的付出,唯独对不起自己。为了一句简单的表白,为了一个字等,付出了所有。

      在文忆这里,皓轩不付出连和她做朋友的资格都没有,只有无条件付出了,才会给你机会相处,只要一天不给你身份,你连管的资格都没有。你不对我很好,我怎么可能会喜欢你。

      这样的爱,是真的爱的好累,哪怕在爱也爱不动,爱不起了。皓轩始终没有等到文忆的那句话·····

       

    • 0
    • 0
    • 0
    • 260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