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九章   心笃意定

         第二天,她们两人早早上了山,山上的营房重建已全部完工,林警队正整装待发出去例行执勤。桂林见柳叶她们上山来了,便自己留下来当值。

      见到桂林,桂枝便将自己的事一五一十地与他说了,什么奇怪的事发生在这两兄妹身上似乎都不算什么“奇”事,他反而还伸出大姆指好好地“表扬”了他妹妹,两兄妹兴高采烈地商量着月底回家怎样向父母报告“喜讯”呢。

         柳叶跑到厨房去探探兔子,发现另一个角落里还圈养着几只长相非常奇怪的动物,她找了一片青菜叶去逗它们,没想到竟然凶恶得很,其中一只伸出两个大长白牙来将青菜叶迅速地抢了去,柳叶吓了一跳,不禁叫出了声。

         桂林听到声音,跑了进来:“那些是竹鼠,会咬人的,你千万别去抓它!”

         “那你干嘛还养着?”它们浑身虽然也毛茸茸的,但毛有些长也不是很脏的样子,看来倒也不像老鼠。

         “我们可以拿回县城去卖啊!”桂枝凑近看了看,乐坏了:“城里人特爱吃这个呢,一只好几百!柳叶,它们可是害虫,专门搞破坏的,你可不能反对!我卖了它们刚好给自己买几件漂亮衣服哦,大不了也给你买条裙子好不好?”

      柳叶哦了一声,记起以前好似听人提及过,只是亲自见到却还是第一次。

      “整条公路过两天就要全部完工了,又刚好碰上月底,我们三一起回去吧?先去林场汇报一下工作,然后回家好好上街逛逛好不好?”桂枝撅撅嘴:“我发现我竟然没有一件漂亮衣服,夏天都快要过完一半了,我还没穿过裙子呢!”

      “你不是从来都不穿裙子吗?”柳叶用手蒙着嘴笑。

      “我看你还是别穿裙子。”桂林打趣她道:“你走路那么大步,穿上裙子肯定怪怪的。”

      桂枝白了他们一眼,贫道:“那是你们没发现,我其实是很斯文的,你们也不看看我长的这张脸,这身材,那是美得没法形容啊,你们不觉得?那是因为我们太熟悉了,所以你们发现得没那么明显而已……”又转去小木皮屋里找桂林的镜子,夸张地照来照去。

      柳叶和桂林两个人作势要“呕”的样子,吐着舌头出了厨房,两个人并排站在水池边,柳叶想着该怎样与他说起自己的那个小小想法。

      “你快有两个月没回去上班了,还不想回去吗?”

      “还不想。”在他的面前,她觉得自己没必要掩饰什么。“我想,等他们办完婚礼了我再回去……

      “那还得三个月呢。除了我们林警队和各村的值班员,所有的职工月底都得回去复职了,都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事,你还能躲去哪里?”桂林看着她,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激动,“要不这样吧,我们都请长假,我陪你去度假怎么样?我们去云南?去西藏?怎样?”

      柳叶摇摇头:“我有一个计划,希望你能支持我,并且,请你一定要帮我完成,好不好?”

      “好,你说。”难得柳叶会主动“求”他,他那副样子,好似柳叶就算要他去犯罪,他也不会拒绝。

      “我想暂时留在瑶寨,借用阿婆的房子办一个小小的幼儿园。你发现没有,这里三岁到五岁的小孩子有七八个,却连一点启蒙教育都没有?你这次回去,帮我带一封信给老场长,你也要帮着我说服他,希望林场能支持些工具、幼儿教材和纸笔,如果不能,就请他准许我翘几个月的班,办托儿所的费用我自己出,工资我也可以不要。你觉得好不好?”

      “这样的好事,我肯定举双手赞成啊!省里县里说扶贫说了好些年了,结果到了今天这里还不是连个手机信号都没有?每家每户的电视能收几个台?就连小孩子上个学不是要渡河渡江就是要迁出村子。”桂枝看柳叶的眼神更是专注了,恨不得能把她捧在手心里疼着:“你放心,就算老场长反对,我也会想尽办法给你办成。以后只要是你想做任何事,我就算赔了命都会陪着你去做的……

      这样一番话,从他这个以往贫嘴成性的“混世魔王”嘴里说出来,又是这样认认真真的,柳叶怎能不感动呢?她第一次觉着,站在她身旁的这个男人真的好“酷”,她真的应该好好地与过去告别了,试着再给自己一次机会。

      桂枝本来站在厨房门口偷听他们俩说话,听完她哥说的话就再忍不住了,窜到柳叶面前喊道:“不行,不行,我反对,我紧决反对。你一个人留在这,我不放心,回去也没法向你爸妈交待。再说了,我打算把汪中正带回家,万一我家大乱了,你不在,我连个挡箭牌都没有……

      柳叶瞪她一眼,不理她,跑进厨房去洗米做饭。

      桂枝一个人唠叨了一阵,看实在没人理会她,便也只能作罢,三个人生的生火,切的切菜,炒的炒菜,队员们一回来,饭菜便也准备好了,热热闹闹地在山上用过午餐,柳叶又交待了桂林几句,便与桂枝下山了……

      两天后,桂枝两兄妹与抢修队一起离开了瑶寨,柳叶一个人留了下来,整天带着一群孩童混迹在山野之间,陪着阿婆种种菜、打打柴禾,整个村子又恢复了从前的宁静,公路虽然修到了家门口,过往的行人却一整天里也没有几个,柳叶便常想,如果终极一生呆在这里,她是否真的能觉得满足和快乐?

      三天后,桂林开会回来了,摩托车后紧跟着老场长的汽车,他读了柳叶的信受到触动,所以亲自来了,还给柳叶送来了一块黑板,几张桌椅还有些书籍纸张,他表示非常支持柳叶的工作,让她放心在这呆着,也与村干部打好了招呼,柳叶有什么需要,可以随时向他们开口,大家伙帮着阿婆将堂屋空了出来,整理整理,柳叶的小小幼儿园也还真像模像样的“成立”了,孩子们欢天喜地地奔走相告,一时间整个村子的人们都聚了过来,又恰巧正赶上暑假,镇子里上学的孩子们也在家,柳叶便“聘请”他们担任“小老师”,一时,阿婆家便充盈了欢声笑语,整个村子都热闹了起来……

      慢慢地,柳叶好似真正成了这个村庄的一员,生活得平淡而充实,也尽力散发着自己微弱的光,村民与孩子们也慢慢地习惯了她的慢条斯理和过度的洁癖,附近的村子陆陆续续也将孩子送了过来,最后这个幼儿园竟也有了三十几个孩子的规模了,柳叶整日忙忙碌碌地,气色却一日日地好了,原本紧锁的眉头也舒展了开来。

      杨桂林一有空便下山来帮她,给她采购些学习用品,也给她捎带一些吃的、用的和穿的,连一些女儿家私密的东西,都得由他帮着买回来,在老乡和孩子们的眼里,他们俩个早已是一对了,柳叶自己也慢慢地习惯了与他相依为命的日子,也慢慢地在心底默认了与他的关系。

      这天,桂林从县里开完会回来,给她带回来一条米白色的长裙,说是桂枝买了穿了一次,觉得实在穿着不好看便给柳叶捎了来,这小妮子,明明标签都还没撕,是怕她不收,故意这样说呢!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是否真的带了汪中正回家呢?

      “他们俩啊,倒真是天生一对,连性子急也一模一样,他们回去没几天就张罗着见家长了。用我妈的话说啊,他们俩是瞎猫遇上了死耗子,哈哈,所以看了人不错就同意了,介石那边只有一个老母亲,对桂枝更是喜欢得不行。”桂林连忙给她传达山外的“情报”。

      “那可太好了。”柳叶笑道,“可我,还是有些担心,认识才几天啊,就见了家长……

      “你呀!还是别担心了。”桂林表情有些夸张,“还有更快的呢!他们昨天就领了证了,婚礼就定在下个月底!”

      啊?柳叶长吞了口气,桂枝与汪中正果真就是世人所说的一见倾心、二见定终身?

      她隐隐地,觉着有些不安,但又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似乎,作为姐妹,她除了祝福以外应该还是祝福吧?

      这样以来,柳叶的计划必须要改了,她原本打算要等曾陈的婚礼过了才回去上班的,现在桂枝的婚礼还在他之前呢,那么,是回去一趟参加完婚礼再回来呢?还是改变初衷提前回去上班?

      她自问,自己现今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面对他们两个了,也能坦然面对林场一众看客的言谈与目光,现在让她为难和难以割舍的是好不容易修得的这份平静和这里的人们,还有她一手建立起来的小小幼儿园,这里的孩子们已对她如此依赖,她怎么能突然就弃而不管?

      “就先回去参加婚礼再回来嘛,回来再待两个月,可能这里的情况就不同了。这次泥石流,引起了县政府的重视,开会说马上要在天子岭上建信号塔,每家每户安装户户通,公路也将加宽一米呢。”桂林不像在安慰她,“总之,老乡们的日子慢慢地只会越来越好。你这个幼儿园的事,我早就替你想好了,我们队里有一个队员,他老婆是李家湾的,读过高中,一直在外面打工,两口子长期分居,现正打算要小孩呢,如果林场能多少给她些工资,她肯定愿意来,这不是两全其美的事?”

      柳叶盯着他看了会,确定他不是在开玩笑,郁结着的心结也就解开了。

      想想也是,她终究是要离开的,人生一程,相聚别离何曾有过定数呢?自己只要是努力过了,也就没有遗憾了吧,其实又何须提前感怀些什么呢?该好好珍惜眼前的日子才好啊。

      只是时间,却还是流逝得太快了,恍惚转眼间,又过去了一月,离桂枝的婚礼只有两日了。

      柳叶向小朋友们告了一个星期的“假”,换下布衣布鞋,仍然穿回来时的那套运动衣,搭乘杨桂林的摩托车与他一道回林场,每每行近一个分管站,他都要回过头一本正经地“命令”柳叶:“你快抱紧我!你不抱我我就不走了!”

      柳叶只得乖乖伸出手来揽紧他的腰,他心满意足、神气活现地在同事们艳羡的注目礼中一“炫”而过。

      所以一路上下来,他也等于向所有人公开了与柳叶的“恋情”。

      回到林场,柳叶径直回了宿舍。

      显然,桂枝已为她打扫过了,较之她离开前还更为干净,她记得当天急怱怱收拾背包时,曾陈那件为她包扎腿伤用的白衬衣就被她塞在枕头底下,然而她找了好几遍,都没见着。跑去门外的垃圾桶里翻了一遍,也没有,她关上门,又跑去后山上的垃圾堆找,总算是找到了,却已脏污得不成样子,柳叶就近找了个水笼头,反反复复地冲,随着水流声,她的眼泪也下来了,杨桂林远远地等在一旁,待她心情平复了才慢慢拉她下来。

      柳叶也不解释什么,回到宿舍将衬衣重新刷洗干净了,晾在阳光下,她又要杨桂林帮他找来一个纸箱,将那套极其袖珍的餐具连同书桌上的《读者》,还有那块粉色的窗帘一起打包好堆在角落里。

      午餐时间,桂枝过来了,一抬头望见那件白衬衣又回来了这里,愣了一愣,杨桂林给她使了个眼色,她便忍住了没说什么,三个人一起去食堂吃饭,对这件事都心照不宣地不再提起。

      三个人一边吃饭,柳叶问及桂枝婚礼的事。

      “你们都不用操心啦!所有的事老汪都安排好了,只等着后天他来接就好了。”桂枝笑眯眯地。

      “哦,原来是直接上林场来接啊,不是应该去家里接吗?”柳叶疑惑道。

      “这套老房子才是我家,你忘啦?我爸妈明天下午赶回这里,而且说是说我嫁到他们家,但结婚后大多数时间我还是会住在这里啊。”桂枝笑道,“我哥把这房子让给我了,以后老汪也住这里。你有没有意见?会不会怪我哥?”

      柳叶白了她一眼,不搭理她。

      吃过饭,柳叶提出要去看看她的婚纱,她亦一口拒绝了,说是要后天当天看到才能算是惊喜。

      柳叶只得由她去,暗地里问桂林,他亦是一无所知,她总觉得桂枝的行为有些怪怪的,她一定有什么事在瞒着他们。

      下午,柳叶洗了个澡,换上了以往的装扮,她打开抽屉,习惯性地取出了那个木镯子戴在手腕上,走出门来,发现杨桂林正盯着她的手腕看,她迟疑了一下,又折回屋里将手镯褪了下来。随着他一道去往办公楼。

      同事们见到她,热情得有些过了头,聚拢过来问个不停,年纪大些的还一再嘱咐她回来要多吃些好的,生怕她再瘦就成了白骨精了。回到办公室时,她自然也毫无悬念地见到了曾陈,他不知何时又搬了回来,柳叶的办公桌,早已被移到了场长办公室。两个人都极其平静地与对方打了招呼,三个人寒暄了一下近况,虽然难免尴尬,但比预想的已是好了太多了。

      见过老场长,工作汇报完,他们就直往县城奔去,柳叶想着得抓紧时间精心为她的姐妹挑件结婚礼物。

      他们俩一道回家,还是第一次,不管是进柳叶的家门还是桂林的家门,都引发了不小的轰动,四个老人都乐得合不拢嘴,特别是杨爸爸,自打柳叶记事起,那她早就是他眼中的“准儿媳”了。

      或许是以往在外漂泊惯了,对于她这次离家,爸妈倒没有什么很大的触动,只是会拿桂枝的婚事来摧促她的。天下的父母,可能都大抵如是吧。

      第二天,桂林陪她上街,她用了自己所有积蓄的三分之一给桂枝买了条金项链,桂林也为妹妹选了个长命锁,刚好作了项链的吊坠。他又盯着一个金手镯看了又看,准备跑去买单,柳叶一下子反应过来,赶紧拦住他:“谁说了我喜欢黄金做的东西?也只有你妹喜欢。其实银的才更好看呢……

      桂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只得放回金镯子,两人一同挑了款银的买下了,他递给柳叶:“这是我送你的定情物哦,这可是你自己挑的。”

      柳叶笑了笑。接过来放进包里…… 

    • 1
    • 0
    • 0
    • 127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