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七章   别有天地

       

      一直走到天亮,三个人才终于与救援队会合,下游公路多处已被洪水冲毁,汽车是出不去了,全靠林警队员们一路接力,才将柳叶背出了林区。

      柳叶在病床上,躺了整整两个星期,身体上的伤在妈妈的悉心照料下已恢复得差不多了,心里的伤却难以痊愈,整个人都感到心灰意冷,做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她也不怎么想回去工作。其间桂林两兄妹只抽空来探过他一次,他们没日没夜地忙着林区灾后重建工作,柳叶那日一路上下来,亲见了林区整个公路交通都几乎瘫痪,溪流附近的林农们目前应该还居无定所吧?她虽然记挂着那里的人、那里的事,却还是打不起精神来,更怕自己还没有足够的力量去面对曾陈。

      她在家里又赖了一段时间,白天倒还能浑浑噩噩地过,到了晚间却总是不自觉地想及林场的种种种种,桂枝她们在忙什么呢?也要帮着修路吗?

      一想到这些,她就再也躺不住了。

      然而任凭她怎样磨嘴皮子,妈妈就是不肯让她再回林场了,她与爸爸也正在为这事呕着气。实在没有办法,柳叶便趁着她上街买菜的当儿,“逃”出了家门,偷偷溜回了林场。

      诺大的林场空空荡荡的,只留了几个人值班,就连食堂的职工也只留下几位年纪大些的。柳叶回宿舍换了身运动服,随便取了些衣服,打算独自进林区,一路上,有热心人告诉她,现在进山的公路还没完全恢复通行,但从林场路口至李家湾这段路已恢复交通,不如绕着水库走,如果运气好,还能在半路上搭到顺风车什么的,或者可以坐船到李家湾后再步行。柳叶想了想,还是决定选择坐船,在船上,柳叶遇见了几名林场外围村里来的年轻人,看他们带了些锄头铁锹之类的工具,便猜他们必是进山帮忙修路的,便打定主意随着他们一路同行。

      船停李家湾码头后,一下船,却恰好遇上了老场长,他不由分说地把她扣下了,命令她回林场值班,柳叶好一顿耍赖,他才勉强同意让她留在李家湾村帮忙。

      李家湾分管处的值班员被临时调往山里了,连带村里有限的几名男劳力也被“请”了去,移民局的抢修队和挖土机还没到位,林农们只能靠自己的力量来恢复交通和修建房子,老场长只得到处拉动人力和物力,他这段时间两头跑,既要跟进修路的进度,又要提防出现不法分子“混水摸鱼”,所以自己亲自来把林区进出口这最后一道关卡,现在柳叶来了,刚好可以替她值班,他简略地交待了她几句,便带着几个村民进山了。

      分管处一排三间平房,一间厨房,一间卧室,一间工作室,现在全是柳叶的地盘了,她把前值班员留下来的生活用品打好包,换上自己的,整理完毕,周围竟然安静得出奇,原来,码头附近已空落落地,已只留了她一个人,柳叶步到后门边,正对着水库,山水相连,几只小木船在碧波里轻泛,恍如仙境。

      先前值班的职工估计是个喜欢垂钓的人,厨房的角落里有好几个钓鱼杆,还有一些其他的捕鱼工具,柳叶把厨房粗略地整理了一下,还好,解决温饱并不成问题。电视机也是有的,接收信号也很正常,工作室的墙上挂了一本登记册,上面记的大抵是什么什么日期,什么时间,哪个村的谁谁谁运出什么木材,多少棵,合计多少材积,是否合法等等,地上堆着的则都是些树肥啊树药啊什么的,也有另一本领用登记本放在工作台的一角,看来,工作也并不复杂,只是,对于树的材积,她还真不懂,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她刚刚关上工作室的门出来,就见那个常阿姨两只手各提着一个菜篮子过来了,看到从工作室出来的不是老场长而是柳叶,愣了一愣,但只一瞬间,她又恢复了那一脸可亲的笑,她不由分说地把菜篮子塞给柳叶,里面除了几样时令的青菜,还有几个鸡蛋和一包鱼干,柳叶想及她与父母亲的过往,心里有些疙瘩,但又实在不好拂了她的情,只得收下。

      放下东西,她又急急地回去家里,扛了把锄头,手里抓了好几个白色的纺织袋跑出来,好似要去往后山。

      柳叶喊着问,常阿姨你去干嘛呀?

      哎呀,你看呀,山上的春笋马上就过趟啦,村里人全被拉走了,白白就是几千块钱啊,我能抢多少是多少!

      哦,原来是要去挖春笋啊。山里人一季的卖春笋收入,可是半年的盼头哩。我帮你吧?柳叶赶紧锁门。

      她尾随常阿姨钻进了后山的竹林,幸得竹林并不陡峭,常阿姨劈走些藤藤蔓蔓,柳叶也能行动自如,雨后一个个窜长的竹笋儿真是壮观得很,有些高些的已然已有了竹节,一片片蜕去了“衣服”后,露出胖胖嫩绿的身子,过几日便是一尾翠竹了。

      “我们山区的竹笋啊,可是宝贝呢。就像电视广告里说的,纯天然纯绿色,多少城里人眼巴巴发馋呢!可惜他们买不到,我们又卖不出。往年还有做生意的争着来收购,家家户户都能卖上个几千块钱,今年啊,收购的车都等在村口了,就是没时间挖,我们村呢,还能卖些,里面村子里的,等路修好了,春笋也基本上都长成竹子啰!”。

      常阿姨话虽多,手却很是麻利,她把挖好的笋随手丢到柳叶脚边,柳叶负责帮她一个个捡起来装进纺织袋里,半个小时不到,所有的纺织袋就都装满了,两个人一路拖着回到大路上,收春笋的车果然已在等着了,一个中等身材的小伙子坐在一个镑秤旁,悠闲地吸着烟,他接过袋子一一称好,转身往货车车柜里一倒,把纺织袋又还给常阿姨,在本子上记一下帐,村里的阿姨阿嫂们也陆陆续续从山上拖着春笋回来了,一片讨价还价声,打破了柳叶刚来时的宁静。

      常阿姨仔仔细细对了一遍自己的帐,又带着柳叶去了后山,柳叶来来回回跑了两趟,有些吃不消了,但又不好意思打退堂鼓,只得吃力地帮她装着。

      突然,大路上的吵闹声大了起来,还是两个男人的叫骂声,柳叶从竹林里探出头来往下看,原来是移民局的抢修队到了,一辆货车一辆挖土机被收春笋的车挡住了路,挖土机进不去,不停按喇叭,收春笋的做着自己的生意不予搭理,司机火气一上来,就扛上了。

      柳叶放下手里的活,赶紧跑下去。她跑去分管站拿了个工作牌,向那两个争吵中的人晃了晃。

      货车上下来一个大块头,柳叶猜应该是抢修队领头足足有一米八几高,浓眉大眼,方方正正的国字脸,一看前来管事的竟然是个弱不经风的女子,便预想面前的纠纷一时也解决不了,回头将货车上的工人们全唤下来,凑到附近人家的水池边喝水,也不理会那两个吵得正欢的,柳叶试图与那收春笋的讲讲道理,发现自己还没张口声音就被他们压了回去,根本就插不上嘴,柳叶气愤得很,跑回去用对讲机呼叫老场长,一会儿功夫,杨树林载着老场长和桂枝赶来了,抢修队那领头的一见杨桂林,哈哈大笑着过去搭他的背,看来他们俩还是熟人。
         桂枝没等老场长发话,就冲到那生意人的面前,一脚把他的秤踢翻了:
        我说你这个奸商啊!怎么那么蠢?挡住修路的道,不是断你自己财路?
         当官的到了,方才只顾着卖笋的女人们马上不做看客了,所有的人对那收购的来了个群而攻之。
        他乖乖地把车倒到码头边,让推土车过去,向那司机又是赔礼又是递烟。
         哎呀!女英雄啊!大块头召唤他那一群人上车后,自己折回来问桂枝要电话。
          桂枝抢白了他几句,拒绝了他。
          大块头讨了个没趣,向众人打了几个哈哈,开车绝尘而去。
          四个人上山去帮了常阿姨一阵,适龄的春笋收得差不多了,快到了午饭时间,便一同下山来,想着在她家好好地一餐吃。
          这时码头上竟有十几名职工在候船,许是抢修队一路刚替下的,忙了这么长时间,终于可以回去复职了。曾陈也在人群里,相比于上次见到,愈是瘦削,他一定早就看见了柳叶一行人,这时却只低着头,望着江水。
          常阿姨有些激动,忙不迭招呼大家进屋去坐,又大家用午餐,借着招呼大家的机会去招呼曾陈,曾陈一见她走近,赶紧上了泊在岸边的空船……老场长黑着脸把人群喝进了堂屋,任曾陈一个人留在船上。
         柳叶依着桂枝坐下,心里一直纠结着,想了又想,她最终还是站了起来,桂枝猜到她的意图,便拉着她不松手。
        去说一句就来,真的。
        桂枝还是不放手:“他与你,没关系了。你别管。
        柳叶望着杨桂林,向他求助。他走过来,生生掰开他妹妹的手,柳叶跑了出去。
         曾陈应该早就猜到柳叶还会来找他,他已从船上下来,坐在码头上,两只脚泡在水里,他回过头冲柳叶笑笑,笑得比哭还要凄凉:

      “你早知道了?是不是现在更加看不起我了?”

      柳叶摇摇头:“谁都没办法选择自己的出生,你其实,是恨她抛弃了你,对吗?如果让你选择,可能你更想选择第一个家,是不是?”

      曾陈不吭声,又向柳叶笑了笑,眼睛红了。

      “不如也一起去吃个饭吧?不是想着你认她。至少,就把她当成普通老乡,好不好?”

      “不了。”曾陈站起来,又走上了船,“你别管了。以后,你别再为我担心了,杨桂林是个真正的男子汉,我以后也不用再担心你了……

       柳叶怔怔地站了一会,心中低叹数声,从原路慢慢折回到桂枝身边,她迎上那两个老人的目光,轻轻地苦笑了一下。

      吃过午饭,柳叶随老场长回分管站去收拾东西,这里的值班员已经回来复职,用不着她替班了,但她现在还不想回林场,便打算随着桂枝去深山里,她的工作还没完成,直到整条路畅通,与抢修路完成工作签署才算真正完成。

      林警队的营房虽然没被洪水冲走,但周围的“小房子”却全部不见了,他们还没来得及重新搭建和整理,桂林只得另外找了个地方给她们落脚。
         山脚下,一个小村落临溪而座,也只有七八户人家的样子,村口有一棵百年银杏树,树底下,一层厚厚的叶子,一脚踏上去,软软的,很是舒坦。

      原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瑶寨。当晚,两个人借宿在一个阿婆家里,临睡前,阿婆留意到了柳叶腿上那道长长的疤痕,便坚持要带到柳叶她们去一个本地的土朗中家里讨药,讨了药出来,路过一个大堂屋时,一个大圆桌,围着坐满了大口喝酒的人,原来抢修队的人也“驻扎”在这里,真是“冤家路窄”啊,“大块头”一看见桂枝走过来,赶紧跑出来拦在她面前,桂枝伸出腿去,作势踢了他一脚,一笑一闹,柳叶竟暗暗高兴起来,没有任何理由地认为,她好朋友的姻缘,终于来了吧?希望刚刚好,这样遇见,终究不会太晚,是吧。

    • 1
    • 0
    • 0
    • 246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