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刹那时光

      ()

      毕业后,向容回了家乡工作,嫁了个朴实可靠的同城人,几年后有了活泼可爱的女儿,生活平淡而波澜不兴。

      这天她将女儿送到学校后,一个人闲着无事,便坐公车去了高中时的校园,返回时,高高的市场桥面上,突然闪过一个背影,虽然事隔十年,她还是一眼就认出了王大胜那特有的魁梧后背,她慢慢走到他面前:

      “王大胜,你还认得我吗?”

      王大胜转过身一拍脑门:“向容,是你吗?这么巧!”

      “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向容揉揉眼睛,“也不通知我一声。”

      “回来两年了。一直没有联系上你,没想到却在这见到你。”王大胜叹道,“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十年了。你怎么样?过得好吧?”

      “我?很好。只是都要老了。柏林呢?他也回来了吗?”

      “他呀,不会回来了,他做了新疆的女婿,把一家人都迁到了那边。”

      向容脑间“轰”的一声,听见了什么破裂的声音,她笑了笑,掩饰自己的失望。

      “你当年也太决绝了,在走之前他给你写了一封信说是给你们彼此最后的机会,结果直到上火车前最后一秒,你都没有出现。”王大胜笑道,“你倒是我认识过的最有原则的女子……其实,柏林……

      向容“啊”的一声,头脑里一片空白,浑浑噩噩地与他道了别,急急接了女儿,打开房门将女儿放在电视机前,奔进书房里打开了那个尘封了十年之久的抽屉,包装完好无损,针织手套已褪色,她将包装拆开来,伸进一只手到手套里,一摸,果然一张业已泛黄的信纸,被折叠成一颗心的模样,里面的字迹却已模糊得无法辩认出来了。

      眼前恍惚出现火车上柏林失望后决绝的表情,她一屁股跌坐在地上,将手套蒙在脸上,无声地啜泣起来。

      女儿跑过来,看见妈妈的样子也跟着号哭起来。

          向容看着她如花朵般美丽的脸,叹息一声将她抱在怀里劝哄起来,那过往连同爱恨,便轻轻只一捻,就刹那无声破灭了,仿佛从来就未曾存在过,只如同一场无边际的梦幻……

    • 1
    • 0
    • 0
    • 239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