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一个平凡人的一生

      故事梗概:一个出生在重庆农村家中排行老二的小女孩,被自己做生意的父母带去城市成长,为生活而工作,为理想而奋斗的平凡且不平凡的生活。发生在她身上的人情世故,现实生活中的美好与残酷。平凡不能再平凡的出生,到底会成长成一个什么样的人呢?没错,这就是一个普通人的一生的短篇故事。

      第一章:出生

      “坚持住啊,友妹,我现在马上就去找稳婆,我马上回来,马上回来啊!”这个神色匆忙,大声呼喊,身材不高不瘦的人是我母亲的邻居。没错,此时的我还在肚子里,正准备出来。1998年,那时出生在农村的孩子,依然都还是在家里有稳婆接生的。

      怀胎十月的母亲预产期也就这两天了。这天,天刚蒙蒙亮,屋外响起了鸡鸣,下田的农人正经过屋门口,引起了家犬的注意,不停的向那农人吠叫。这时,父亲已经起床,穿上了崭新的衣服,还顺势换了一双干净的鞋。“儿子,快点,我们早点去,看看有什么好东西。”说话的正是我那还年轻的奶奶。原来,今天有人过生,叫奶奶去做客呢,明明她自己一人去即可,却偏要在母亲即将临盆之时叫上父亲同去。父亲也并没有推脱,仿佛忘了还有个即将临盆的妻子一样,打扮干净就要同奶奶前去做客了。

      “你让妈一个人去嘛!我觉得我今天快要生了的感觉,你就在家里嘛。”出门之际,母亲拉着父亲在一旁悄悄地说道。“没有吧,那你现在不是还没有感觉的嘛,应该不会的,哎呀,我走了。“父亲推开母亲的手,毫不在意地说到,紧接着他与奶奶头也不回的便出门了。

      晌午时,母亲一人随便做了点吃食,便准备上床午休了。也不知是”乌鸦嘴“还是”未卜先知“这时,母亲的肚子突然开始疼痛,突如其来的疼痛让母亲不知所措,但疼了几秒后疼痛感便消失了,母亲以为没什么,于是没放在心上,便睡下了。可过了二十分钟,肚子又突然疼痛了起来,这次比上次来的还要凶猛。突然的又一次疼痛让母亲一下从睡梦中惊醒。这次,母亲感觉到了事情不对,八成真的是快要生了。疼痛就这样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母亲本想再坚持坚持,等到父亲的归来。可没想到疼痛的时间间隔已经越来越短了,十分钟就会疼痛一次,每一次都是那么的钻心钻骨的疼。那时,家里也并没有手机,连座机都没有,无法联系到正在外面和奶奶出去做客的父亲。

      疼痛感已经从十分钟一次变到了五分钟一次,每一次的开指的疼痛都让母亲狠狠的抓紧床沿,咬紧牙齿,蜷缩在床上,邹紧双眉,强忍着眼泪,疼痛到就连声音也控制不住的叫喊出来。就是这样正需要人陪在身边的时候,却只有母亲自己一人,那说不上来的心痛,狠狠的打压这母亲。但她知道,这时不是难过的时候,必须下床,找人,找人来帮帮她。于是母亲强忍着疼痛,蹒跚的下了床,一路扶着墙倚着门,好不容易走到了大门口,可这时正是春天忙种之时,邻居家里都下田去了,并未有人。导致母亲在门口叫喊了许久也无人来。

      也许是上天的垂怜,老天爷还想留下我,本在田间的邻居阿姨突然有事提前回家了,路过门口,听见母亲痛苦的叫喊声,这才说帮忙去找稳婆。母亲那害怕的心也算是得到了一点安慰。邻居阿姨顺路还找人帮忙去把父亲叫了回来。那时的农村,前后就这么几家人,乡里乡间都很熟悉,那就没有不认识的人。这样父亲才慌里慌张的赶了回来。

      稳婆来了“家里的人呢?都这个时候怎么没个人在你身边呢!快快快,帮我准备热水,剪刀,毛巾,再来打个灯。”稳婆看见家里的情况,非常生气的说到。邻居阿姨也顾不上田里的农活了,帮着忙开始弄起了东西。

      ”怎么样了?怎么样了?哎呀,怎么赶的这么不巧呢,偏要在今天生。”得到消息的父亲这时才赶到家中,推开门,便向稳婆问到。“生了没有啊?男孩女孩啊?”跟着后脚进来的奶奶不慌不忙的又这样问道。听到这,稳婆倒是毫不客气地数落了父亲与奶奶;“你们这些人,这孕妇最关键的时候还出去走什么人户,不知道家里这个才是最重要的吗!进来了,也没有问问孕妇的情况,到先关心起那还没出生的孩子了,出去!出去!帮不上忙,就别在这碍眼,影响了孕妇的生产!”

      ”加油啊,再用点力,疼的时候就一股力气用到底,放缓呼吸,鼻子吸气,嘴巴吐气,一鼓作气!用力!“稳婆一遍又一遍的教着母亲如何正确的生产。疼痛使母亲双手紧紧地抓着被褥,上气不接下气,脸已通红,额头上的汗珠不停的往下淌。母亲疼痛的叫喊声穿透了门前的几亩田,穿透了屋前屋后的人家。

      ”哇~哇~哇~“经过了几个小时生产,终于,屋内想起了孩子清脆的哭声。”生了!生了!是个女孩!“邻居阿姨赶忙打开门向屋外的父亲与奶奶报告这个好消息。刚听见孩子的哭声时,门口的父亲与奶奶欣喜万分,期待不已,赶忙向门口走去,当听到是个女孩时,脸上的表情却突然变的略显嫌弃,停下了脚步。奶奶斜着眼睛,憋着嘴说到;”又是个女孩,行了,你去看看大人吧。”听到着,父亲才进了屋去看望母亲。

      片刻之后,稳婆收拾好了一切,出了房门,伸出手便向奶奶说到;“好了,把钱给一下吧,五十。“奶奶抬头撇了一眼稳婆不情愿地说道;”又没生小子,又生了个丫头,五十什么啊五十,三十就行了。“遇到这样的操作,稳婆也是很无奈,拿了三十便走人了,连水都没有得到一口。

      是啊,你没有听错,我,就这样被嫌弃的出生了,而且是家中的第二个孩子,我还有个姐姐。

    • 0
    • 0
    • 0
    • 345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