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梦圆乡村 第十一节 乔喜全

           第一个疗程,全封闭式管理治疗,全程无家人陪伴,全天候医生和护士值守。其间,儿子的衣食住行、言谈举止,均有医护人员完全负责。治疗方法不从知晓,那只是医院的独门绝技,不会向外宣扬。来这里的人,都是为了治病,把病治好了,或一走了之,或送个锦旗传传美名,别无所求。在这里,短短的一个半月,医生说起来非常的轻巧,对父母来说那是何等的煎熬。

           深夜,看着儿子那间空空的卧室,父母相拥而泣。回忆起儿子自小至大,在身边晃来晃去的一幕幕,有喜得贵子的幸福,有鹦鹉学舌的快乐,有步入学堂的成长,有独占鳌头的荣耀,这一切美好,已是镜花水月,深深的留在父母的记忆里,回那是永远回不去了。眼下,儿子在那里怎样?有没有吃饭?有没有睡觉?有没有折腾?这尽是父母最关心的事儿。

           疗程末期,父母又踏上省城的车,去看儿子。特殊病房里,有男有女,有老有少,都在不停的溜达。远远地看见儿子,就在他们中间,父亲心中涌起无限酸楚,并暗下决心,一定要让儿子尽早离开这个鬼地方。仔细端详,儿子瘦了许多,闹腾劲少了许多,话语也少了许多,只见他用陌生的眼光看着他们,没有一句可言。

           良久,父母隔着窗户向儿子招招手,儿子凑到窗前,说了好些暖心的话。千叮咛万嘱咐后,通过医生检查,送上了一些必备品,走向主治医生的办公室。落座,父母认真听着医生介绍第一疗程的治疗过程及结果:“整体看,这一疗程,还算顺利,在我们的强制和疏导下,孩子的病已向好发展。第二个疗程,还需要你们的积极配合,可以半月来一次,和孩子多聊天。虽然他不说话,你们也要耐心地沟通,一定会好起来的。这种病,能慢慢向好,已经是不幸之大幸。”母亲问道:“治好孩子的病,还需要多久?”医生充满信心:“像这样好转的速度下去,不出三个疗程就可以出院了。当然,你们一定要相信我们,相信医院,要用一个积极的心态面对。”

           走出医院,西边的太阳已悄然落下,迎着夜色,老俩深一脚浅一脚向车站走去。

           当这对夫妻从车上走下的时候,已是半夜时分。父妻相互搀扶,步履蹒跚走上乡间柏小路,拐一个弯儿,不远处就看到秋月在村口等候。此时,秋月也看到父母,急忙迎上去,依偎着母亲走向家门。秋月急忙端上热了又热的饭菜,催着父母趁热吃。饭间,秋月知道弟弟的病已得到有效治疗,并且一步步好转,悬着的心终于落了下来。

    • 2
    • 0
    • 0
    • 258
    • 十一乔喜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