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原来名字都一样

      阿花从人群里挤出来,看着格外耀眼的月光,心里像被千万根针扎着,呼吸急促,眼泪汪汪。

        她从来不是一个会哭的女孩。以前不是,后来也不是。现在会哭,只是因为,那个人是她最爱的人。但他,却向另一个和她有着相同名字的人告白。而那个女孩,偏偏是最疼她的学姐。她不恨她,只是心疼自己,为什么会有一样的名字?

        从桥那边过来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到了写着相同名字的玫瑰,一路摆放着,一直延伸到寝室楼下。从路人的口中得知,即将表白的是她暗恋了很久的人。踏着轻快的步伐,一路欣赏。烛火,玫瑰,爱心卡。然,幸福就在她拨开人群,看到他与她拥抱的那一刻,旁人起哄的时候,破灭了。原来名字都一样。

        阿花拔腿就跑,跑了多久,也不知道,直到听到湖边传来箫声,很熟悉,是那首自己最喜欢的歌,刚好遇见你。

        这么晚,谁会在吹箫?疑惑地搜索着湖边,在杨柳依依下面,确实站着一个手持箫,身材修长,白背影的人。

        呼吸有点急促,那个人?好像是他。可是?

        箫声止住,他缓缓回头,一抹柔光照在清秀的脸上,淡淡的笑,波动着阿花。是他。

        阿花呆呆地看着他走近。

        对不起。几乎是异口同声。随后一阵沉默。

        他先打破沉默,表白的本来是我,但是,我临时有事,然后就让给好朋友了。

        所以呢?阿花期待着他的解释。虽然一直都知道,他可能不知道自己喜欢他,但是还是希望心细的他,觉察出点什么。

        我已经有喜欢的人了。

        哦,几乎又要止不住眼泪了。阿花低头看地,过了一会儿,说,祝福你。然后转身,离去。

        阿花,你是个很好的女孩,你会遇到那个最后陪你看花赏月的人的。相信我。

        谢谢你。阿花没有回头。

        我相信你,一直都相信。因为我们都有相同的名字。

        后来,他确实表白了,不,应该是求婚。她没有去看。因为她怕自己狼狈后的样子很难看。她舍不得他看见。

        再后来,她遇见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那个人,是最好的人。也是刚刚好的人。他没有和大众一样的名字,更没有撞脸,因为与生俱来的高冷加上聪明绝顶的他,给人的感觉完全是另一回事。也许就是那样的他,才更能和自己站在一起。因为阿花确实是一个冰山美人。

        求婚的时候,他向她哭诉了好久追求史,其中有一条,让阿花觉得此生遇见他,足矣。他告诉她,原来他不叫现在这个名字,只是改名了。从三年前开始改的。

        阿花抱着他,哭得声嘶力绝。三年前,那是自己知道那个深爱的人表白了别人的时候……

    • 1
    • 0
    • 0
    • 244
    • 蛮小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