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李家村的那点事

      砍柴

      鸡叫两遍,天还没有亮,早上三左右,大家都起床了,用锅炒点昨天的剩饭,说是饭,其实是红薯丝80%与大米20%的混合物,长年有这个吃,已经很不错了,村长也是这个标准,再带几个红薯,算是中午饭了。摸着黒,在山路上爬行,早上有点凉,空气很清爽,这是大自然的恩赐。山村人祖祖辈辈在这里生长,每一条路,每一棵树,都那么清楚明白。走两多小时的山路,到了砍柴的地方,这是与广西交界的地方,前面近的地方已经砍完了,下到广西的山上砍,广西护林的人不让砍,所以才这么早来,说严重一点,是偷着砍的,别人还在被子里,我们已经挑着柴往回赶了。这活翠花最里手,不到半小时就砍好,背上来了。大牛是翠花对面屋的,比翠花大一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是天生一对,由于出不起彩礼和村长的霸道。翠花一直觉得对不起刘大牛

      大牛他世代是老实农民,到大牛这一代,已经是三代单传了,所以大牛父亲一直思给大牛找一个像翠花一样的儿媳妇,由于家庭条件困难,也只好一拖再拖。大年哥,砍好了没有。要帮忙吗!大牛是那种顶级聪明,不爱说话的人,可心里一直爱着翠花,他想与翠花好。故意借口说没好,叫翠花下来帮忙,他早就打好了如意算盘,在一个四周密密的地方,铺了一层又一层枯叶和草,躺上去软软的,极像席梦思。翠花不知道下面该发生怎样的剧情,一步一步向大牛走近,大牛躲在树旁,遮的严严实实,翠花一走近,大年抱住翠花的同时,嘴巴已经亲住了翠花的嘴吧。翠花怎么挣扎也没有用了,干柴与烈火就这么熊熊的烧了50多分钟,最后两个人光躺着,谁也不知道 下一步该怎么办,天空笑了,大地也感觉到了。两个人的心与肉体连在了一起,可谁也不知道将面什么。

    • 2
    • 0
    • 0
    • 230
    • 谈白ANGELA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