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捕鼠者说 乔喜全

           初醒,天未亮,早早起床,下楼小解。

           到厨房取水,见一家鼠,欲从厨房门逃跑,我急吓之,鼠便钻入水池之下。把灯全部打开,厕所门、客厅门、厨房门均关闭后,上楼唤妻子。睡眼朦胧的妻子,听说有鼠辈大闹厨房,迅速起身,顾不上穿外套,就下楼去。

           只因,厨房门下,缝隙太大,鼠可轻松逃身。我拿一长形木板,横立起堵在门口,还是有一条小缝。后我听妻子话,从一楼阳台取出一米五长、六十宽玻璃镜一块,挡住厨房门,缝隙已无。妻子左手持电筒,右手持铁钳子,在厨房寻鼠。见鼠还在水池下,妻和鼠展开了攻守战。此鼠肥硕至极,且一大扎长,鼠目圆睁,直看着妻子。妻子更不示弱,看准鼠在位置,用钳子急忙杵之,一次未果,鼠慢吞吞窜跑,逃到橱柜中。

           第一回合过后,妻子急躁,嫌我未加入捕鼠战斗,让我努力,一心一意攻鼠。我领命后,感到任务也是非常艰巨,不敢怠慢。把守鼠出入要塞,堵其逃路,等妻把橱柜门打开,用电筒照向里面。只见鼠在一角藏身,妻看准一钳子下去,还是未果。家鼠又逃之夭夭,妻子四处寻找,鼠却跑到我的脚下。我本来就害怕老鼠,看到硕大的东西,更是有些胆颤心惊,抬起的脚,落下时,鼠已逃跑。妻子直怨我,一个男子汉居然害怕老鼠,一百八十斤的体重,一脚下去,鼠不就毙命了,还用如此折腾。

           无奈之下,妻子把厨房内所有门及缝隙,关的关,堵的堵,不给家鼠容身之地。上蹿下跳、东躲西藏的家鼠,几番折腾之后,又一次跑到我的脚下。此时,我的胆子壮起,把脚高高抬起,似是看准,一脚下去踩了个空,鼠又逃跑。这次,鼠又跑到水池下,在那里窜来窜去。我给妻子打气,一定要稳准狠,一举消灭它。待家鼠在水池内跑得无力,窜上池边欲逃时,妻子的钳子准准的落到了它的前腿与脖子之间,硬硬的压了下去。见此情景,我迅速把脚又一次踩下去,直至家鼠的头部。

           抬起脚时,家鼠的头已是鲜血淋漓,一命呜呼。妻子抄起簸箕,用钳子把死鼠夹到其中,开门,扔到远离家门的垃圾站。

           物复原位,一番的折腾,没有白费,又除一害。家室又恢复往日的平静,半个多小时的人鼠大战,宣告结束。

           此一役,让我明白,生死存亡的危急时刻,逃命最重要,但悬殊的差距,也就注定了它的死亡。当然,捕鼠过程,更让我明白,方法决定成败,用对了就会一招置敌于死地。所以,我们必须在成长中壮大,,在实践中崛起,成功自会水到渠成。失败的唯一出路,就是没有出路。

    • 1
    • 1
    • 0
    • 141
    • 乔喜全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张给给初级
      您要表达什么?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