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最近我很是静不下来,独居和封闭的心蠢蠢欲动,这也许就是环境造就人吧!其实闷骚的人心态早就被中国的流氓作家贾老渗透的无法再有什么语言描述。我在这只能为贾老的语言感到遗憾,要不在此把人心的丑恶写的在深刻加深刻,也许庸俗的人在看文章中的热闹,年轻的时候曾读过贾老的《废都》,还是偷偷摸摸的在被窝中偷着看,看到男女之事,脸红的—–。

  • 1
  • 0
  • 0
  • 2.3k
  • 淘米水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