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叶归秋2

      回到家了,内心的波澜也是该渐渐平息,可是有些波澜呀,它不是想平就能平。

      在他回家后,街坊邻居就过来家长里短,因为家离的近,小时候家里又没电视,每天的有限活动就是坐在一起喝喝茶,唠唠嗑,家里的孩子说是大家都看着长大的都不为过,所以知道他回家后就很奇怪,就问他怎么突然回家了,看他大哥从小就偷奸耍滑,是不是他大哥那边对他不好。受了这么大的委屈,眼看着就要憋不住说出实情,但亲情的羁绊让他再次忍住了,亲情有时就是这么奇怪,自己可以说他多不好多不好,但却又不想让其他人说他的一丁点不好,他笑了笑,摇了摇头。

      “挺好的,我大哥在那边挺照顾我的,在我大哥那边有吃有住,还不用担心工作的问题,我只是想家了,想回来多陪陪我妈,毕竟我妈年纪也大了,下地干活这事还是要年轻人来。”

      过了几天,他大哥那边传来了有关他的消息,消息听说是他大哥跟人喝酒时说的,只是听完这个消息,他愣在了当场,如遭雷劈。

      “我那二弟啊,好吃懒做,吃的多,做的少,还敢跟我提要涨工资,你说能要吗?肯定不能要。当初要不是看在他是我兄弟的份上,我肯定不会让他过来帮忙。”

      于是啊,街坊邻居纷纷过来指责他的不是,说他不应该这么做,人家大哥好心给他提供工作,他却不懂得珍惜,而且看他大哥现在事业有成,就想着占便宜。他母亲这时候站了出来,说她二儿子肯定不是这样的人,可是没人信。不是的,不是这样的,他说的都不是真的,他很想大声的说出来,可是街坊邻居们七嘴八舌的继续说这说那,说他是白眼狼,说他忘恩负义,他的心感觉突然被什么堵住了,很痛很痛,痛到他觉得话都说不出来,他不知道街坊邻居是什么时候走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走回屋子床上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睡着的。

      他想了很多很多,想了很久很久, 终究不明白他大哥为什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不是他大哥吗?受伤的那个,永远是会在乎的那个人。最终,他选择了忍受,接受了这个“谎言”。

      接下来的日子里,白天他就去地里干活,晚上就陪他妈唠嗑,他妈肯定知道她的儿子都是些什么样的人,知道她二儿子不是会那么做,但他不想说,肯定有他的原因,后来呀,聊着聊着,终究还是敞开了心扉,对他妈妈说出了实话,气的他妈妈想打人,抄起树枝就说要去找他大哥,让他陪着一起去。他很感动,却又不敢动,毕竟她的身体条件在那,能不奔波就还是不奔波着跑,劝了好久,终究是留下一句过年等他大哥回家的时候再打他一顿的狠话,可是到过年了的时候,他大哥终究还是没有回来,毕竟,事业更加的重要。

      我们终究还是会成长,我们会结婚,会孕育下一代,而对于他,他的向往,同样如此,直到他,遇见了那个她,从此封心不再爱。

      在下地种田一段时间过后,他开始满怀期待下一次的种地时间,他不是期待着种地收获,而是期待着那个隔壁地种田的阿花,那是在他种地不久后交到的朋友,从那以后的一段时间里,总是能听到她巴拉巴拉的说这说那,而他,总是笑着回应她的话,偶尔还开口跟她唠唠嗑,他当时觉得她的声音一定是世界上最好听的声音。

      就这样,直到他们到了该结婚的年纪,但是呀,他却亲手把自己的幸福以及想象中的未来狠狠的摔在了地,然后如泡沫般,啪的一声,没了。

    • 2
    • 0
    • 0
    • 59
    • 碧云蓝天叶归秋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