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叶归秋

      叶子黄了,也就该休休了,于是在秋风中飘荡、飘落,直至落地,最终化为土地的肥料。

      有人说,叶子的黄绿交替是一种轮回,黄了,凋落,养分反哺;绿了,成长,汲取养分。

      那是一个秋风瑟瑟的日子,一位捡垃圾的大叔,就此闭上了眼,从此与世长辞。他终身未娶,无儿无女,去世的那天,只留下老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有人说,他是个不孝子,也有人说,是他的不长进毁了他,他死有余辜。人呐,总是喜欢看着结果说话,可却很少有人愿意去倾听他背后的故事。

      年少的时候,大家总忙着放牛砍柴过日子,早上5点多就需要上山砍柴,砍柴完了还需要抬到市场上卖,等卖完了才有时间去学堂,肩膀小小,却扛起了生活的重担,可日子就是这样,大家也都是这样。不同的是,后来有了选择的权利,大家做了不一样的选择。日子苦,有人选择了走出去,有人选择了留下来,其他兄弟走了,他选择了留下来。

      后来的后来,他成了他们四兄弟中唯一一个上完小学的,在那个文盲遍地的年代里,能上小学是一件很了不起的事,识字更是一种特殊的才华。他有幸比其他兄弟多读了几年书,可不幸的是,这在后来却成为了他的枷锁。他的故事在小学毕业后开始,这也是他不幸的开端。

      少年意气,一句“过来帮我”成了他噩梦的开始。时间不会辜负那些努力拼搏的人,他大哥在出走多年后,从前期时的什么杂活都干,到后来积累下一点本金,于是就开始想着自己干,接着就是开始跑市场,调货批发,这时就需要人手帮忙了。怎么办?呀,家里不是刚好有人小学毕业?呀,他还识字?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巧了吗,这不是巧了吗。让他帮忙不就好了?说干就干。他让传信的人给家里人带了一个口信,说:我自己的生意要起步了,需要人帮忙,让二弟过来帮我。于是呀,这个傻二弟就踏上了这条“不归途”。

      勤勤恳恳,任劳任怨的在他大哥这边帮忙了好几年,忙前忙后,里里外外,在忙碌了几年后,在拿到新一个月的工资时,他终于鼓起了勇气,对他的大哥说:大哥,相比起其他人的工资,我的工资真的有点低,你看能不能给我涨涨?

      “我们是兄弟,让你过来帮忙你应该感激我给你的这份工作,而且这么些年下来,你做的不多,吃的还不少,居然还想要高工资?”他听到这些话时,他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看着手上拿着的工资,再想想自己这些年下来的累死累活,突然觉得这钱有点烫手,甚至还觉得有点委屈,不说别的,单是帮忙调货就已经比现在的工资要高很多,这是他在调货的时候,听到同样是调货的其他店老板的员工谈起来才知道的,而且在家里的时候还做饭洗衣服,因为读书的涵养跟内心的高傲不允许他白吃白住,哪怕是兄弟。

      “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踏踏实实的做,我们是兄弟,我还会亏了你?”这时他大哥又补了这一句。听完这句话,内心突然五味杂陈,你的一句过来帮我,我二话不说就过来帮忙,是啊,是你的大度让我这些年不至于流落街头,是你的大度让我这几年还能吃的上饭,住的上房子,是你的大度让我省去了找工作的麻烦。是啊,这一切都是你的大度,而且我们还是兄弟,我就不应该要你的工资,甚至吃你的饭,住你的房子,这些都不是兄弟应该做的,也不是一个人应该做的。他很想把这些话都喷出去,可是他想了想,毕竟读了这么多年书,于是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手上的工资,说了句:“你再找找其他人吧,我想回家了。”

      是啊,该回家了。

    • 0
    • 0
    • 0
    • 69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