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海盗日记》

      第一章

       

      17世纪初

          海面波涛滚滚,卷杂着星星点点的浪花拍打在破旧的船只上。

          辽阔的海中,一组巨大的船队浩浩荡荡行驶着。

          风很大,带着海浪独有的咸腥味窜进船头的水手鼻腔中。

         “风暴!风暴要来了!”他如是这样喊到,奔跑冲着在船的各处传达着消息。

          “安静点!小子。你这样会激怒海神的!所以保持冷静。船长会带我们度过危险!”鲍尔斯特·利达利亚这样压声说到,眼底恶狠狠的目光注视着水手。

          拉斯维加斯·聂维站定在原处,嘘声安静下来。“抱歉,先生。”

         他快步走回自己的岗位处。鲍尔斯特·利达利亚碎了一口,浓痰粘在船边。

         “年轻人!不适合进入大海!他们会是灾难的来源!”

         “当然,那位除外,他是本世纪最伟大的船长!没有之一!”

         思嘉列号,总是那么破烂,没什么特别的地方,甚至是寒酸。

         但是,它有一位好船长,他为思嘉列博出了好名声,无数人都想登上这艘船,这艘连海盗都畏惧的船只。

        海盗看到他的旗帜会绕行,灾难遇到他的船身会消散,思嘉列号天生就是吃这碗饭的船。

        它运的货,从来没有丢失或损坏。当然它的价格也让无数人望而却步。

        谁叫卡布里·德亚瑟琳那么爱财呢。迷人的外表,优雅的礼仪,一点点爱财的癖好更显出他的鲜活与吸引人。

       

       

      船长室

         卡布里·德亚瑟琳坐在椅子上,享受着难得的清净。

         没有吵闹,没有海盗。美好的海上星期日。

         当然如果没有他那无耻的大副打扰他的话,卡布里·德亚瑟琳看了眼被敲响的门,声音低哑平淡,似乎丝毫没有被人打扰的不满。

         “什么事?”

         他的大副可不这么觉得,很显然,他的老大,他的敬爱的船长先生很生气。

         但他不得不这样,风暴快要来了。谁知道他的老大的这艘破船会不会被弄沉。

         “风暴要来了。我们需要做什么么。”

         “达尔罕,这点事情还要我教你么。那么我花那么多金币找到你,带你上船有什么意义么?”卡布里·德亚瑟琳扫了人一眼,面带笑容的说。

         “这次不同,今天是海神日,海今天可不平静。”达尔罕说。

         “海神,日么。”卡布里·德亚瑟琳望向窗户外边。

         天空碧蓝,没有一丝云,呼啸声从窗户缝隙中挤进来,钻进所有人的耳朵中。

        这不是什么好声音,在老到的水手面前,这是大海在像他们警告。

         “达尔罕,海神日也没有多大可在意的。你所做的一切都是分内之事,我认为你的能力可以处理好。”卡布里·德亚瑟琳倒了一杯威士忌,摇晃着杯子,面带笑容平淡的说。

         “俗话说,好的水手就像好的威士忌,他们都很刺激,都能带来不同寻常的冒险体验。”卡布里·德亚瑟琳轻抿一口杯中的液体。

         辛辣刺激着他的大脑和身体,舒畅和微微的醉醺使他归于安静。

          酒精是个好东西,思嘉列号的船长更是这样认为,美酒使他沉醉,佳肴满足口腹,愉悦占据每个人的大脑,分泌着快乐的情绪。

         卡布里·德亚瑟琳无畏死亡,他只享受当下猛烈的快感。

         于是思嘉列勇往直前,它的水手英勇顽强,它的船长掌握一切,带领他们最终返回故地。

         

       

        暴风雨来袭——

         是的,这可真是大的暴雨,几乎是所有人第一次遇见。那狠厉的雨滴咚咚咚的敲击着甲板,玻璃,他们的桅杆,脆弱的旗帜。

         很棒的雨。

         好大的雨啊。

         船会不会被弄得稀巴烂。

        这个雨,没什么大不了的。

        他们很多人都在担心船是否会损坏,当然仅仅也是担心船而已。

        思嘉列很平稳的驶在海面上,卡布里·德亚瑟琳手中的酒没有晃动分毫。

         “霍哈,水手!无情的水手,冷漠的水手。”

         “在那神秘的大海!呼啸!奔涌而来时!”

         “我们,水手!”

         “哈哈哈哈哈!”

         ……

        肆意妄为的歌声穿透过船头,达到船尾,如雷的浪声挡不住那毫无章法的歌曲。

        天生的水手,不畏惧在海神的怒火,在放声大笑,嘲讽,享受无情的狂风怒浪。

        卡布里·德亚瑟琳举杯面向窗外的大海,致敬:“敬大海,敬我们。”

         冰冷热烈的酒,滚过喉咙,带来了舒畅以及暖意。

         “致敬!无畏英勇的水手!”

         ……

         ……

        卡布里·德亚瑟琳很喜欢极端的天气,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能与暴风雨同天地,把握着这整船人的性命。

      所有人都致敬这位伟大的船长,思嘉列号的船长,无人能与之媲美的船长。他的优雅与生共来,他的残酷让人着迷。

      当远处的天际,刺目耀眼的闪电轰鸣劈下,乌云卷着雨水渐渐远去。掌舵的上面耷拉着一只苍白有劲的手,指节细长惹人爱恋。

      这是卡布里·德亚瑟琳的手,似乎天生就适合待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拉着迷人小姐的小手,跳着动人的华尔兹。

      “去叫达尔罕过来。大幅。”卡布里·德亚瑟琳眨眨被暴雨打湿睫毛的眼睛。碧蓝的瞳子里盛着点笑意。

      “马上就去!船长!”号里蒙大副战战赫赫的回道,转身冲下了甲板。

      咚咚咚的响声传进每个人的二中,潮湿的海雾弥漫至思嘉列号上,他们进入了海迷雾主的地盘。

      但这个家伙每年都只有那么几天才会睡醒。其余的时候都在呼呼大睡,但今天这船人可不走运。

       

    • 0
    • 0
    • 0
    • 1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