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琉璃醉第十四章

      枪口抵在了村上俊下颚处,握枪的手在紧张的发抖,就算不想开枪随时都有走火的可能,门口涌入了十几个人,个个枪口对准青年男子,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让在场的每个人神经绷的紧紧的,此时,小小的触动都会引发不可预料的后果。僵持持续了半个小时,异变发生了。

      大岛君走了进来,身后一个满脸惊恐的美丽女子怀中抱着约一岁的男孩,孩子在母亲怀里嚎啕大哭,妈妈轻拍着孩子的背轻声哄着孩子安静下来,男女之间眼神交错,复杂的情感洪流喷薄而出,大岛君沉默不语,冷冷看着男人的脸,美丽女子凄然一声:阿朗!便是哽咽不语,再也说不出话来,泪雨滂沱。孩子此时看到了父亲,伸出稚嫩的小手,说:爸爸抱!原来这个青年男子叫阿朗,琉璃心中暗想。

      现在的阿朗,由一头困斗的兽,变成了彻头彻尾的疯子,咆哮着,一起死吧!大岛君冷冷道:也好,你的老婆孩子一起给你陪葬。琉璃暗想,这个叫阿朗的男人是活不了了,能救他的妻子和孩子一命也好。想到此处,在男人背后的琉璃动了,手中的手术刀脱手而出,电光火石之间,直直插进了阿朗的后心,阿郎手里的枪突然一抖,走火了,子弹擦过村上俊的脸颊射中了旁边一个日本士兵的心脏,那个倒霉的日本兵倒地不起,一命呜呼了,村上俊的脸上一道深深的血痕,让村上俊那张温文尔雅的脸上变得狰狞可怕起来。躺在地上的阿郎用尽全身的力气,扭过头看着琉璃,琉璃嘴唇动了动,阿郎看懂了琉璃的意思救他们!阿郎笑了,悲凉中带着一丝安慰,去了。

      大岛一声令下:拖出去喂狗!

      危机解除,大岛看向琉璃,赞赏的目光让琉璃有些不好意思的向后退了退,手不由自主的把散落下来的头发拢在耳后,低下头,站在屋子角落里,沉默如雕塑。阿朗的妻子和孩子被关进牢房,经过十天的严刑逼问,被打的死去活来,也没有问出有用的东西,大岛确定阿朗的妻子对她丈夫所做的一切一无所知,在琉璃劝说下饶了母子一命。倘若阿朗泉下有知,必是不会怨恨琉璃的伤己性命,因阿朗知道自己断然是存活无望,纵被活捉必是受尽酷刑折磨,生不如死,现在的琉璃的一刀不是杀人,对他是而言,这是真正的解脱,又救了自己的妻子和儿子,这已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风平浪静的军情处,举办了一个小小的欢迎仪式,琉璃作为主角出席,大岛君对琉璃称赞有加,勇敢,智慧,冷静,美丽。琉璃在这里才明白了事情的原委,阿朗原本是大岛君的机要秘书,阿朗聪明,办事周到,深得大岛信任,好多机密文件大岛都是交由阿朗保管,这次大岛君把日本军方对中国共产党进行清剿制定的作战计划:秋色行动锁进了自己的保险柜中,因为事关重大,这件事只有大岛君和阿朗知道,过了两天大岛君突然发现,锁在保险柜的作战计划被人翻动了,大岛君下令逮捕阿朗,才有阿朗劫持村上俊一幕上演。

    • 2
    • 2
    • 0
    • 112
    • MR.l的独角戏牧风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巧儿中级
      @牧风 谢谢了
    • 0
      牧风高级
      打赏了1稿费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