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爱非拥有

      爱非拥有

      作者;兰庭(笔名)

      周日下午,林娟正在商场的女装区挑选裙子,一条酒红色的薄毛鱼尾裙,一条黑色的西装裙,她犹豫挑哪一条。从内心她喜欢那条红鱼尾,想象着搭配她那件黑色的薄毛衫一定很有女人味,但她还是买了那条黑西装裙,因为她知道,黑裙更适合她的工作环境。

      林娟是公务员,在H市卫生局上班,32岁, 局人事科副科长。她研究生毕业后,通过公务员考试顺利考入了市卫生局,定为副科级, 1年后因素质优秀任副科长。但到了副科长位置上就原地踏步了,至今已在副科长位置上干了7年 。并不是她不努力,她考入市卫生局时是全机关唯一的一名研究生,学历高,勤奋认真,为人和善,大家都很喜欢这个文静和气、与世无争、但干工作超拼命的女孩儿,每年局里年底民主测评,她在副科长中得票都是第一名,但致命的是没有背景。她家在农村,一直没遇到合适的男朋友,虽然父母一直催婚,但缘分未到,至今仍是单身,所以在这座城市,没有人在仕途上能帮她。1年前她科里的老科长退休后,按说该她接科长了,但局里有一位市长夫人,市长给局长打了招呼,市长夫人就当上了人事科长。市长夫人虽说在职务上是林娟的领导,但年龄大了,不会电脑,不会起草公文,人事业务也没有林娟熟,但局长不敢得罪市长,把市长夫人安排成人事科长,本来就没指望市长夫人干工作。局长知道副科长林娟能干的很,科里工作不会受影响。但这可苦了林娟,科长、副科长两人的工作林娟一个人做,每天不仅不能按时下班,许多材料还要拿到家里加班熬夜,比科长还辛苦。局里不少人私下里为林娟抱不平,林娟心里郁闷但没办法,就在网上往智联招聘上投简历,心想,或许遇到好的职位,辞职到好的私立医院应聘也是一条路,至少工资要比在机关高的多,也免受这窝囊气。

      周一,林娟穿着黑西服裙和黑毛衫去上班,虽然有点老气,但好在她皮肤白皙,人又苗条清秀,加上她在黑毛衫里穿了一件橘黄色衬衣,橘黄的领子翻在黑色毛衫外面,亮丽但不张扬,倒另有一种美。近日局里人事变动比较大,老局长退了二线,新局长到任。局里对新局长的传闻纷纷扬扬,说是市里最年轻的局长,40岁,有能力,人正直,官声很好。林娟对这些不感兴趣,心想不管谁来当局长,像她这种一无背景,二无钱财的人,都只是干活的牛 。上午10点多,新局长在一帮人的簇拥下到人事科与大家见面,林娟礼貌性的点点头,顺便看了新局长一眼,个子不高,比实际年龄老成,极普通的一个中年男子,名字叫郑磊。

      郑局长到任不到一个月,H市长升迁到省城,市长夫人随调到省城去了,人事科长职位空缺,林娟暂时以副科长身份主持人事科工作。这天下午她正在办公室忙着打印一份人事报表,电话响了,是郑局长让她到办公室去一趟。她有点紧张,不知局长找她有什么事。到了郑局长办公室,原来是问她局里的干部情况,这对在人事科干了7年的林娟来说不是问题,她能随口说出局里每个人员的出生年月、任职时间、年度考核档次,也能客观公正的说出每个人的优缺点。局长又问了市属医院的领导班子配备情况,林娟心情放松,如数家珍,条理清晰的一一回答。

      没过几天,市卫生局党委决定对市第一人民医院的班子进行调整,医院领导班子人选实行民主推荐,竞争上岗。林娟连续几天熬夜加班,制定了完善的干部调整方案,经党委会集体研究顺利通过。会后第二天,就和人事科、局纪委其他同志组成考核组,在郑局长的带领下,来到了市第一人民医院。简单的动员讲话后,开始发票民主测评,林娟组织人员收回测评票后先把票封起来,然后与医院员工进行谈话民主推荐,一直忙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到市卫生局。郑局长说:“大家辛苦了,明天统计测评票吧”,司机就开着车送郑局长回家了。

      但林娟却没让考核组工作人员回去,因为下午就有3个人向她打手机,询问市第一人民医院民主测评得票情况。这打招呼的3人中,一个是林娟的同学,另外两个是市人事局和市委组织部的科长,林娟虽然不想得罪人,但作为多年的组工干部,保密的意识非常强,这是素质,更是纪律,所以林娟都以正在开会为由,婉拒了电话,心中暗暗厌恶为升官找关系费尽心思的人,估计还会接到不止一个的电话。她想,下午她一个副科长就接到三个电话,郑局长接到的电话肯定更多,压力更大。所以测评结果越快公示越好,能避免人事干预,公平公正用人,把真正德才兼备的人推到领导岗位。测评票如不尽快统计出来,她和郑局长不仅要得罪朋友和上级,而且还会让医院的医护人员对民主测评的公正性产生怀疑。她当即留下考核组人员,加班统计测评票,大家一直忙到夜里2点多,林娟才拖着疲惫的身体打面的回家。

      第二天早上一上班,当林娟把测评结果放到郑局长办公桌上,并说明了连夜统计的必要性时,郑局长看着她布满血丝的眼睛没有说话,看过测评结果说;“马上在第一人民医院公布,以测评位次定班子人选”。

      第一人民医院的班子调整很顺利,由于公平公正,医护人员对新一届班子给予好评,并没有像过去其它医院那样,班子调整后局里总是收到告状信,郑局长在中层干部会上对局人事科进行了表扬。

      跟林娟最要好的局办公室秘书李芳悄悄提醒她,要抓住时机,趁新局长对她印象不错,私下里找找关系运作一下,必要时花点钱,赶快提拔为人事科长,千万不要像上次那样,再让别人把人事科长位置占了。

      但林娟却没有那样做,一方面是她从内心对跑官要官厌恶和瞧不起,自己做不出来。另一方面是知道自己确实没有运作的实力。找关系她真没有,再说现在找关系不花钱肯定不行,可她每月那点工资除了日常生活外,还要交房租,月底所剩不多,生活虽没问题,但用于跑官钱少肯定拿不出手,就干脆什么也不做。她想,局里如果再安排来个科长,她就不干了,反正像她这种没钱又没背景的人在机关进步很难,还不如干脆辞职到好的私立医院去。

      然而,令林娟没想到的是,局里调整干部时,她被任命为了人事科长。虽然大家都说她该提拔,但她内心还是有点意外,她在郑局长面前从没提过职务升迁的事,更没送过礼,她想至少应该当面致谢一下。她来到郑局长办公室,真诚的说:‘谢谢局长,真没想到你会提拔我’。郑局长笑了笑说:‘我来局里时间虽不长,但看到你业务熟,工作认真,而且人很正直,这正是人事科长的合适人选’。林娟突然有一种遇知音的感觉,她暗下决心:士为知己者死,自己一定要做好工作,报答郑局长的识才之恩。

      市卫生局党委决定,参照第一人民医院民主推荐的做法,对其它几家效益不好的医院也进行班子调整,林娟更加忙碌 ,人事科的人这段时间经常加班加点,每天下班后办公楼里一片漆黑,只有林娟办公室亮着灯,全局最晚下班的总是林娟,每天她走出办公大楼,都是看到天上的星星。

      这时,深圳一家私立医院需要人事主管,在网上看到了林娟投的简历,觉得学历和工作经历都很好,就通知林娟去面试。林娟正白天黑夜的忙着各医院班子调整,而且现在也不打算辞职,所以就没有回复。

      忙了一阵子,几家医院的班子调整很成功,全市卫生系统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好局面,大家都传说,下一步郑局长极有可能成为副市长候选人了。

      随着与郑局长工作上的接触越来越多,林娟发现她和郑局长两人的工作思路常常心有灵犀,不谋而合。有了心灵的默契,在一起就很放松,有时也说点工作以外的话题,林娟觉的郑磊不仅人很正直,能力强,而且并不像她第一次见面时那样老,有时倒是充满活力,灿烂的笑起来,显得年轻又纯净。

      这段时间,也有人给林娟介绍男朋友,但见了2个,却都没有感觉,无意识中她在拿郑局长做男朋友的标准,显然这些个人在学识、能力、为人等方面,远比不上郑局长。但她知道郑局长是有家室的人,林娟从没想过要做第三者,她只是心里暗暗祈求命运,让她遇到一个像郑局长一样优秀的男朋友。

      但有时也会想,如果郑局长没有家室,他两人能走到一起吗?林娟知道,自己肯定愿意,郑林局长如果单身会喜欢自己吗?每次看到开会时郑局长那张严肃、威严的脸,林娟就觉得不可能,郑局长不可能喜欢自己。

      年底,省卫生厅召开卫生系统人事改革会议,要求各地市主要负责人和人事科长参加,林娟就和郑局长一起到省里开会,并在会上做了经验介绍,得到省卫生厅领导的充分肯定。会议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晚上,厅里安排聚餐,席间各地市人事科长坐在一张桌子,林娟喝了一点酒,她扭头看看郑局长那一桌,看到各地市卫生局长在一起也在相互敬酒,郑局长可能喝的有点多,已经坐在椅子上微闭着眼睛。

      晚餐结束后,林娟回到了自己的房间,但脑子里却总在想,郑局长喝醉了吗?他在房间里没人照顾会出事吗?但她不能去他房间,作为一名女下属,她知道这是禁忌,可不去又确实放心不下。正在犹豫不定之际,床头柜上的电话铃响了。

      林娟拿起电话,传来郑局长的声音;“小林,睡了吗?”林娟一阵欣喜,她尽量压抑着自己的兴奋,故作平静的回答;“没有,郑局长,有事吗?”电话那头说:“没什么事,我刚才在餐厅看到你喝酒了,没醉吧?”林娟说:“我只喝了一点,没关系的,我看你也喝了不少酒,你也没醉吧?”电话那边传出郑局长缓慢的声音:“有点醉”,电话沉默了几秒钟后,郑局长那带有磁性的声音缓缓响起;“小林,不知为什么,突然想找你说话”。林娟一阵吃惊,正在犹豫该说什么,没想到郑局长说了句,“算了,太晚了,你早点休息吧!”然后电话挂了。

      林娟当然睡不着,郑磊说想和她说话,但什么也没说,是什么意思?是酒后的醉话?还是和自己一样彼此觉得是知己?但无论是什么,她都感到了两人的心在走近。

      第二天早上,林娟在宾馆走廊里碰到了郑局长,郑局长不好意思的说;“昨天喝多了”。林娟笑笑没有说话,两人就坐车从省城回到了H城,一路无话。

      从省厅开完会回局里以后,林娟就觉得每天期待着上班,到单位就期待着能看到郑局长的身影,同时她也感到了郑局长那时而热切,时而躲避的目光。她第一次有了爱一个人的感觉,每天看似忙碌的工作,其实沉浸在快乐之中,这种快乐的结局怎样,她没有细想。她从不想做第三者,只觉得每天看到自己喜欢的人,如沐春风,就已足以。

      这天,局办公室秘书李芳来到林娟办公室,看到没有别人,赶紧进去并随手关上门,神秘的对她说:“林娟,最近我听局里有人私下议论,说郑局长不知为什么,对你特别好,还说些猜测男女关系的传闻,这是有人嫉妒,你可要小心!”

      这消息让林娟震惊,惊醒了这段时间她的幸福梦。尽管她从没想过要当第三者,但在其他人的眼中,她已是令人怀疑耻笑的第三者,这是她没有想到的结局。她只是觉得自己在单纯的爱一个人,但爱上了男上司在他人眼里就绝不单纯。以后几天晚上她都失眠,躺在床上反复思考这件事该怎么办。虽然她与郑局长之间什么也没有发生,甚至除工作以外从没有单独在一起过,但这种桃色新闻在局里传开,绝对没人相信他们之间清白,人们会充分发挥想象力,把各种脏水泼向他两人。这对林娟的打击很大,因为她骨子里是个很保守传统的人,被别人指指点点为第三者她难以忍受,但对郑磊的影响更大,这绝对会影响郑磊的政治前途。郑局长现在是全市最年轻的局长,人正派,有政绩,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传言中的副市长不是没有希望,在这种关键的时刻,绝对不能在男女关系上出现问题,哪怕是一点传言,都有可能是灭顶之灾。怎么办?林娟在进行着激烈的内心挣扎。

      她反复问自己的内心,自己爱郑磊吗?爱!这一点毫无疑问。自己想要的结果是什么?是拆散郑磊的家庭,毁了他的政治前途吗?决不是!那么这种爱还要继续吗?理智的答案,当然是尽快结束这段不该有的恋情。但这种答案让林娟异常痛苦,经过几天的煎熬,反复思考,为了郑磊,分离的痛苦林娟选择承受。林娟觉得,现在只有一个办法可以保护郑磊,那就是自己离开这个是非之地,离开这里,传言就会烟消云散。她不能让这样一个正直、有才华的人,因为自己而倒下,不能让自己深爱的人受伤,为郑磊林娟可以牺牲一切,如果人事科长的职位与郑磊的前途必须选择一个的话,她宁愿选择后者。

      思考清楚后,就立即行动,她本来就是个行动力很强的人。她立即请了公休假到深圳的那家私立医院,万幸该医院还没招到比她更合适的人,她非常顺利的通过了面试。回局的第二天,林娟就写了辞职报告交到了局里。这无疑让许多人很吃惊,公务员辞职毕竟需要很大的勇气。郑局长急匆匆的把她叫到办公室,焦急的说;:“你别那么傻,赶快把辞职报告拿回去”。林娟躲避着郑局长的目光说:“我厌倦了机关的生活,想换一种活法,你不用劝我,我已经下了决心。”说完,头也不会的离开了局长办公室,她怕眼里涌出的泪水被郑磊看见。

      五年后,深圳市的一个雨夜,已升为医院院长助理的林娟正在家里看电视,她已在深圳市找了对象,结了婚,并有了一个可爱的女儿,过着说不上爱但还平静的生活。今晚是周末,丈夫带着女儿去奶奶家还没回来,家里只她一个人,她拿着遥控器搜到了H市的地方台,这是她的习惯,虽然已离开了那座城市,但那里有她的牵挂,她正漫无目的的看着,突然,屏幕上出现了郑磊的镜头,电视里传来播音员的声音:“副市长郑磊今天上午到市中医院检查工作……”林娟的心中一阵狂喜,郑磊成功了,如愿当上了副市长,没有辜负她的一片苦心。

      电视换了另一条新闻,林娟关了电视,走进卧室,躺在床上,分享着郑磊成功的喜悦,这是她五年来一直期盼的时刻。手机响了,竟然是郑磊打来的,耳边又响起了他那略带磁性的声音,“小林,过得好吗?”林娟尽量掩饰着内心的激动,平静的回答:郑局长,我挺好的,祝贺你当上副市长,你有事吗?郑磊说:“我今晚喝了点酒”,接着又是一阵沉默,林娟想起来他俩在省厅开会的那晚。郑磊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缓慢、略带疲惫:“林娟,我离婚了”。林娟吃惊的问;“为什么?”郑磊说:“其实,我在到市卫生局当局长前就一直闹离婚,但为了仕途上再上一个台阶,我和前妻就约定先暂不离婚,做表面形式上的夫妻。因没离婚,即使遇到你我很喜欢,也只能关闭自己的感情大门,没办法,我要对婚姻负责任,也要对你负责任。一晃几年过去了,现在觉得人生苦短,再也不能拖下去,就办了离婚。可你这几年切断了和H市一切人的联系,我一直没有你的消息。离婚后我多方打听,才知道你已经结婚。今天好不容易才找到了你的电话,我想,我还是把心里想说的话说出来,要不然会后悔一辈子。”

      林娟的心突然阵阵的痛,不知该怎样解释自己的辞职和结婚。这时电话里传来郑磊那酒后疲惫的声音:“我知道你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我,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只有下辈子还你。你是我遇到过的最好女人,祝你过的幸福,好人终有好报!”然后,电话挂了。

      林娟只觉一片眩晕,“哦,原来一切他都知道”,眼泪涌在了林娟眼中,幸福包围着她,如在云端。虽然她没有最终拥有郑磊,但她感觉此生并不遗憾,因为她觉得,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拥有,竭尽全力让他幸福,自己远远的看着,就很幸福。

      至于自己的丈夫,林娟在结婚时已经想好,如果同在一个屋檐下日久生情,那是她的幸运,她会深深的感谢命运。即使没有感情,林娟也会善待他,因为是丈夫在异乡给了她一个遮风避雨的家,让她修复了疲惫的身心,何况他们还有一个那么可爱的女儿。

      门外想起了女儿欢快的笑声,他们回来了,林娟起身向朝她跑来的女儿走去。

      (全文完,本文共6100字 )

      2020年8月-16日

      本人简历

      牛兰芝,女,56岁,喜爱文学,曾有散文在《开封日报》刊登,历尽沧桑,但仍有梦想,想尝试写作,讲好听的故事给人听。

      本稿为原创作品

      作者姓名:牛兰芝

      笔名:兰庭(如采用请用笔名)

      地址:开封市司法局(汉兴路西段)308房间

      联系手机:13839955269(本人听障,不便接听手机,请短信联系)

      邮箱:1052830797@qq.com sfnlz@126.com

      微信:nlz19640110

      银行卡: 卡号6217858000028358312 开户行 中国银行开封西环路支行


    • 4
    • 5
    • 0
    • 87
    • MR.l的独角戏这仙女真倩十一牛兰芝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0
      牛兰芝初级
      谢谢鼓励,你真是个善良的真情小仙女!
    • 1
      好看啊!期待第二篇作品 [s-12]
    • 1
      牛兰芝初级
      谢谢十一,我第一次在网上发稿,看没评论,以为别人看不到呢!你的回复,对我来说好珍贵!
    • 1
      十一中级管理员
      @牛兰芝 没有操作错
    • 1
      牛兰芝初级
      我的小说咋没人看?操作错了吗?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