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 地 之 英

[复制链接]
2020-7-28 16:00:56  查看 55   回复 1 |阅读模式


大地之英
“水陆草木之花,可爱者甚蕃”。在中国,花就像个公主一样,自古就倍受宠爱。 菊花有灵,首先要感谢陶渊明了。“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诗句率真自然,好像是自然自语。 诗题是《饮酒》,自然是酒后之言了。这种意境上的平淡无奇,正是许多诗人求而不得的。元好问对此大加赞赏:“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 。菊花遇见陶翁,可以说是幸运的。所以辛弃疾说:“自有渊明便有菊”“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李清照能有此番言语,也是菊花难得的知音。菊花先是得到陶瓮的赏识,再经过李清照的提拔,地位陡然而升,后来终于成了君子的代称。元朝的郑思肖擅画兰草,但一首《题画菊》,却给这位南宋遗民带来了很高的声誉。 “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伯夷叔齐,画家的志向不言而喻。陶渊明的菊花是隐逸的君子,而郑思肖的菊花则是不屈的忠臣。 牡丹成为百花之宠,则是入唐以后的事了。“李白斗酒诗百篇”。三首《清平调》,谪仙一挥而就。诗以牡丹为喻,盛赞杨贵妃之美。以花来比喻女人,不知始于何人,但将杨贵妃比作牡丹,绝对是天才的妙笔。其后,舒元舆的《牡丹赋》写牡丹的未遇,牡丹的非凡,以及牡丹的千娇百媚,当然,也是冀牡丹以自举。刘禹锡的一曲《赏牡丹》,更是将牡丹的地位推到了极致。“庭前芍药妖无格,池上芙蕖净少情。唯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既然是国色,牡丹就有理由成为百花之王。 如果推举牡丹作百花之王,梅花一定是不服气的。 林和靖先生向来被称作梅妻鹤子。他的名气,应该说得益于两句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清新动人, 若得神仙之助。后世的咏梅诗,大概都是“眼前有景道不得”了。《山园小梅》这首诗,若无此联,实在是不足道也。所以有评论说:《和靖集》中梅花诗最好;梅花诗中,此二句最好。有的干脆直接说:“清风千载梅花共,说著梅花定说君”。 总之,正如辛弃疾所言“若无和靖即无梅” 。和靖就是林逋。没有林逋,就没有梅花。同是梅花,姜夔的丈人萧德藻却写出了另一种味道:“丑怪惊人能妩媚,断魂只有晓寒知”。他写的当然是老梅。新梅如妇,老梅如翁。到了明朝,高启好像又回到写梅的老路上来了。“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清幽淡雅,但已无新意。就像画竹子首推文与可一样,说梅花,不能不提到元朝的画家王冕。他画的梅花,自不待言。另外,他还有一首《墨梅》诗,传唱很广:“我家洗砚池头树,个个花开淡墨痕。不要人夸颜色好,只留清气满乾坤”,写梅花,也是写他自己。和郑思肖一样,王冕也从花里提炼出人的精神来。郑思肖提的是忠义,王冕提的是正气。 莲花能有今天的地位,自然要归功于北宋的周敦颐。他的那篇《爱莲说》,让莲花于群芳中脱颖而出。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君子之歌也。 古今写兰的诗不少。康熙的《咏幽兰》也有称之处:“婀娜花姿碧叶长, 风来难隐谷中香。 不因纫取堪为佩 ,纵使无人亦自芳”。尾句凡中见妙,深得兰韵 !对这首诗我有些疑惑。诗风婉约秀逸,总感觉不似那位皇帝的风格,倒像是纳兰的口吻。而纳兰又做过他的侍卫,使人不能不联想起宋之问与刘希夷的故事来………… 花有四德:清、傲、洁、雅。清,君子性也;傲,君子骨也;洁,君子品也;雅,君子行也。梅傲,兰洁;竹清,菊雅。君子之德,它们都具备了。文人写诗,画家命笔。一时间,王冕的梅花,郑思肖的兰草;八大之荷,板桥之竹,纷至沓来。明清两代,以梅兰竹菊为题,写诗作画,俨然成了文人的一门必修课。这种风气一直延续至今。由此看来,梅兰竹菊入主诗文书画,大概也是一种必然吧。


碧草文馨    2020-7-28 18:05:45 来自手机
好文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水自然

楼主

该用户从未签到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粤ICP备18149078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