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我的简单梦境故事

英国人出其不意出兵占领福建
我们成为被俘虏的民众
昨天新闻政治上说的稳定和平荡然无存
我被空中的下来的导弹正中
我躺在地上,想着会就此死去,坚强的意志使我一步一步的站起  慢慢的恢复
我和其他人被关在房间里,有人看守
与身旁的人纳闷是那个国家突击中国
有人指了指街上,一群坦克和前后的英国人坨着枪在游行

我跟蹲在隔壁的白人用英文说,别担心我们中国会迅速反击的。其中,反击我忘记了怎么说,让另一旁的中英兄弟翻译

英国人进来了我们的房间,看一看我们,把女孩子点了起来,排成一条线带走了。我们男的噤若寒蝉。
走了一段时间,我隔壁的一老哥与看守发生了冲突,他被带去里面的房间。直接把看守偷偷的杀了,换个他的衣服,拿了他的钥匙毛瑟枪,放了我们一群人,在另一个堆放装备的房间里我们拿了美国的步枪,跑着装作执行任务在封锁的街道中各自分散。

我跟着这个老哥的方向,认为他是个有胆识的人可以带领我一起做些事情。期间,来到一山脚下,树边关锁着英国人带来的警犬,很凶,其中几只看着我汪汪作吠,我与老哥分散逃脱,独自一人往山路的方向前进。

分别后,我像一只受惊的小鸟四处的逃串,尽可能的往英国人还可能未占领的山区跑。企图越过山区抵达别的地方告知他人福建被占领的事实。我很慌,一直在逃命,没有人在身旁我像是个丧家之犬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去做。在路上,我见到了一些拿枪封锁山路的英国人,牵着警犬巡逻的看守,每次看到这些,我就急忙的绕路跑,生怕给抓住因此丢了性命。

我感觉自己很懦弱,丢下自己喜欢的人自己逃脱,但是我这微不足道的力量我又能做什么。战争的突然来临,使我过去的学习似乎都成了无用之物,此时此刻需要的是团结强大解放军和富有战略战术的军事人才,自问自己过去的学习都并没有准备这些时候,我加快自己的步伐,又一路的狼狈跑,累了就休息一下又继续没命般的往山区深处跑,或者找个偏僻的地方,盖上一层草木,度过一段时间,等局面稳定,再出来。

在山上跑了一段时间,我看见多多少少的祠堂,我走进其中一个,蹲了起来,往自己的头上盖了盖草木隐蔽物,想就此停住。突然,祠堂的门口有些声响,我屏住呼吸,眼睛泪光和略微颤抖的身体都指向门口即将进来的人物。一个老太太,皮肤黝黑,有点驼背的望着我,就望着我,眼睛小小的但是和蔼可亲。我认为是刚才的铺草木的过程声响太大惊动了她,我从草木中出来,出来的第一瞬间竟然会是挂着假笑向着老人走进然后蹦出一句,hey,guy。how are you?老人没有说什么,表情没有多大的变化,可能是不太清楚我说的是什么。我转忙的收起假笑又是慌慌张张的给她讲述不要到市里去,哪里给外国人占领了,很危险。老人摇了摇头,紧皱的皮肤沟壑更加明显,可能是年老耳背,听不清楚我说什么,就走开了,驻着拐状慢慢地往着山脚的方向走了。这时,我才注意到,刚才老人的身后有一只猪在嘟嘟的撅着草进食,看起来像是家猪,但比家猪更为黝黑,嘴角的两侧长着獠牙,都有不同程度的损断。满是泥垢的身上散落着点点的红光。看见老人走了,猪也跟着扭着那肚腩上的肥肉跟着上去。

老人走了以后,我觉得这个地方也不太安全。就又一路的小跑继续找藏身之所。我想打开手机去求救,但是又恐惧英军有信号的检索装置会发现我,我也认为这么大的事情全国会知道。我现在要做的应该就是保着自己的性命。我又想起了平时刷刷虎扑的网友们此时会有怎么样的好笑高知卓见,想想当事情真正落入到你的头上时,我相信绝大多数的人都不会准备好。走着走着,我看见了一块相对平坦的土地,中间供起了一个土坡,土坡中有一个洞,不深,但足够容的我进去。正当我准备钻进去的时候,我看见洞里估计有三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狼,粉红的舌头露出,看样子是刚刚搏斗过,最终失败,留下残留瘦弱的尸体在这土洞中。看到这里,我有所想的拧头往后看,正巧那只屁颠屁颠的猪也看着我,我觉得我足够懦弱的,只会一直在跑。

在两侧都是草丛的小道上,我听到前方有人在说话拉扯,我不敢把眼睛往那个方向去看,只管半蹲在草丛中一动不动。声音越来越远,我听不清楚他们在讲些什么。确定声音的范围已经安全时,我跑了出来,向声音的反方向奔拖,在一看似菜园浇水的小水坑中停了下来,用里面的水洗了洗脸,瘫做在一侧,真想就地长眠几天几夜。我耳朵竖起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慌乱的我潜进小水坑当中,在水中看着水的上方,乞求他什么都看不进。

一只手搓了搓的放进水中,随即水里噗噗的发出响声。我尽可能的往这个不大不深的水坑向下躲,不要触碰到这只手,但这只手伸进了更深的距离,还是摸到了我的头,并且在上面停留了一下。然后又再次试探性的缩回了手有再次的摸到了我的头。我知道,我已经被发现,便尽量的快速起来和解释我的情况,减少我对这个人的恐吓和避免不必要的提枪射击。当我睁开双眼,情绪瞬即由惧怕转向为庆幸小悦。面前的不过是个5,6岁左右的小孩,刚才的那双手也不过是稚嫩在玩水的小手。小孩很平静的看着我,眼中没有害怕只有平和中带有中好奇不理解。我也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小孩子不会给我吓着,道理而言,在这么突然没防备的情况下水里冒出一个比你大这么多的怪物,你不应该倒地哭喊才对吗? 我不想探索太多,只是觉得自己还不安全,就不管这个小孩有往前出发。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