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第二十一章 叔叔给了我什么

guoqiran 2019-11-1 10:17:45
二十一  看到了曙光
正当安逸的生活的我,突然看到了天大的奇闻。内蒙古高级法院平反了一起冤假错案——胡格案。使我又从新的燃起了复仇的欲望,尽管时过近迁,我还是耿耿于怀。胡格案震撼了全国,也唤起了民心。一个法治的中国即将到来了,尽管它来得为时已久,但它就象一股滚滚的历史洪流,荡涤着几千年的封建余孽。它使我热血澎湃,历史的车轮涌动着向前,其势如急风暴雨,锐不可当,它以不再是既得利益者的天下,谁要是敢于阻挡历史的车轮,那就是螳臂挡车,必然会被碾得粉身碎骨。我的情绪在悸动着,我应该像胡格的母亲那样,契而不舍得上告上访,不成功便成仁,真理总会大白于天下的。年轻的胡格,搭进了自己的性命,换来了全国人民的同情和愤怒,是可忍孰不可忍。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那一天夜幕刚刚降临,一只黑手从阴暗的一条胡同里伸出。他是一名惯犯,也是荷尔蒙太强的淫棍。他多次的光顾于女厕所,不知有多少个女孩子和年轻的小媳妇被他强奸,可是没有一个女性敢站出来控告。这可能是国人的通病,一旦控告不成,自己多么的丢面子,年轻的嫁不出去,小媳妇会被丈夫甩掉的。正是这样的奇异环境和女性的懦弱心理,造成了这位恶棍屡屡得手。今天晚上,又不知道有哪一位善良淳朴的女性被糟蹋。他在偷觑着厕所,他相信,今天晚上月黑风高,必然是老天赐予他的偷腥机会。他的心里乐开了花,想象着晚上令人心醉的性福生活。他的直觉告诉他,有一位女性正在从胡同里走出,年龄也就在二十左右。他最喜欢嫩瓜,更喜欢处女,因为她们没有胆量,最容易得手。他卷曲在厕所的外边,静听着里面的动静。这时,女性的脚步过来了,这是一个多么神奇而又熟悉的声音。他咽了口吐墨,在窥视着她的动向。这位女子多么没有经验,她连停下来看看周围的动向都没有,就大踏步的径直走进了厕所。他微微地昂起了身子,但他没有立即冲进去,他的经验和智慧告诉他,这不是最佳的捕猎时机。等到那女子脱了裤子,又发出呲啦啦的尿声,他像夜猫子一样闪电般的冲了进去,“不许动!要喊我就杀了你!”他右手拿着匕首,逼向了女子的喉管,左手撸着女子的后腰,把驴家伙从后面插了进去。女子吓傻了,下意识的趴在了墙上,后面任凭那驴家伙操捣。十分钟过去了,那驴家伙很从容的把精液射进了女子的最里层。正在高潮之际,那女子忽然想到了什么,拼命的往外跑,她撞在了匕首上。淫棍奋力一拉,她的喉管被割断,瘫倒在了地上,鲜血汩汩的冒了出来,淫棍以神秘的逃走了,只留下一把匕首。那女子还没有流干鲜血的时候,她在有气无力的喊着,“救命啊!抓流氓啊!”这时在男厕所里正蹲着胡格,他忘记了提裤子,就奋不顾身的冲进了女厕所。他也吓懵了,大声的叫喊起来。一会儿女厕所里站满了男男女女,几个男子不由分说,拿起了匕首,就把胡格扭送在了市公安局。妇女们叫了一辆救护车,可这救护车来时,女子已经断了气,一股阴魂含恨在了阴朝地府,令人痛心!
胡格被市公安局严厉审查:你为什么要强奸杀人,这种灭绝人性的事你也能干得出来,你知道这是什么罪吗,这是死罪!你小子鸡巴硬了,非要强奸一个女人不可?强奸也倒罢了,还敢杀人灭口,这法律能忍吗?我国是一个法治的国家,你这恶棍就不怕法律制裁吗?
胡格也是据理力争:我不是什么歹徒恶棍,我是个老实巴交的市民。我也没有强奸,我干嘛要强奸人了?到火车站看看,满地都是妓女,只三十块就能打一炮。我为什么要这样傻呢,我再穷也能拿出三十块钱?更不可思议的是,我又怎么会杀人呢?我连鸡都不敢杀,逢年过节都是我妈在杀鸡?杀人要偿命的,我连这点文化都没有吗?你们不要草菅人命,那样会遭天谴的!
公安局发怒了:你小子不见棺材不落泪,不撞南墙心不死。我来问你,你既没有强奸,为什么要拖着裤子?难道你是到女厕所大便吗?真是笑死人了,天底下还有这样的蠢货!你既然没有杀人,为什么还有一把血淋淋的匕首放在你的眼前?这不是铁证如山又是什么?你小子是不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在夜幕刚将临的时候就开始作案。你也不想想,那个时候正是人们刚吃完饭的时候,上厕所的人频繁出现,怎么,难道你是来自首的吗?告诉你,是睁眼看世界的群众把你扭送到公安局的,你还有什么说得?
胡格还想辩解着什么:大人息怒,当时我正在男厕所大便,忽然听到了女厕所救命的声音,我来不及系上裤子就冲了过去!是我把人喊了过去,人们是以为我杀了人,不分青红皂白就把我扭送到这里。请问大人,如果是我杀了人,我为什么不快快的逃离现场?难道是我发了痴呆?再说了,那把匕首更本就不是我的,我们家除了一把菜刀什么凶器都没有!你们不相信可以化验指纹,凭什么说我杀了人?
公安局气壮如牛:什么化验指纹,匕首都被多少人握着看了,能化验出指纹来吗?你小子真是无赖,又有谁能证明,你是从男厕所跑到女厕所救人的?
胡格还在分辩着:大人要实事求是,不能冤枉一个好人,我向老天发誓,我胡格绝对是清白无辜的人!我要有半句假话,立刻造报应,天打五雷轰!
公安局大怒:你他妈的别装戏了,这铁证如山,你有十张嘴也辩解不了!来人,把他押到警讯室去,老子要给他一点颜色看看!要他知道,这马王爷究竟有几只眼!我看这小子是活腻了。
胡格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你们不能动刑,动刑是犯法的!有本事去抓凶手!动刑算老几?你们都是些卑鄙小人,我要上告你们这些强盗,你们不得好死!
公安局大人哈哈大笑,你他妈的恶人先告状,睁开你的狗眼看看,这是什么地方?这是人民的公安局,专门抓你们这些坏蛋的!你说我私自动刑,谁看见了!老子要从你这流氓的牙缝里抠出,你就是强奸杀人犯!敢跟老子玩这一套,老子见多了,最后怎么样呢?还他妈的不是乖乖的承认了!老子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他妈的老实承认罪行,争取宽大处理!否则,就不要怪老子翻脸不认人了?
胡格咬了咬牙,我看你能把我怎么样。我本来就没有强奸杀人,凭什么让我承认!天理昭昭,你们就不怕老天惩罚吗?胡格越想越来气,干脆把口封了起来,一个字都不说,看你有什么手段!
公安局大人翻起了白眼,青筋一根根跳了起来,看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他悄悄地对执行者说,要撬开他的嘴,要他承认画供。
胡格被拖进了警讯室,那里有警棍、警椅等等,无法想象,在不到一个小时,胡格终于承认了自己的强奸杀人罪。善良的人们认为,胡格罪大恶极,这是他咎由自取,老天不会冤枉一个好人的,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的。恶有恶报,时辰未到,时辰一到,必然来报。这回可好了,人们可以安居乐业,享受太平生活!真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除掉了这个恶魔,这一方水土就更清澈了!人民在享受着旷古未有的太平盛世,有的在放鞭炮,有的喝酒庆贺,有的在扭秧歌,真正是太平盛世,环球同此凉热。
可人们万万没有想到,这样好的平安日子,是由刑讯逼供换来的。重刑之下,想要什么口供便有什么口供!不仅如此,百姓的父母官还能保一方的地方平安,还能有看得见的重大业绩功效,最终是加官晋级。来俊臣是如此,现代的有些官员是否也是如此,但愿没有。
胡格承认了他的犯罪事实,他也不得不承认他的罪恶,因为他熬不过残酷刑具的折磨。他最终低下了高傲的头颅,他没有办法选择,只能接受屈打成招的后果。他也许在想,我先保住了皮肉之苦,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不停的上诉,不断地喊冤,知子莫如父,我的父母也知道儿子的苦衷,他们不忍心儿子就这样走了。他们肯定在为儿子鸣冤叫屈,因为他们是天底下最有人性的父母!在这个司法系统里,必定会有人站出来为我说话,世界上还是好人多。
然而,胡格的梦想彻底破裂了。公安局不再允许他胡搅蛮缠了,带着他的证据,带着他严刑逼供下的口供,移交到了中级人民法院。法院认为,胡格的作案时间完全吻合,证据确凿,没有任何人给他作证,不能再等下去了,立刻升堂。在法庭上,法庭庭长威严无比的说,“罪犯胡格,你知罪吗?你已经犯了强奸杀人罪,证据确凿,铁证如山!而且你也承认了犯罪的过程,你还有什么话可说?”
胡格终于等到了说话的机会,他抖了抖精神,突然大声说道,“草民冤枉啊!请大人做主呀!”
厅长威仪凌然,下面一阵渲染,人们都在窃窃私语。这是怎么了,为什么呼喊冤枉?难道立案有冤情吗?这可不是开玩笑的,这是一条人命啊!蝼蚁尚且贪生,何况人乎!“肃静,这是法庭!你说你有冤枉,可有新的证据吗?如果有,就说出来吧,本厅长为你做主;如果没有,就不要再胡搅蛮缠了。法庭是维护尊严的,更是维护正义的,不可能有一个好人被冤枉!”
胡格也放大了胆子,“大人要知晓,我的口供是屈打成招的。公安局的人就是一帮土匪,他们严刑逼供,我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我违心的画押签字,我是被彻底冤枉的,请大人明断!”
厅长好像若有所思,但又显得诡谲异常,“这公检法是维护社会安定的,我告诉你,你不能血口喷人,藐视法律!本厅长还从来没有听说过公安人员擅自用刑,你不是在诬告吧?再说了,自你被逮捕以后,到处是莺歌燕舞、鞭炮齐鸣,说明你是恶魔、惯匪!这百姓的心声最能说明这一真理。你说受逼供,谁来证明这一点?你是在招摇过市、瞒天过海。这朗朗乾坤,岂容你在胡说八道!”这厅长不沾边的话一套一套的,好像容不得胡格来声辩。法庭陷入了沉默。突然有人喊,“我来证明他的无罪!”
来者是胡格的母亲,这几天,她和丈夫吃不下饭,睡不着觉。他们像疯了一样,到处上访,到处翻供,可是老天不公,处处碰壁。这一天,他们早早的来到法庭,坚持着最后的希望!
“我是他的母亲,我知道我的儿子没有犯罪!他手无缚鸡之力,连鸡都不敢杀,怎么可能杀人呢!我们祖孙三代,都是良民,我们家被评为五好家庭,怎么可能出现这样的败类!我的儿子与人为好,也与人为善,从不打架斗殴,这是邻居都知道的。我为有了这样儿子而骄傲,我怎么可能相信我的儿子会做出这样的恶行来!你们可以调查,我儿子是不是那样的人!至于我儿子承认了那件事,他一定是活不下去了才承认的。这几年,公安局错判了的假案还少吗?要我们找证人,我们哪里去找?公安局一句话就解决了:你们不相信,可以另请高人,我们不能自己打自己的嘴巴!这是什么话,这有良心吗?共产党是向来能纠正错误的,你们为什么不能纠正呢?”
下面又是一阵议论,对啊,我们党一贯是实事求是的,有偏必纠,有错就改。我们党能走到今天,还不是靠光明磊落,与时俱进!胡格的父母为什么不请律师,难道他们请不起律师吗?他们认为这件事儿子根本就是清白的!找证人去哪找,公安局会承认吗?唉,最起码要调查吗!
“肃静!这婆娘倒是很能说的,但是都是冠冕堂皇的话,没有一句说到正经点子上。法庭凭的是什么?凭的就是证据!胡格强奸杀人,铁证如山!哪个父母不疼儿子,可你们怎么才能证明胡格是被逼供承认的?”厅长发起威来也是怪吓人的,法庭阒然无声,人们不再议论了。
胡格同样是被惹怒了,“我胡格对天发誓,要是强奸杀人,我不得好死!你们法院倒好,就凭那一纸血书,就凭那血淋林的刑讯逼供,要将我打入死牢,你们的良心何在,被狗吃了!你们可以调查呀,难道连这一点点施舍都不给吗?亏你们披了一身黑袍,你们是人吗?你们愧对百姓!你们这些败家子,猪狗不如!就是我死了,也要化成厉鬼,喝你们的血,吃掉你们的心肝!”
“够了,你想大闹公堂,你敢藐视法律,将死之人,还有这么大的胆量。我让你看看,什么叫做法律,什么叫野蛮?今天的一审就到这里,大家散会!”厅长下了命令,人们好像正在兴头上,唉声叹气,欲走而不舍。
有好心人提议胡格的父母亲,这件事不属于法院管,应该属于检察院管。检察院才能纠正公安局的刑讯逼供,也有独立侦察的权利。你们不要急昏了脑子,应该先看看书,了解我国的司法体制是怎么运作的?不过也要做好打算,检察院也是靠证词来说话的。既然你儿子承认了这件事,检察院是不会轻易得罪公安局的!唉,这件事难办了,当初你儿子不要承认这件事就好了。到现在,这件事就由不得你们了,就任凭法律处置了。我们看你儿子也不像强奸杀人的,怎么会有这种结果呢?
胡格的父母买了好多书在认真专研,结论和许多好心人的看法是一致的,那咱们就到检察院!
他们来到了检查院,向检察长陈诉了胡格案的整个过程。检察长认真地听着她们的诉说,一付谦和的样子,仿佛在对自己说,这是人命关天的大事,必须要慎重考虑,来不得半点马虎。于是他和蔼的说,“这件案子关系重大,渋及到公检法三个系统的事。既然你们来到了检查院,一定不是胡搅蛮缠来的。你们要相信,法律是公平的,人人在法律面前是平等的。没有人敢超越法律的界限!这个案子我就记下了,你们先回去等候吧,我会给你们一个交代的。”
“检察长大人,我们是走投无路才来找您的!现在已经一审过了,再过一审就要定案了,您就行行好吧!我们一家都不会忘记您的好,我们就给您跪下了!”
“不不不,二老快起,都什么年代了还行这种礼,我可受不得!刚才我已经说过了,这件案子牵涉的人很多,任务很重,你们要给我一点时间吧。这样吧,你们三天以后再来找我,我会给你们满意的答复!”
“谢谢大人,我们就把您当做救星了!您才是一个好官,老百姓就需要您这样的好官!”二老擦干眼泪,踽踽的走了。他们回头望了望检查长,一股从未有过的喜悦在他们心间萦绕。这下儿子有救了,这样一个青天大老爷肯定会给儿子公道的。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关心草民的人还是很多!古有青天包大人,现有这样好的检察长,我们儿子修了八辈子福,儿子能回家了!万岁!
检察长拿起了电话,“喂,是公安局长老胡吗?是的,你是华检察长,怎么好长时间不来电话了,难道是来问候的?哈哈,我一来是问候你,二来是了解一下情况的。谢谢你的问候,还有什么情况了解啊?我问你,你们公安局是不是抓了一个叫胡格的人?是有这么一个小子,他犯了强奸杀人罪,他什么都承认了,已经移到法院了,你想了解什么呀?奥,是这样的,我想了解一下你们采取了什么方法从罪犯口里得到了口供?这还用问吗,铁证如山,他想狡辩抵赖都逃不过我们的眼睛!你们没有采取诱供逼供吧?你说哪里话,现在是法治的国家,我们能那样做吗?你们检察院是不是得到了什么消息?没有没有,是前天胡格的父母来到了我这里,他们说你们采取了刑讯逼供的方式获得了口供?要是那样,我们检察院就要提起公诉了?唉,是这么回事呀,那一家人大闹过公堂,都是些无赖。你可千万不要相信他们的话,父母疼儿子的心里是可以理解的,但是要凭证据啊?是的,我也是这样给他们解释的,法网恢恢,疏而不露,你们应该相信执法机关!你要知道,这个流氓是个惯犯。他要抵赖,他要搅局,他还要挑战法律的底线。但是你要相信,狐狸再狡猾也斗不过猎人的眼睛!你要相信,在这么多年办案中,我还没有出现过一次冤假错案!是啊,我能不相信你的能力?你办事如神,有口皆碑,所以我们的社会才如此安定。既然你都说道这个份儿上了,我能不相信吗?只不过是例行公事,打扰你了,祝你好运!”
三天很快就到了,胡格的父母风尘仆仆来到了检察院。“检察长,您调查的怎么样?我儿子没事吧?这三天可急死我们了!”
华检察长让二老坐下,“我知道你们急,可我比你们更急!经过我的反复调查取证,你们的儿子没有人逼供取证。他是自愿的,换句话说,在那么多的人证物证面前,他乖乖的接受了他的罪行。真没想到,你儿子是那样的一名惯匪!他作恶多端,多行不义必自毙!我也替你们进行了辩解,可又有什么用呢?”
胡格的父亲晕了过去,母亲像疯了一样呼喊着,“不是,不是这样的!我儿子绝不是坏人!你们才是坏人!你们残害良民,你们草菅人命!我算看透了,你们官官相护,你们不配坐在这个位子上!你口口声声说,还我们公道,可公道在哪里!在天上吗?一盆清水,就让你们搅浑了!我可怜的儿啊,你才多大一点,怎么说走就走了。要走一起走吧,我们活在人世,还有什么意思,”只见她奋不顾身得向门上碰去,想一死了之,永远解脱。可是她的这一翻呐喊,早已惊动了门上的警卫。他们迅速的把她拦住。她求死不得,她也晕了过去——
二审也很快到了,胡格也只能是一通乱骂,不能提出新的证词。胡格父母亲也只能是哭天喊地,也拿不出新的证据。这件案子也就成了死案,人们都垭口不言,只能等待着死刑的宣判。
三审就是宣判了,胡格也不再说话了,父母亲也流干了眼泪,没有精神反驳了。审判长最终宣布了结果: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胡格犯强奸杀人罪,手段残忍,二罪归一。宣判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生。如果不服,可以上告内蒙古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上告期限在一个月之内,过期无效。胡格死盯着审判长,突然叫道,“我不服,我要咬死你们!”他的父母大叫冤枉!山西的洪洞县出现了冤案,你们和他们一样,是一丘之貉!你们做的什么父母官,你们是人民的败类!我儿子死了也不会放过你们!你们记着,共产党终有一天会收拾你们这些王八蛋的!
以后的一个月内,他们不停的上访高级人民法院,只要他们不停止这口气,就一定要上告到底!可他们哪里知道,死神正在一步步向她们逼来,他们的上告也只能是无力的哀求。高级人民法院又能怎么样?还不是一次次的碰壁!他们的心碎了,她们显得苍白无力。儿子啊,不是父母不帮你,而是我们无能为力。儿子啊,你在黄泉路上就孤零零的走吧,我们会给你烧纸送钱的!
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下了最后文件,驳回上诉,维持原判,秋后问斩!
那一天天气阴霾,黑云压城城欲摧,巨大的西北风带起扬沙,仿佛要带走一个可悲的灵魂。胡格被带在一辆警车上,呼啸而过,喇叭声咽。他完全清醒的知道,今天就是他的忌日,明年的今天就是他的周年。此生太短了,还有好多事情要他来做。他的童年是美好的,少年是无忧无虑的。他的青年像红色的玫瑰花刚刚绽放,他有着和一般青年最美好的愿望和愿景,他多么舍不得这五彩缤纷的世界!可是他今天就要奔赴黄泉了,他是多么的不甘心啊!他死后父母怎么活呀,能不想念儿子吗?儿子从来就没有做过一件坏事,她们要多伤心啊!据说,阎王是不收冤枉鬼的,我能去那里存在?他越想越多,最后他想到了变为厉鬼,要吃那些丧性病狂、泯灭人性、丧尽天良的狗官!
他到达了目的地,看到了眼泪汪汪的父母亲;他多么想喊一声父母亲,儿子是冤枉的!可是他的嘴被封得严严实实,连一分贝的声音都发不出来;他也想最后抱一抱父母亲,可是他的双手被反绑得结结实实。他只能在心里祝福,儿子在今生今世不能赡养你们了,再等几十年我还是你们的儿子,二老好好保重!
他被带到了刑场上,一个蒙面黑衣的刽子手要他跪下,他要站着死,他要亲眼看着刽子手怎样用罪恶的子弹打进他的头颅。随着砰的一声响,他倒了下去,但还没有死。他最后听到了母亲的嚎啕大哭,儿子走好呀!随着又一声枪响,他完全停止了呼吸,再也听不到母亲的哭声-----
胡格被草草地埋葬,没有人来看他,更没有人来给他烧纸。他就这样遗憾的走了,他是带着骂名走的,他是怎样的哀痛者,呜呼!
在胡格死后的两个多月内,呼和浩特市还在发生着类似的事件。这使人们感到了不安全,难怪人们相信,胡格的死因是不是不明不白?难道有人比胡格还要凶残吗?看来,人们的放鞭炮、扭秧歌也许太早了,真正的太平世界还没有到来。于是,人们把女儿和小媳妇锁在了家里,连上厕所也是大人陪着。公安局也似乎感到了问题的严重,也在寻找着最佳的措施,有的在阴暗的胡同里安上了监控。便衣警察布满了黑暗的角落。一个严密的网络正在慢慢的收缩。
忽然,这淫棍又跟上了一名妇女,强行作案,谁知这是个中年妇女。她处惊不变,身高体壮,浑身蛮力,是个卖菜的妇女。她紧紧地扭住了淫棍握着短刀的右手,她使劲的大喊,“抓流氓呀!抓杀人犯!不要让他跑了!”几名警察闻讯赶来,迅速地制服了这个恶魔。群众也纷纷的赶来,有的指责,这才是惯匪,我们认识他,不杀这小子不足以平民愤!
在审讯室里,新的公安局长一脸怒容,怒视着这个恶贯满盈的凶手,“你的胆子也太大了,屡次作奸犯科,你到底强奸了多少妇女,杀害了多少善良的女子!是可忍孰不可忍,我今天再给你一次机会。我们的政策很明确,宽大从宽,抗拒从严,你看着办吧!”
恶棍已经被局长的怒容吓得三魂魄散,但他还是存在着侥幸心理,“回局长大人的话,小人仅此一次,还没有强奸上,这叫什么来着,这叫强奸未遂吧!其他的事,小人就完全不知道了。您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再不敢办此混事了。您就放了我吧,我回去给您磕头烧香,永世不忘你的大恩!”说着,他偷偷看一眼局长,希望他的话能感动局长,逃命要紧。
局长大义凛然,像老虎一样的威严,“你不要抵赖,我们已经掌握了你大量证据,你抵赖是不能救你的。我来问你,西菜园的女子是不是你杀的?东郊外那个女子是怎么死的?我看你这恶魔是不想活了,来人哪,把这恶棍拉出去枪毙,尸首让野狗吃了!”两名刑警把他架了起来,拖着他向外面走去!
这个决定来得突然,像一根猛棍打得他头脑发晕,他还不想死,他大叫着“局长大人饶命啊,我说我说,我什么都说!”于是他说出了全部的罪行,无意中他又供出了胡格是冤枉的,是他强奸杀害了那女子,不管胡格的事。公安局长大吃一惊。但还是处惊而不变,听取着罪犯的叙述!到了最后,他要求罪犯把胡格案的经过再说一遍,争取宽大处理。罪犯把胡格案的过程详细说了一遍,这使警讯室的空气骤然紧张,阒然无声。罪犯签字画押,结速了这场无烟的战争。
这又给局长摊上了巨大的压力,胡格案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如果要翻案,势必牵涉到好多重要人物。前公安局局长,现已是水利厅厅长;法院院长虽然没有调动,但已经是重权在握;还有高级人民法院院长,更是老虎屁股摸不得!唉,算了吧,屈死的人还少吗,又何止一个胡格呢!局长要打退堂鼓了,他忽然受到良心谴责!我是共产党人,怎么能做那样苟苟如蝇的事!我还有党性吗?胡格虽然是一介草民,但草民也是人呀!怎么能草菅人命?不行,我要如实汇报,哪怕丢了乌纱帽也在所不辞!
公安局长拿了好多材料,连同犯人转到了法院 。法院院长看到了材料后,脸色青白发紫。审判胡格的景象,一幕再一幕的在脑中回放,仿佛看到了胡格的冤魂再向他讨命,胡格的母亲在声嘶力竭得向他喊冤。他的脑子像一堆乱麻,寻找着保护自己的方法。他横下心来决定要保护自己。他对公安局长说,“胡格的案子已成历史,无法进行翻案!再说了,这件案子牵涉到好多重要人物,我不能为了一介草民而得罪上司。那样我划不来,我诚恳的劝你,我们都是同僚,我不能看到你往火坑里跳!我们最好的办法就是息事宁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你刚上任不久,有好多事你还不明白,慢慢学吧,总之,我不会害你的!”
公安局长什么都明白,可是他的良心过不去。共产党人的胸怀是坦荡的,什么经历没经过,怎么会变成畏缩不前的小人!官官相护是封建社会的残渣,我不能那样世故,那样的不近人情!他鼓起了勇气和院长说,“谢谢你的好意,可是我不能那样做。那样做不是我的本意,我是共产党人,就应有共产党人的承担。我不怕丢了乌纱帽,我最大的愿望就是能为百姓做事,能保一方水土平安!”说完,他坚定地走了,头也不回。
院长很是无趣,他认为公安局长是有意冲他来的,于是他恨的咬牙切齿。好你个局长,我也没有惹你,你却想让我过不去!咱们走着瞧吧,看谁笑到最后。你小子在官场上混还嫩了点,我是那种被人摆布的人吗?我上有高级人民法院院长,还有水利厅厅长,你能掰得过他们?你不是找死吗?姜还是老的辣,你能走远几步,你想挑战底线吗?自古以来,官大一级压死人,你有什么能力翻天,孙悟空能逃出如来佛的掌心吗?我不想理你这傻子,你实在傻的不可理喻!
好长时间,法院再没有审理过案子,而是故意拖延时间,不让胡格的母亲提前知道了真相!可是纸里能包得住火吗?院长不能再等待了,他提前下手,制造混乱,说公安局长刑讯逼供,招出了胡格案的真凶!真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胡格案是铁定如山,是任何人也翻不了的!
公安局长知道了前面是个陷井,但是他义无反顾的走下去,不管前面是刀山火海,还是万丈深渊!他首先找到了胡格的父母亲,说明了他的来意,使二老有所期待!胡格的家已经不成了样子,谁也没有心情收拾,他们饥一顿饱一顿的生活,五十多岁的人已经是白发苍苍,佝偻脊背。看得出,他们完全麻木了。当他们听到了新的局长要了解胡格案的真相,他们的眼神突然在发光。这是真的吗?这不是在做梦吧?可是看到了这位陌生而又亲切的局长,他们相信这是真的,这是老天的恩赐!他们来了精神,把当年的案子说了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这位局长听得十分认真,问的也十分仔细,还不时的做着记录,看来是个好官。他们虽然没有了儿子,但还是要有好的名声,不能让儿子永远的冤枉下去!他们继续着最后的希望,也给自己一个清白得证名,名不正言不顺,否则,他们在世人面前无法抬头,他们也对不起上代的祖宗!
二老也配合着新的局长,上下控告,又兴起了一阵波澜。公安局长更是忙得不可开交,他顶着巨大的政治压力再艰难的战斗着。对方的实力太强了,他们威胁着公安局长,如果你要一意孤行,你的政治前途将要断送,你的全家性命都在我们的手里,你可要三思而行!公安局长也做好最坏的打算,不成功便成仁,你们休想阻拦我的行动!他也安排好了家人,你们要自保安全,不要擅自行动。要等待正义的力量,阴霾总要散去,阳光总会出来。他整理好了材料,他没有送给法院,而是直接送到了北京,送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他的行动很诡密,他乔装打扮,躲过了严密的视线,终于把材料送到了最高人民法院。他终于轻松了,终于可以呼吸一口新鲜空气。他也知道了后果,但是他坦然回家了。一下火车站,他就被便衣警察逮捕了。他淡然的笑了,笑得很开心。他被撤销了一切职务,贬为一介庶民,但是他没有怨言,他们阖家团圆,他们是最幸福的人!
胡格的母亲知道了局长的下场,愤怒异常。这个世界怎么了,好人就不能生存下去吗?他在为局长伸冤,也在为儿子的冤枉而呐喊。这位局长是好局长,是老百姓的父母官,你们为什么把他撤了?难道你们心里有鬼?难道你们害怕把胡格案翻过来吗?你们这些吃喝老百姓的家伙,你们有良心吗?有良心的人你们都要迫害,你们想造反吗?胡格母亲的叫喊,也起到了一定的震慑作用。他们恨得咬牙切齿,恨不置之于死地而后快。但是他们没有这个胆量,你别看他们敢撤销一个公安局长,可是对这一介草民就象抓住了一颗烫手的山芋,无法下手。老天不会永远可欺,正在高级人民法院痛声呼喊胡格案的冤枉时,人民日报驻内蒙古的记者详细询问了胡格的母亲,又拍成了视频,迅速寄回了北京。人民日报社长又迅速转给了最高法院院长,形势发生了急转直下的变化。最高人民法院院长已经通过了呼市公安局长的翻供,正在紧锣密鼓的追查此事。现在又得到了人民日报社长的支持,最终下达了命令,撤销了内蒙古高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职务,停职检查。撤销了呼和浩特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的职务,等候处理。撤销了原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局长、现水利厅厅长的职务,等侯查办。恢复现公安局长的职务,责令其平反胡格案的真相。胡格的父母亲也得到了一百万的抚恤金,他们感谢着公安局长,感谢着人民政府的关怀,感谢着共产党的领导。一场旷日持久的正义战争胜利了,这是民主与法制的胜利,这是新时期社会主义制度的自我完善。我仿佛看到了真正的法制曙光,我在博客里发表了大量的文章,满腹怨气都发在了呼和浩特市土默特左旗公安局!我打听到当年给父亲办案的公安局长已死了,死得很惨,是车祸死的,死有余辜!本来我想借胡格案的机会再来一场较量,可是他死了,有关的人都死了,我跟谁较量呢?我的心到现在还在痛,痛我生在那个饥寒交迫的时代,那个无法无天的岁月!
一轮红日升起,阳光普照着大地,格外的温暖。我和那仁花不知不觉的生活了二十年,我都走进了知天命的时代,那仁花也走出了不惑得时期,我两相亲相爱,幸福的度着下半生。人逢喜事精神爽,我的脱顶头皮也长出了乌黑的头发。人们说我不像五十多岁的人,好像三十岁左右的小伙子。他们问我什么方法才能返老还童,我都神秘兮兮的说是心情。前三十五年,基本上是在噩梦中度过;后十五年,是在欢乐中度过。这种心情的不同,导致了健康与寿命的不同。所以,宿命论的观点是不对的。只要大环境变了,小的环境就一定会改变。祸兮福所倚福兮祸所伏,老子在两千多年前就有了这个宏辩的命题。古代的思想家真是英明睿智,看透了这个世界的两面,用在我们家是再和适不过了!我不能沾沾自喜,我在办学教育上,应该有新的突破。我要培养出好多的大学生,让他们成为社会的栋梁。我要把下半身作为回馈,奉献出我的全部能量和智慧。那仁花的父母早已不再放牧,他们照看着我们的小孩,由我们赡养着他们的晚年。他们的生活非常幸福,老丈人常常夸奖我,说她的女儿找了个好女婿。他的眼力也没有看错,当年说的话现在都已兑现。他们跟着我们享尽了荣华富贵,我们也享受着天伦之乐的情趣。曾几何时,我也真心的赡养着胡发财,可是没有等我上大学,他就追随胡玉兰去了,留下了我终生的遗憾。胡玉兰得死使我的心划上了一条刀痕,这是我一辈子都不能愈合。但是我现在有了新的家庭,我不能因此而伤害了那仁花纯洁的心灵。我只能把她小心翼翼的埋在了心理的一个角落,到现在我还没有告诉那仁花这件事情。这是善意的隐瞒,这是我到死也不能说出的隐情。我更不想告诉那仁花关于刘素梅的隐私,因为这是个匆匆过客,没有在我的心里留下了任何烙印。我是不是有些太自私了,不敢说出当年发生过的事情?是的,我不敢重温这些噩梦,再次伤害到幸福的家庭。我还要继续下去,终生缄口不言这些隐情。因为我太珍惜时代给我的恩赐,我也不让下一代步我的后尘。他们应该健康的活着,至少不要贻误青春。自私是人的本能,我又不是神仙圣人。人们说我的后代都很聪明,原因是我的年龄大那仁花的年龄小,有了好的遗传基因。有好多的年轻人向我们学习,不在乎年龄。后来,老丈人和老岳母打听到了我的父母惨死的过程,我也不再隐瞒这些事情。但是,我对她们坦然的说,这是历史的误会,我也没办法改变这场噩梦。他们也很理解,也很同情。他们反而说我是一个正直的人,我应该得到好的报应。我还有什么话可说,我找了那仁花就是老天的开明。世界原本就是这样,你不要怨天尤人。我现在要只争朝夕,夺回我损失的东西,报答党的恩情。我不能延长生命,但是我可以拓宽生命,每天活出人生的精彩,人生的价值,不忘我的初衷。我呼唤着这个时代,我讴歌这个时代,我的热血在沸腾。人们常说,世间就是墨菲定律,只要出现了坏的矛头,它一定要朝着坏的方向走下去,不可遏止。可是,我的生活遏制了墨菲定律,我的家族正在由小变大,由弱变强。我现在希望下一代出现伟大的人物,彻底改变现在的身份,走向新的人生,走向辉煌的人生!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