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我妈(三、回到爸爸家乡)

万里天 2019-10-27 18:28:06

妈妈不在我这里的时候、一到逢年过节就电话中告诉我、哪个徒弟、哪位邻居、朋友拿着东西来看您、收礼收到头疼。我知道您不喜欢他们这样、可想想这也是您的福分呀!也是您平日为人做到了啊!
妈妈爸爸的结合、是经大舅单位同事介绍的,因都部队家属圈子也不大,彼此知根知底、相互了解;周围的人都知道、大舅家的两个妹妹还没有结婚。一个漂亮、一个能干。
爸爸在单位是年轻有为又有才气的帅小伙;年轻时的照片就能看出:很俊朗、按现在的明星脸有点像刘德华吧!不是吹牛、在真的、大双眼皮、宽脑门、高鼻梁的鹰钩鼻、尖下巴、瓜子脸型、芝麻小牙、笑不露齿、有型的嘴角总特有的虚笑;妈妈爱爸爸、亲戚都说是因为爸爸好看又有才,爸爸的名字里就有才这个字。
爸爸和大舅的战友关系很好,有那么个机会来到姥姥家找大舅玩,估计是安排好的。正好妈妈和老姨都在家、也听爸爸说过。那天正好看见了老姨抽烟,所以就定下是妈妈,妈妈是不知情的,什么都无所谓的、一个心大的人儿,就这样妈妈嫁给了爸爸。
我看过爸爸年轻时候的照片、按现在的话讲,{有才这小伙长着一张明星脸呢!}看今天的局面、也知道妈妈又多爱爸爸了,这是后话了,等我讲述到那个阶段、估计也就都理解了、我口中的妈妈一生追求的唯一真爱、纯真挚爱、大爱了...
我是在妈妈结婚后两年、妈妈25岁生的我,也算是那个年代的大龄青年了吧!爸爸当时搞社教、而且爸爸的故乡、也是我妈妈亲姨家的城市,这样我就在姨姥家出生啦!
听妈妈讲生我才几天、我没日没夜的哭,姨姥带去找附近的赤脚医生,妈妈趴在窗前不挪窝的苦苦等待、直到姨姥将我抱回来,妈妈才动地方。我是妈妈第一个孩子、可想而知是多么的疼爱啊。
姨姥家的大舅在煤矿工作、因为是井下作业,脚趾头被工作中碰到了,正好在家休养、那个年代井下工作都没有更好的安全措施,所以家人都很担心。
爸爸的亲戚、在那个年代的地方官员吧、可以找到变动工作的渠道、果不然,姨姥家的祥大舅工作,爸爸给安排到了运输处学开火车了、真是光荣啊!
妈妈说能够帮助亲戚、是她内心很愉悦的事情。人嘛、要知道知恩图报,后来姨姥家的福贵小舅也是妈妈侧面帮忙、外加小舅努力学习通过考试,也进入矿务局运输处开火车,用妈妈的话讲、都是亲戚就是要互相帮助。
妈妈和我说的时候我感到了、当时办理这样的事情、是多么的不容易啊、攀亲带故的,爸爸处于夹缝中、必须使劲全力周旋办理。大舅正式上班,也是值得高兴事儿!
妈妈还告诉我、她在姨姥家做月子、姨姥全家都特别好、细心照料做足45天的月子,一点月子病也没有烙下。我打小就和姨姥家亲,记忆中的儿时假期都是在姨姥家、舅老爷家过的。
现在时常梦中还会有、那个庭院的记忆,环绕梦里呢!说到这儿了,我就非常想把妈妈的佛性十足的故事写出来后,就写写我自己的故事吧!
弟弟的出生是在大兴安岭、姥姥侍奉妈妈做的月子;爸爸干足50天月子里所有该干的活、和丈夫应尽义务与责任;
姥姥也说过,爸爸看是生了个男孩、高兴的嘴都合不上了,天天乐呵呵的。单位同事也都满心祝福,家里的礼品很多。
爸爸工作干是非常不错、老姨说过中央派去的领导到大兴安岭考察,接待的三人中就有爸爸。爸爸的俄语也是了得,当时年代还有什么边境特务,爸爸还经常问讯过境的外国特务,爸爸工作干的好又有才华、也是妈妈的骄傲。
爸爸也说过我小时候家里的水果真是不缺的,我小小童年的日子、还是生活在幸福中的孩子,因为爸爸那个时候是个单位可以挑大梁的小干部;可是那时候的我记忆不深啊!幸福的概念估计只烙在妈妈的脑海里了吧!
70年代的人、父母观念还是重男轻女严重些。从妈妈爸爸的后期、对于我的关切中深有体会。哈哈哈...逗妈妈玩的时候经常用话气她,弟弟就是吃香,我就是个小大人、可以不用顾及我那么多吧!我其实也没有真的太嫉妒了,因为弟弟小属实可爱,我也遗传了妈妈的基因、一直打心里疼爱着弟弟。
爸爸是转业后回的双鸭山、那个时候弟弟都三岁多了。爸爸被分到双鸭山市区的公安局做刑侦科探员,经常要蹲坑抓坏人,所以就没有时间照顾我们和妈妈了。
妈妈被安排在曙光饭店、那个时候人们比较短缺食物,对饭店的认知还是很好。爸爸带大盖帽、妈妈白色衣服饭店的,还是可以的嘛!幸福时光在妈妈的记忆中留存很深,她很怀念那个时候的日子、顾家思想从小就根深蒂固在妈妈的脑海里,爸爸的早出晚归让她开始不安。
我们来到双鸭山最初的家、是在长安屯岭上的地方。我还有印象,爸爸用刺滚围边囤地,那个年代砂石紧缺、盖大房子、批地都是及其繁琐的事情,妈妈也许是女人家想的不多、爸爸的最初念头是将爷爷奶奶、姑姑都接过来一起住,想想那得盖多少房子啊!
对于刚刚回双鸭山的两个年轻人来讲属实不易。盖盖、停停,再加上妈妈工作很辛苦、又要照顾我们两个,真是苦闷。爸爸和妈妈的工作单位、可不讲那么多,干革命、奔四化,革命精神得有顾大家、舍小家的思想,已经星星点点植入了那个年代人的骨子里了。
所以房子到盖好还是要很长的路要走,我们也不是一天就可以长大,妈妈一个人累的不要不要的。后期多方面原因吧、爸爸妈妈和议舍弃盖房。将现有地块、房子都变卖,买了离单位、学校近的市区中心9平米的小房子,妈妈说还剩了1100元。估计在当时也是不小的数字了吧。
幸福时光就这样转折了,我们家搬到新地方没有多久,家中就被偷了,也巧了、小偷偷去了爸爸的手枪;那个时候多严重啊、现在也不是小事儿,爸爸被隔离审查了,妈妈慌乱的也被调查,公安局嘛就是这样、一边开展自审、一边抓小偷。
按老年人的俗话讲、是当时的那个房子风水不好。爸爸工作威信动摇、妈妈的精神受到惊吓。要是我我也恐慌、家里来了小偷遗留的惊恐可想而知。妈妈有姨姥家、舅姥家可以述说心中的烦闷。
爸爸是单位中的佼佼者、工作能力强、人不光帅气、也很有才气,天妒贤能的遇到这个丢枪事件;风华正茂的年纪、遇到了毁及一生的情况,那个年代单位都是政党分开管理、两股力量里就更是滋养了不同路线相互竞争、阶梯式成长现代单位也有体现,垫脚石不一定是无能之辈的专用权;
单位考察人、组织部筛选、调整升迁空缺等力量中。有些人就借用这个事情、扩大与偏离、考量与反馈、根正苗红与不负责任、有才清高与心机重重,支流的分化、激化与矛盾、以及对立面那看不见的猛拳。让年轻的爸爸、无论怎么东奔西跑的找亲戚、找朋友了解这个事件的后果、及后期的补救措施、都已无法弥补了。
哪个单位、同事之间都有见风使舵的人,都有可以述说心中苦闷的朋友,现在社会发展与思想开放,给了很多人借口,让人看的比较开、想的做的都可以比较任性。
当时的爸爸刚刚回来不几年,亲戚的官场关系也不是很显赫。单位中的地位、受到这个丢枪事件所造成的影响很坏、扩大面就更不用说了;
爸爸太年轻、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开始在单位与人意见不统一、现在话讲站队不对。可倾述的朋友中不光是男性、又有女同学、女同事的主动来安慰,爸爸的对立面里就开始有人借机、捕风捉影的开始了做家属工作、用作风问题影响着爸爸的仕途。
妈妈其实是很单纯的人、当时的她还不懂得什么是审时度势,听到了某些人特意传导的、风言风语,又因爸爸极少顾家,也让她承受不了内心的紧张,和女性特有的敏感嗅觉。加上爸爸单位同事已经看出我妈妈的单纯,就用家属思想教育、千古风流人物的侧面引导方向、促使妈妈漫天的胡思乱想、等等多的冥想下,激发了她到爸爸单位找爸爸回家。
爸爸与朋友喝酒倾述偶遇的事件、工作中的不快与迷茫,不经常按时回家、这让妈妈也难以忍受。爸爸女同事、女同学的的安慰、竟也是那个年代的典型帮倒忙,爸爸单位同事别有用心的、添油加醋与旁敲侧击也是导火索。这样...就让那个年代特有的风俗、男女授受不亲的思想,和老婆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一个男人还管不了一个碎嘴的女人,等等因素从量变到质变的升级过程,摧毁了一个原本温馨的家庭。
对与错又怎样、时间是最好的良药,老年的爸爸妈妈、又好好的生活在一起了、也是我们做儿女的最大欣慰;从中也体会到妈妈对爸爸执着的爱。
离婚是那个年代很轰动的事情,邻里之间也是同情弱者的,我和弟弟还在幼儿园,妈妈害怕我们被快疯了的爸爸带走,把我俩藏起来,在七委托儿所的地窖里呆好多日子。
我朦胧中记得,爸爸不知道从哪知道、妈妈把我们藏托儿所地窖了,连夜敲木头板门窗,喊我们,我们躲起来,偷偷的哭,一点也不敢出声。妈妈怕爸爸找到我们、会让她与我们分开,走哪里都带着我们。东躲西藏了一阵子,爸爸也知道了妈妈的心意,就任由妈妈带我们了。后来爸爸给我们的生活费断断续续,估计与这个气也是有关的吧!


1条评论

de57z5 2019-11-12 14:39:04
本帖最后由 de57z5 于 2019-11-12 14:42 编辑

相爱的人总能经受住风雨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