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10-8 13:03:19  查看 83   回复 0 |阅读模式
      邻居曾姐给我说了一件糟心事。
       曾姐是中学教师,退休后来成都帮女儿带小外孙,人很随和,很快和院里闲散的老人们混熟了,这糟心的事起因是曾姐太好心。
       二单元有一家道地老成都,老两口有很重的老成都情结,虽然上世纪九十年代就下岗了,但这不影响老太太做为老成都人的“骄傲“,从不掩饰对在成都辛苦奔波讨生活的外地人的鄙视,首先面对她这种情绪的就是她那外地来的儿媳妇,孙女还没上小学,这媳妇就离婚走了再没回来过(有邻居说是被她骂走的),留下一个长得象苹果般可爱的小孙女老两口带着。慢慢地小孙女的画风却跑偏了,胖得变形不说,学习成绩也一直垫底,读到初二,班主任受不了了,介绍了一个职高给孩子解脱自己。职高毕业孩子就一直在家里窝着闭门不出,老两口满嘴的不介意:唉呀呀,她还小,让她耍几年嘛。明眼的邻居心里都清楚,大家不挑破而已,偏偏曾姐有教书育人的热心肠,几次让老太太好好规划孙女的未来,锻炼一下她的性格,让她将来有养活自己的能力。没想到老太太为这事恼了曾姐。
       曾姐很委屈,找我诉说。其实老太太自己也很清楚孙女的情况,只是她无法再给儿子娶一个满意的媳妇,也无力改变小女孩失去母亲后的伤心、敏感、自卑以及因此带来的性格上的缺陷,过度的自尊又让她不愿意寻求别人的帮助,一家人就这么闷着,混到那天算那天,曾姐的热心无疑挑起了她内心深处不愿想也最不愿面对的难事,以老太太的素质,自然就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        想起前天去师傅按摩理疗铺子,和守铺子的兰兰闲聊,兰兰说起自己没有理疗师的证,很苦恼,我很轻松地说:“你考一个就是了。”然后热心地为她规划未来:跟师傅边学技术边考证,有证了就可以自己开店,就可以把儿子接到成都来上学了。我自顾说得热闹,却没想到兰兰满脸愁云,她来自贫困山乡,文化不高,考证她是没有勇气的,这意味着她没有能力解决家里的困境,安排孩子的学业,这份工作也不知能做多久。这些烦心事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现在的收入能安排好一家的吃穿,日子过得去,她只要不去想未来就可以天天快乐地生活,我的多嘴挑破了那层遮盖的面纱,兰兰很忧伤的不再和我说话,独自去练习她不太会用的电脑。
         每个人的学历不同、层次不同,能力不同,对生活质量的要求也不一样,有些自己看来很容易的事对别人来说却是不可能攀登的高峰,如果一定要把对方领进一个她无法想象的世界,她既失去了在原来世界生存的快乐,又增加了无力改变自己境况的焦虑,徒增烦恼。
         设身处地地反省一下,曾姐的事事未必就全是老太太的不是,情商实在是一个太难把控的东西,我以后是不会再这样多言给人增加烦恼了。



暂无回复, 快来抢沙发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立即注册

高级模式

de57z5

楼主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20-5-14 09:52
  • 关闭

    站长推荐上一条 /1 下一条

    |Archiver|小黑屋|投稿客 ( 粤ICP备18149078号 )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8 Comsenz In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