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公主劫

谢十七 2019-9-20 20:38:41

公主劫

剪一叶秋思

染红我的朱唇

金丝银缕的服饰

困住了

一颗孤独的心

绾一头秀发

换上我的裙衫

华美耀眼的花纹

缠住了

一个迷茫的人

推开那扇宫门

却为何还是看不到蓝天

舍弃这身富贵

却为何还是无能为力

垂珠联珑的繁华

掩盖了深宫的思念

厚重繁琐的妆容

早已忘记了最初的模样

优雅庄重的举止

只是在外人面前的虚伪

有谁能够看懂

我眼中的悲伤

吹一曲月魄

隐藏我的寂寞

婉转悠长的曲调

无人知

我此刻的心事

舞一曲流云

埋葬我的凄凉

行云流水的舞姿

无人晓

我内心的秘密

推开那扇宫门

却为何还是看不到蓝天

舍弃这身富贵

却为何还是无能为力

垂珠联珑的繁华

掩盖了深宫的思念

厚重繁琐的妆容

早已忘记了最初的模样

优雅庄重的举止

只是在外人面前的虚伪

有谁能够看懂

我眼中的悲伤

世人只知公主金枝玉叶

十指不曾沾染阳春水

却不知我内心的无奈

世人只见公主荣华富贵

尊容不曾显露平民前

却不知我内心的叹息

若有来世

莫要生在帝王家

莫要生在帝王家



公主劫
窗口黄叶纷纷落下,远处有几个小宫女在清扫着落叶,不知为何,这景象透着几分凄凉。

当今的公主正坐在梳妆台前,摆弄着几片银杏叶和一把小巧玲珑的金剪。纤细的手指随意拾起一片银杏叶,金剪在手中翻飞,不一会就剪出了一个“吉”字。

一旁站立的宫女看向那个美丽的公主,目光中满是惊羡。公主如今正是待嫁的年华,满京城的公子,少爷们都想博得她的笑容,而今天西域的太子殿下就会来向公主求亲。

一袭红衣,浓厚的妆容遮住了公主的眼眉,只见那金剪不停的翻飞,仿佛不知疲倦。突然,那枝金剪摆脱了公主的束缚,一跃而下,划破了公主娇嫩的手指。

一旁的宫女惊呼一声,快步走上前来收拾走了,掉落在地上的金剪。御医也早早地赶到了,为公主小心地包扎。

公主的眼中不知是什么情绪,她静静地坐在那里,看着一群为她忙碌收拾。而她,就像一个毫无生机的木偶,任人摆弄。

良久,她叹了一口气。刚举起被包扎得严严实实得手指,就听到御医在耳旁不断地唠叨,宫女们齐刷刷地跪下请罪。

其实,这只是一个小伤,根本无需大动干戈。公主的眼中透出一丝不耐烦,她挥挥手,听见自己空灵的声音传出来:“退下吧。”

宫女们依次退出了房间,偌大的房间只剩下公主一人。冷清,寂寞。这十七年的大好时光,都葬送在这深宫之中。

公主看向镜中的自己,心中五味杂陈。她穿着最繁琐华贵的衣裳,戴着最精美的头饰,描着最流行的妆容。这难道还不够吗?公主不知道问了自己多少次,可是,她总觉得自己少了点什么。

公主站起身来,优雅的举动不是一颗孤独无助的心。她有些茫然,于是遣散了众人,独自一人在后宫中走着。

也不知道推开了多少扇华丽的宫门,掀开了多少卷珠帘,可为什么依然看不到那纯洁的蓝天?公主走累了,她也放弃了。已经走了十七年,不也没有任何结果吗?公主这样想着,心中泛起了无数的悲哀和忧愁,却无人可以倾述。

公主走到一座亭子里,还没等坐下,左右就已摆上了茶水,糕点,还有两个宫女手持芭蕉扇,为她驱赶蚊虫。

公主抿了抿嘴唇,对那些精致可口的糕点却没有胃口。她唤来一名宫女,要她的玉箫。

不多时,她的玉箫就被送来了,公主双手捧起玉箫,凑到唇边,尝试着吹起记忆中的曲子。

婉转悠长的调子从玉箫中逃出,蹿进了公主的耳中,她顿了顿,将一首欢快的曲子,硬生生地吹出了悲伤的感觉。

在场的宫女仿佛都看出了公主心中的烦闷,也不上前打扰,由着公主吹了一下午的哀乐。

傍晚,公主不曾见到夕阳西下的场面,只觉得天黑了,变冷了。她一站起身,身边的宫女就自觉地接下了她的玉箫,点灯的点灯,引路的引路。昏黄的烛光在朱红的灯笼中跳动,公主看着只觉得更加阴森。

转了几个弯后,便听见歌舞的声音和酒宴的喧哗之声,再走几步,就看见了垂珠联珑的殿堂灯火通明。仿佛是一只猛兽,只等她走近了,就会将她生吞入腹。

公主在一瞬间有些恍惚,但没有时间让她犹豫,她还未反应过来,就已经迈入了那个喧闹的世界。

奏乐的声音吵杂不安,公主看了看舞动着衣袖的歌妓们,油然而生出一种羡慕的感情。她抬头看向那个身居高位的帝王,微微行礼,坐到了他的一侧。

帝王嘴角含笑地看着公子,那是他的女儿,亦是今天和亲的主角。他并不关心西域太子的武艺和文化,他只关心那长长的彩礼单上的内容。和亲,自古以来就只是双方利益上的交易罢了。

公主低垂着眼帘,她早已知道自己的命运,对此却无能为力。那么就顺其自然吧,反正也不能自己做主,不过就是换了一个牢笼罢了。公主在心中安慰自己,她何尝不知自己今后的命运呢?

过了一会儿,歌妓们退了下去。西域太子举着酒杯,向帝王提出了和亲,眼睛却看向了公主,心中对她没有一丝情意。但是,若是自己能娶回公主,这对自己的统治将会带来无尽的好处。

公主面无表情地听着自己的父亲与自己未来的丈夫的互相吹捧,手指却绞紧了华美的裙衫,心是冰冷的。

公主环视殿堂,耳中传入了众人对她的赞美和贺喜,这其中大多数是有意吹捧。这种声音公主已听了十七个年头,烦躁充斥着她的心房,让她感到深深的悲哀。

公主看向帝王,谎称自己身体不适,像一个逃兵,溜回了自己的寝宫。

是夜,明亮的月光倾泻而出,泼在公主单薄的身躯上。公主叹了一口气,无神地眼睛飘向远方,却被无情的高墙阻隔,无法穿越,无法逃离。

公主挥动着衣袖,脚尖在地面上移动,机械地舞动着才学的舞曲——“流云。”行云流水的动作缓缓流出,绘成了一副画,画中只有一轮明月和身形凄凉的公主。

一舞毕,公主无力地跌坐在地上,嘴角勾出一个悲喜不分的笑容。公主想要大笑,就像那些行死刑之前的囚犯一样,可是她不能。因为她是那个举止优雅,仪表端庄的公主,不能放肆地、毫无顾忌地大笑。

夜深了,疲倦的公主嗅着安神的香味,在梦中流着眼泪,睡着了。

三天后,公主换上大红的嫁衣,在众人的牵引下,听着喜庆的乐曲,坐上花轿,离开了国都。

然而,在新婚的当晚,公主取出了那支随身携带的金剪,留下了一句诗,自杀了。

那一句也许是公主的遗言,亦或是她对宫廷生活的无能为力吧。

摆弄金剪对喜帐,任凭鲜血溅烛台。——后记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