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安禾之夏

沧澜 2019-3-15 18:25:20
    我也不知道对姜眠关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他一言不发的闯入我的世界,没有介绍,我甚至不知道我们那时算不算得上朋友,可是上天就在那个热烈难耐的夏季把他送到了我的身边,像一阵凉爽的山风,吹走了满满一整个夏季里的不安和烦躁。
   “晚上我想去刷夜,还需要,帮你占个位子吗?”作为一个即将面对第三次考研的斗士,我把这一次作为了最后的一跃,姜眠比我小两岁,明明应届生却看起来比我沉着很多。
学习是我们之间不多的交流,即使如此,大部分也是我在邀请,他若是回应了,那股淡而清冽的气息总是枯燥的漫漫长夜里最好的慰藉。
   “我今晚约了人。”姜眠合上手里的课本,那本书上被勾画了很多,我一直想仔细的摸下他翻阅的每一页,可惜老天给我的胆子,大概从发现喜欢他那刻就被用的干干净净了。
  我一直不知道自己怎么能喜欢上姜眠这样的人,他太完美,以至于我们做室友一起住了三个月时我仍然觉得像在梦里一般的不真实。
“哦,那你们好好玩,不用给我留门,我应该很晚,才会回来,需要给你,你们带点吃的吗?”他总是有约,从寒假结束开春以来,相约他一起刷夜便很少成功了,相反,当我在外面的时候,这里就变成了另外二人的美好世界。
  如姜眠这般的才色,他从不缺女人的追捧,至于最后会不会约到床上,我早就在第三次遇到有女人在他床上睡着的时候便不在意了。
  正如我所说,三,这是我的幸运数字,我早已经不记得从何时开始总坚持着事不过三,好也罢,坏也罢,过三则止,这让我不至于失去很多,至于得到的多少,至少现在我还没有太过在意的。
   收拾东西时我一直想走的晚一点,这样我就能知道今晚是谁可以在他的身边,真希望不是阿珍和雪雯,这是我在他床上见过的女人,也是我见过的来的最多的两个女人。
她们很聪明,至少自我介绍时很讨人喜欢,甚至我,面对夺走姜眠的她们,除了羡慕,也不作他想。
  “那个,”离开的每一步都好像很沉,这里,这个人,今晚是属于别人的了,要知道割舍下这本属于自己的一切并不容易,何况那个不知真相的人竟然喊住了我,多么难得啊,“学长明天回来的时候能帮我带杯加冰的茉莉雪顶吗?”
  “好。”答应什么从不会多难,甚至对于姜眠可能从没想过要去拒绝,而真正难耐的,是姜眠为了谁才向我开了口去请求。
那一夜,百转千回的不止那烂熟于心的课业,还有关于两年前那个夏天里的蓦然苏醒的记忆。
  作为一个成年人,我心里其实对男女之爱是毫不抵触的,甚至有些羡慕,这些从不曾属于我的美好,因为遥远更显得珍贵。被人相邀看片时其实只是好奇,再不然也是为了少受些老妈的唠叨,那在炎夏枯燥像是的滋滋作响的油脂蒸腾着最后一缕清明的神识。
  这种小活动本以为都是老伙伴的内部聚会的,意外的,来了很多人,甚至于男男女女曾经熟悉的面容都意外的出现在这样的聚会,一下将本就不安的心紧紧的揪了起来。
片子大概很有趣,周围带了女伴的好像都变得热烈起来,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呆呆的坐在他们中间,一个人,看着画面上的一幕幕就像是有老师在讲一道深奥的数学题,别人都轻松解决了问题,只有我,脑海里仍是一片迷蒙。
   “换一个吧,你也觉得没意思是吧。”谁的声音?被唤醒时,周围热闹的人群不知何时都不见了,一个看不见面容的男子,温柔的拍着我的头说着什么。
   “嗯……”仔细想想之前播的什么竟是丝毫不记得的,唯一记得的是那个人的背影很好看,修长的双腿跪伏在影碟机旁边,一个人小声嘟囔着。
那个夏天,考试失利加上天气烦闷,脑子总像是坏掉了,恍恍惚惚的只有他的影子格外清楚。
   “啊啊啊!”那个梦,甚至那段记忆很久都没记起来,不过也是,被一个男人压在地板上,那时候还真是一段恐怖的记忆,若不是今日里梦见,大概不会记起来吧,那个陌生又帅气的男人,是吻了他吗?
   早上七点十五,来这刷夜的人渐渐散了,剩下的人并不多,可是在这睡过去的,心里还是有点别扭, 现在回去会不会太早了,姜眠,也许这个梦正好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对同性产生兴趣吧,那个男人,在那个夏天给他下了一个魔咒。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