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淌在掌心的阳光 2019-3-14 19:11:41
       我打开门,看见一张愁苦的脸,月如缓缓坐在沙发上,她暗淡的眼睛像秋日里倒映着杂物的寒塘,面色沉寂而悲凉,我不觉心里凄然,这样的面容,我从她身上看过很多次了,每一次它都触动我的心,连我都不知道该如何给她提意见,只能在心里为她祈祷。
        她幽幽的说:“你知道吗?我刚流产不到一个月,他就对我动手了”,我的心感到阵阵寒凉,这个打她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她的丈夫,她说:“你知道吗?我报警了,警察来后,他说他没打我,还说他没工作,我把他的个人信息和工作单位都告诉警察了”,我点点头,我在想,她终于不再忍了,终于看不到任何希望了,可是我还是在她脸上看到了犹豫和悲伤,她说:“你知道吗?第二天他就又骂我了,用最难听的脏话来侮辱我,他还说老子哪天不高兴了还要再打你一顿,你报警有个屁用”。我咬咬牙,心里发狠,可是又很无奈,她说:“我想要孩子的抚养权,可是我的工资根本不够抚养孩子,况且我看病还要钱,每当我疼痛难忍,挨过一个又一个黑暗的夜,我对抚养孩子没有一点信心了,孩子还那样小,我自己又是这样”,她低头沉思着,面容凝重,眼神呆滞。“他在孩子面前对我又打又骂,骂的极难听,丝毫不顾忌孩子,还给孩子教着侮辱我”,“那你现在是如何打算的?”我问她,她悲声说:“孩子给了他,教育不好,可是我自己又无力抚养”,我只能继续问她:“那你的父母怎么说?”她笑笑说:“这几年来,爸爸无视我的处境,只昨天说了,他不管我,是因为我不听他的话,他说别人骂我骂不死我,打我也打不死我,忍让包容点,别人不对,我对点就是了,妈妈只是流眼泪”我无力的沉默着,不知道该咋样安慰她,更不知道该给她提什么意见,只能问她“你现在的身体咋样了?”她叹口气说道:“前三年做手术,病情没有好转,反而更重了,慢性病一直忍到现在了,以后要怎么看,还需要多久才能根治都没个底”,我说:“那你看病的钱,他肯出吗?”她说:“做手术花了他俩千元,他和我要走了,平时自己的工资也是自己花自己的,要是离婚,我净身出户,还得再给他几万块钱的抚养费,”我彻底无语了,只能无力的望着她。
          天色已尽黄昏了,我留她吃饭,她笑笑说,自己也该回去了,我看着她模糊的背影消失在暮色四合里,只觉阵阵悲凉,我该如何安慰她,开导她,给她希望,给她力量。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