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连载 罪恶的笑容 (一)

hanyuanbing123 2019-3-13 19:03:42
本帖最后由 hanyuanbing123 于 2019-3-18 13:12 编辑


(一)
傍晚,M国与Y国边境一山沟边上的平地上
几个穿生化服的人在一挖好的深坑处铺洒着石灰粉,对讲机里不停的催促他们动作要快,随后一人丢下一根火把。火烧30分钟之后,边上十几个人开始填土,填平之后拿树枝、乱石遮掩后迅速消失在夜色之中。

周四午夜,易然回到公寓,刚刚结束一天的心理授课,疲劳让他顾不得洗漱倒头就睡。不知道过了多久,电话响了。
妈的,还让不让人睡觉了,易然压了陌生号码心里咒骂着,看了一下手机上的时间,凌晨3点。
    刚刚放下手机,电话又响了,还是那个号码!?这是谁呀,易然小声嘀咕到,不耐烦地接听了电话。
“你好!请问是哪位?”
电话对面没有任何回音,只有一些滋滋啦啦的噪音。
“你好!请问你是哪位?”
“啊!”突然,听筒里传来一个女声的尖叫!然后就是一些“呃,呃”的怪声和玻璃被砸碎的声音!
易然瞬间感到头皮发麻,对着话筒说,“喂,喂?请问你是谁?发生了什么事情?”易然屏住呼吸,试图想听到一些信息,可听筒里始终没有回音。
恶作剧吗?
这时,听筒里传来的忙音。靠,看来是的!易然索性关掉手机,继续休息。

第二天,繁忙的课程依然搅的易然焦头烂额,学生们课堂上的问题,使他应接不暇,他便让学生们把问题写到纸上递交上来,准备周末带回家一一作答。同事的聚会邀请他只好谢绝了。
晚上,他翻开收集好的学生们的提问,认真的解答着。不知不觉又到了午夜,讲究生活作息的他,准备放下手上的问题,好好地睡个懒觉。
这时,余光瞟在一张学生提问的纸上,问题是,“老师,你好,我现在很苦恼,因为我……”就没了下文,这是什么意思?有什么难言之隐吗?他翻了翻,学生的署名:周若离。
周若离?对于这个名字,他没有任何印象。应该不是他授课班级的学生,班级学生不是很多,班级里学生的名字他都记得很清楚。
明天再看吧。易然关了台灯,洗漱完毕后上床睡觉。
最近易然的睡眠质量很差,总是半梦半醒,迷迷糊糊中他又听到了手机的铃声。
又是谁呀?半夜三更的不睡觉?他拿起电话,略带恼怒的说,“你好,请不好半夜骚扰我了好吗?”听筒那边显然的一愣,传来一阵“哈哈”的笑声,他揉了揉眼睛一看,原来是同事的,那边还在聚会。
“好大的起床气啊,哈哈,来不来,我们估计你已经完成工作了,好容易赶上周末了,出来一起喝一杯吧!”
“呃,谢了。最近没有休息好,刚刚睡下没多久,语气是重了些”。易然悻然到。
“那你到底来不来,一句痛快话!”隐约听到话筒对面开始打赌他会不会来赴约。
“改天吧,最近太累了,想好好睡一觉。”话音刚落,对面赌局赢的一方就开始欢呼雀跃了。
“就这样了,你们玩的开心点。”说罢,就挂了电话,倒头继续会周公去了。
没多久,电话又响了,易然无奈的接起电话,张口就说,“哎呀,我是怕了你们了,都说了我不去,下次聚会我来请客行了吧。”
不过,听筒对面并没有回音,只有滋滋啦啦的噪音,易然感到莫名其妙,一看是个陌生号码,而且和昨天凌晨的一模一样!他又看了一下时间,凌晨3点!他倒吸一口凉气,顿时睡意全无,马上坐起身来,对着话筒大喊,“是谁在恶作剧!?再这样,我就要报警了!”
对面依然沉默。易然心想,一会肯定和之前一样。果不其然,没多久,“啊”的一声之后,就是些“呃,呃”的怪声和玻璃被打碎的声响了。
这种恶作剧真是低俗、无聊极了!易然愤然挂断电话,把这个骚扰他的号码拉到黑名单。这样总没问题了吧,他喃喃自语。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