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在父亲的鼓励下我成功了

1529435lj 2019-2-11 20:33:38
 两年前的高考,我被挤下了“独木桥”,做了多少年的大学梦肥皂泡一样破了。我像丢了魂似的整日窝在家里,吃了睡,睡了吃,什么也不想做,有时还无端地发一通火,想跟家里人吵架。可家里没人理我,他们知道我心烦。

  半个月过去了,我还是烦得发慌。

  一天,吃过早饭,父亲对我说:“良娃,在家没事也是闲着,跟我去河边给禾苗锄锄草。”我本想继续睡觉,但看见矮小瘦弱的父亲因长年劳作背都弯了,便默默地拿了锄头,跟在了他的身后。

  从村子往南走过两道堤,便是黄河滩了。大河生生不息流了千万年,河边的泥沙便也日积月累淤积成了油黑肥沃的土地。但人们很少到这河滩上来垦荒播种,倒不是手懒,而是因为河水常常会漫上河滩,把庄稼连根拔起冲得无影无踪,让你吃苦流汗却颗粒无收。除了我父亲,已很少有人愿在这不保收的河滩上花费力气了。

  父亲开的一片荒地就在堤脚不远处,因为肥沃,禾苗长得枝粗叶大壮实无比,野草也疯长得满地都是。到了地头,父亲话也不说,抡锄就欢实地干了起来。我却有气无力,深一锄浅一锄地应付着,一会儿就被远远地甩在了后面。

  也不知干了多久,我停下来擦汗。举目远望,发现太阳下的河滩上生机勃勃,一派葱绿。习习凉风适时地给我送来丝丝凉意,空气里弥漫着河水的腥味和野草湿润的香气,不知名的水鸟不时从草丛中蹿出飞向天空。我慵懒乏力的身体竟被感染得涨出了些生气。

  “过来歇了!”父亲在一棵树下叫我。

  树下,父亲光了膀子任风吹拂着,边抽烟边悠悠地哼起了小曲。我歇了一会儿,望着不远处漫无边际的河水,忍不住担忧地说:“就怕今年的河水又要漫滩!”

  父亲听了,深深地抽了一口烟,说:“这话我听得多了,我根本不去想它。出汗不一定打粮食,可打粮食一定要出汗。今年淹了,还有下年,下年淹了,还有下下年。我们是庄稼人,庄稼无收也要年年种,总有能收成的时候。”

  父亲的话在我胸中像是点了一团火,令我浑身燥热。我兴冲冲地跑进地里,锄头飞舞大干起来,干得汗流浃背。

  那天收工,我一路唱着歌回家。几天后,我收拾课本卷起铺盖重新回校复读。

  无需赘述了,这一年河水没漫上滩来,父亲开的荒地收了两大车粮食,而我在第二年也接到了梦寐以求的大学录取通知书。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