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一张血纸

xiaoshidefeng 7 天前

一张血纸
文/姑苏风




我是沙河县第二中学高三年级的一名数学老师,我在高三教五班和六班。由于临近高考,所以我们的工作也渐渐忙了。
一个普通的中午,在学校食堂吃过午饭的我回到办公室。 本来每一天的中午,我都会回家睡个午觉之后,再回到学校上课。但由于这两天刚考完试,需要批改卷子,所以我就在办公室批改起卷子来了。
批改了十分钟左右,我发现其中一道函数大题与之前做的一套卷子中的一道填空题有些相似,就打算抽出放在抽屉里的一张以前的试卷拿出来对比一下。
今天中午由于没有睡午觉,批卷时的精神状态也就不够好。 可是当我打开抽屉那一刻, 我此前的困意就荡然无存了,我的精神上反面变得异常紧张起来。因为我发现了一件奇怪的物事。
打开抽屉后我第一眼看见的不是试卷,而是一张纸、一张血纸。纸上赫然用血写了一个“你”字。几乎就在我看到血字的一刹那,外面“轰”的一声打了一个大雷,接着天空就下起了一阵暴雨,并伴有很强的疾风。
天空刚刚还是明亮的,这时竟已变得“暗无天日”了。看到这张“血纸”吃惊过后,我马上定了定神,把这张“血纸”拿在手中仔细查看。除了用血在纸张中心写了一个“你”字之外,再无异样。
“这是谁干的?、谁搞的恶作剧呢?、有谁能这么无聊,要不然这张血纸怎么会跑到我的抽屉里……。”我的心中有无数个疑问想要得到解答。
下午第二节课上完之后,我们大部分的教师都回到了办公室。
我把这件事和我最要好的同时姜浩说了。姜浩在高三五班、六班教物理,是一个十分有头脑、有干劲的年轻男教师。
他看过“血纸”之后对我说:“这张纸不是红墨水之类的笔写的,而是用人的血写的,谁搞恶作剧也不能这么认真啊!”
“这也就是奇怪之处啊!”我接道。
于是,我又把这件事和办公室内其他的同事说了。大家也对这一张“血纸”感到奇怪,也都表示绝不可能跟我开这种玩笑。
高三学生面临高考的压力,对于我们老师来说何尝不是呢。由于工作的繁忙,我也就没太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由于前一天晚上有晚自习,加之贪黑补了一些今天未完成的工作。第二天我起来的晚了,匆匆忙忙的吃过早饭后,就赶着公交车去上班了。
进入办公室后,距离上课已不到5分钟了,我马上从抽屉里放着的一堆书中挑出教案,准备拿试卷的时候。我突然看到在试卷上面出现了一个可怕的物事,一张纸,一张“血纸”。这一次在纸的中心又用血写了一个字,只不过这一次不是“你”字,而是个“不”字。坐在我对面的姜浩看见了我惊恐的表情,顺着我眼睛看的地方往下看时,脸上也显出了一种诧异、不解的表情。
他随即把办公室内所有的同事都喊了过来,叫大家都过来看一看这一奇怪的物事。
大家昨天都听到了我收到“血纸”的事,而今天又看到一张“血纸” 时,脸上也都露出了和姜浩同样的表情。
而就在这时,上课的音乐响起来了。
同事们虽对这件事充满了疑惑,但还是都赶着去上课了。姜浩过来对我说道:“别想这么多了先去上课,下课之后咱来再聊。”
“啊!哦……!”我茫然的答应了他一声,把那写着“不”字的血纸放回了抽屉里,拿着试卷和教案去上课了。
上午间操时我和姜浩,还有其他不带班的三名老师坐在办公室内。那三名教师中有一个白白胖胖的教化学的高老师把今天我收到的那张血纸,拿到自己手中仔细看了看。看了一会儿后,他对我说道“小夏!你把昨天看到的那张纸拿来我看看。”
“昨天的那张纸被我丢到纸篓里了,不知今天还在不在。”我回到道。
姜涛马上把纸篓拿起来一看道:"没有了!昨天丢垃圾时丢卫出间了,现在应该被保洁收拾完了。”
这时,屋内一个年年纪较轻的女老师说道:“这件事可真够奇怪的了,难到闹鬼了吗?”
那个白白胖胖的高老师接口道:可别胡说了,世上那来的鬼呀!
“鬼到不一定有,咱们这间办公室以前确发生过两件奇怪的事。”
说这句话的是周老师,大名叫周宝权。长的高高瘦瘦的,戴着一副眼镜。在我们这所学校已经教了30多年的书了。
我们大家都好奇的问道:“发生了什么奇怪的事啊?”
周老师喝了口茶水,顿了一顿说道:“第一件事发生在20多年以前。有一个教数学的女老师,我记不太清楚了,好像是姓贾。平时文文静静的,但不知那一天怎么就突然从咱们这屋跳到楼下去,自杀了。
我吃惊的问道:“怎……怎么?自……自杀了,为了什么事啊!”
周老师答道:“当天在场的几位老师现在都退休了,据他们当时说:“她在自杀前几天,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状况,就是在自杀前她坐在自己的办公桌前大叫了几声:“见鬼了!见鬼了……。”据说,她当时脸上的表情十分恐惧,就仿佛看见了什么罕见可怖的怪物一样,就在在场的同事都没反应过来时,只听“轰”的一声,她就从这个窗户口跳了下去,死了。
顺着周老师手指的方句,我知道了那个女老师当年就是从我办公桌旁的这个窗户跳下去的。
那么后来查明她死的原因了吗?高老师问道。
周老师摇了摇头道:“没有,这件事到今天为止依然是一个谜。”
那个姓薛的女老师接着问道:“那么另一件奇怪的事是什么啊?”
周老师说道:另一件奇怪事和这一件事大同小异,只是对象换成了一名高一的男同学。
我插口问道:“男同学?”
周老师说道:“对!这件事也发生在我们这间屋子里。”
他说完这句话之后,几乎同一时刻,在场的我们四名老师都不禁“啊”了一声,心中都再想:“难道这屋子中邪吗?”
周老师继续道:“这件事也过去快20年了,这个男同学死之前也是毫天征兆的。当天,他和几个同学一起到老师办公室去问不懂的问题。”
一开始, 一切正常没发生任何事。后来,据在场人当时描述那个男同学在这期间上了一次厕所,回来后没多久就突然大喊知叫起来了。口中是重复念着:“别追我!别追我!.....” 只见他在屋子里跑了一圈后,就跑到走廊里大喊大叫起来,说的同样是那句:“别追我啊!别追我啊!……”
在走廊大喊叫后,他就跑到大街上了,后来被汽车撞死了。
众人听周老师引述发生在20多年前的两件事,都感到了这其中透着的离奇古怪。我再联想起这两天收到的两张x血纸,更是使我陷八了一种莫名的恐惧中……。
我收到两张血纸的事,很快在校内传开了。而之前周老师说到的那两件奇怪事,据说不仅仅是发生在我那间办公室,更可怕的是,事件发生的两个当事人竟都发生在我现在走的这张办公桌。
难道这张办公桌真的邪门?真的有鬼?
坐在我对面的姜浩望着满脸恐惧之色的我,走过来拍着我对肩膀说:“没事的!今天下午咱俩都没有课,趁着这个时间咱俩去调一下学校摄像头看看,能不能发现什么线索。”
我心想:“鬼魂什么的暂且不想,下午左右没什么急。”就和姜浩说好到校园警卫室去看一下学校的摄像头。
我们两个人用了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把最近三天学校摄像头中的录像快进着仔细浏览了一遍。
又将这两天收到血纸的时间段出现的所有画面都看了一遍。结果是一无所获。


姜浩又去问了值班室的人:“晚上可不可能会有人进入办公室?”
值班室的人也听说了我的事,又把最近晚上的录像进行一次细致的查看,结果晚上也没有发现一人进入教学大楼内。
看完录像后,不久就下班了。我和姜端一起坐公交车回家,路上他一直逗我开心,口中也一直不提“血纸”这件事。
我知道他这是为我着想,好让我不要去想那件事。可是不想又谈何容易呢?
回到家后,浑身乏力的我就躺到了沙发上,躺下一闭眼我满脑子里想的都是那张“血纸”的事。
后来,为了转移自己的思想,我直接睁开眼镜去玩游戏、跑步、看书……。总之我熬到后半夜四点多才睡着。即使睡了满脑子想的依然还是关于“血纸”的噩梦。
第三天,由于昨天晚上没有睡好。我整天都昏昏沉沉的,直到我看了那第三张“血纸”。那是快下班的时候, 我在做一道明天需要讲的概率题,在翻阅到答案页时发现的。整整一天我和姜浩以及办公室内其他的同志都在一起留意我的那个抽屉。结果抽屉没出现,却在我的题本里发现了。
这一次又是一张纸,而上面依然用血写的字,这次是两个字一一 “是人”。看到这 “两字”由于惊吓与昨晚的疲倦,我竟险些晕倒在办公室内。
姜浩看到我的状态,就与我一起打车到沙河县公安局,将“血纸”之事告诉了警察。公安局了解情况后,立即安排人手在学校附近展开了调查。
出了公安局之后,我们俩简单吃过饭后坐在公园本椅上聊天。我不禁想起这三天收到的三张“血字”,竟发现这三张“血字”连起来读正是“你不是人”这句活。想到这句话,我的嘴里也不自禁的跟着读了出来:“你不是人!”
姜浩听到了我的这句话,安慰我道:“放心吧!都报警了,还是回家好好体息吧。”
我想自己这三天也确买是累了,该需要时间好好休息、休息了。
不久,我就和姜浩离开公园回家去了。
到了家之后,已是晚上11点钟了。我洗漱完毕后,就打算上个厕所,然后好好睡一觉。上完厕所后,我就用去拿卫生纸。
就在我用手拿卫生纸的一刹那,我忽然发现卫生纸下面还放着一张纸。我甚是疑惑:“自己何时把一张纸放在了卫生纸下面?”
我马上把那张纸翻过来看。当我翻过来之后,我只感到头一晕,纸的正面竟又是有血写的字。只不过这一次写的不是一个字、两个字,而是一句话。竟是我前三天收到的血纸中的字连起来之后,又加上了句:“我要杀死你!”
这张纸上写的是:“你不是人我要杀死你。”
我的心几乎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大脑中 “嗡”的一声,眼前一黑就不知道之后发生什么了。
当我醒来时,发现自己竟已住在了医院的病床上。姜浩看到我醒来后对我说道:“醒了啊!医生给你做了检查,没发现什么问题,只是由于过度惊吓造成的昏倒。学校那边也知道你住院了,给你放了半个月的假。这段时间就在医院好好调理吧!”
我看着他点了点头,过了一会儿道:“可是……可是……”
姜浩:“放心吧!那张纸条我看见了,警方现在已安排便衣警察在病房附近保护你了。”
我听了他的话算是放了一些心,之后我问他:“我是怎么到的医院啊?”
姜浩接道:“我看到你家楼上两点多还没关灯,我怕你有事就过去敲你家的门,里面没有反应。我在门外喊你、给你打电话都没有反应。我就打110电话才发现你晕倒在卫生间里。之后就这样了……”
我看着姜浩眼眶湿润了,我握着他的手向他微笑,他也看着我微笑。朋友之间其实只需一个举动,就可明白彼此之间想表达的感情。
在医院休息的这十几天里,警察在学校、我所居住的小区附近调查情况,但却没发现任何线索。而我住在医院也一切正常,没有再收到一张“血纸”。
想起那句:“你不是人,我要杀死你。”我的大脑除了害怕之外,还有一丝疑惑。自己平时在工作和生活中与家人、朋友、同事之间都能和平相处,其他的人更是没有得罪过。这四张“血纸”在我、姜浩、警察与其他的同时心中都留下了个巨大的疑问。直到那一天,我解出了这一道“难题”。
那一天我一个人待在病房里,这时有一个人进入了我的病房。他不是别人正是我的学生,高三五班的谢小坤。我看到他的第一眼,先是震惊而后则是感动。谢小坤手里拿着水果看着我说道:"老师,今天是星斯六,我过你来看看您。”
我笑着道: 快坐!老师没什么事……。
我俩相互寒暄,问过近来情况后。他对我说道:“老师!我有一句话想对你说。”
“有什么话啊!快说吧!”我笑着回答他。
谢小坤嘴巴动了动,但却欲言又止了。
我说:“怎么了啊!谢小坤,你平时不挺能说的吗?现在怎么也学会矜持了啊!”
我又对他说了很多的话,最后他像是下了很大的勇气才说出了那句令我无比震惊的话:“老师!那几张血纸是我们班几个同学合伙放的。”
听到这几句话,我的惊讶程度绝不逊于当时看到那几张“血纸”时的情景。
我的脸立刻板了起来,严肃的对他说道:“谢小坤!你知不知道这种行为的恶劣性,你们到底是怎么想的?”
谢小坤脸上也显出了害怕的表情,口中直重复着:“对不起老师!对不起老师!……。”
看到他能主动承认错误,我的气也消了不少。
他看见我的脸色有所好转,就对我说:“老师!我告诉你我们为什么这么做,请你答应我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这件事就当是我们师生之间的秘密吧。”
起初听他这么说,我还是有点生气的,但经过他的软磨硬泡我的心还是软了,想到他们毕竟还是小孩子,犯点错误还是应该原谅的。也就答应了他的要求。
只听谢小坤道:“老师我们这么做……是……,他停了一下,又不说了。”
我着急地说:"“怎么了啊!快说!老师答应你,不生你们的气了。”
谢小坤叹了一口气,站起来看着我的眼睛对我说道:“老师我们做这件事的那几个同学觉得你上课总不讲考试重点内容,而是留着在课后补课班再讲。我们几个家里没有那么多钱,上不了补课班。”
他停了一下,接着道:“我们都想在高考上考个好成绩。可是无奈...无奈……,学习成绩却一直在下滑。大家当时都很恨你,所以就用这个方式来吓吓你。但没想到后来越弄越严重,结果……结果……就这样了。”
听到他说的这些话,我的内心深处感到了惭愧。自己确是有负了教师的职业道德规范。但我心里还有一个疑问,我问谢小坤道:“那么我家里的那张“血纸”你们是怎么放的?”
谢小坤挠了挠头低着头笑着说道:“宋亮家住在你家附边你那天钥匙放在了课桌上,你走时忘拿了。后来有同学给你送过去了,其实在送过去之前我们已经配过一把与你家一模一样的钥匙了。”
我听了他的话气的笑了出来。接着道:“真亏你们了!能想出这么个主意来整老师。好的!我答应你,不把这件事告诉任何人。”
我想了想又对他说道:“老师也答应应你,以后一定把考试的重点内容,全在课堂上讲清。”
谢小坤听到我说的这几句话,兴奋地几乎要跳了起来。他高兴地说道:“老师!你说话可要算数啊!咱们击掌为誓!”看着他这么高兴,我就笑着和他击了三下掌。
那天的谈话之后,不久我就回到了学校,我信守了我的诺言。没有把“血纸”的事说出去,也不在把考诚的重点内容只放在补习班上讲了。
经过这件事,我也更关心学生了,不光在学习上、生活上也如此。而和谢小坤那几个同学的关系也越来越好了。
而“血纸”事件也随着时间的流逝,渐渐被大家遗忘了。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