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我的乡村童年

1529435lj 2019-2-10 11:26:18
京郊吾村,一洼泥塘、一渠冷泉、一望涧水,近乎是对水趣的全部解压,也是孩提对江湖的全部阅读。
三十多年前,姥姥家依塘而立的枯枝篱笆,仰仗半泡水中槐、柳围就的高丘,得以问天探地的栩栩如生,即使头上少了那么一点绿。
池塘无名,俗称大坑,方位感极强的成人语是“西大坑”,而若我者,对东大坑却没什么好印象,因为扔几块砖头,就被上梁者和养鱼人联袂数落好一阵子。
所以野塘才有趣。
幽州的春秋之短,想必已不止百万年。
一夜间,破土岸边的百千青褐“春笋”,信手牵出、剥茧抽丝,其中温润的一缕亮银,微甘。乡言所谓的“毛毛”(音),原是屈子诗中的情物——白茅,不登大雅,但入国风。
想是当年嘴馋,挥霍无数,才咒得今日急寻那束皮筋扎起的“姻缘签”和执签的素手,却道既往不候。
冷暖无常,春水莫亲;个中涅槃无物,童心何必佛心。
春潮灌洗着树根,撸猫样的一厢情愿。此时下水,不是鸭子,就是傻子,幸而老妈还未翻出撅了舌头的塑料凉鞋,以考验胜算无多的智商。
绿水化反似的冒泡,颐养不日的美好:面包虫、长尾蛆、水蝎子、蚂蟥、水虱……爱鱼及余,一切都是可以忽略的……美好。
(补写扔石头)
春塘,似乎趣味不多,以致隅角斜柳,渐成必争之所,也为(敌人)视野开阔,西南两线便于发现,然后挨骂着回家吃饭。
继而替补上位,手舞足蹈的磨裆骑骋;树皮美颜,渐觉华彩。
水是包容的,不论大号鞋、帽、手套,还是小刀、小球、小(男)孩。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