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老汉

浅笑使者 6 天前
     一块大石头上坐着一名老汉,嘴里吧嗒吧嗒的抽着烟,烟袋污浊不堪,烟杆上若是可以动手的话也能刮下一层厚厚的泥垢。
       朋友辉子告诉我这一片的村民几乎都搬走了,只有一个老人还固执地守着自己的地,还有几只羊,儿女来劝过很多次都不行。我想,大概就是他了。
       老汉就这样保持着一个姿势一动不动,如老僧入定一般。我是不认识他的,但周围实在没有人了,于是我凑上前。
       犹豫了一番,我还是忍不住跟他搭话。
       “嗯……大爷,住在这里还是不太方便吧?”
       “自己待在这儿会不会有想子女的时候?”
       他不回答,连眼珠子都没向我这里瞟一眼。
       我自知无趣,不再开口。
       远处的山坡上有几只羊在啃食刚长出来的嫩草,风吹来的时候小沟谷中的排排杨树“沙沙”作响。
       以前我只在书上看到过沙沙作响这个词,当时还觉得很好笑,以为有些不雅,现在才知道“沙沙”是真的,这么好听。
       我有些无聊的抬起头来看着天空,发现它的清澈是城市里所看不到的。
       “难怪不愿意搬走。”我在心底里暗暗地想着,同时也有些羡慕这个人。
       “明年就该搬走了吧?”嘴里突然冒出来这样一句,把自己也吓了一跳,又不禁有些懊恼――人家又不愿搭理咱。
       然而这句话说完之后,“吧嗒吧嗒”抽旱烟的声音停了,我有些诧异的转头看向他,看见他也在看着我,然后又把头慢慢的转过去,狠狠地吸了口烟又吐了出来,开口说:“是啊,都走了,我也快要走了……”说完又深深地看了我一眼。
       这次,换成了我一句话也没说。  能说什么呢?搬了好吗?可是,搬去城里和子女一起住到底好在哪里呢?
       以前跟着父母出去城里时,曾对着被自己嫌弃了十几年的村子发誓再也不会回去,当然,真的再也没有机会回去过。今天来这里,也不过是为了给辉子帮忙。
       从小我就觉得,村里的一切都是我想逃避的无论是一下雨就泥泞不堪的土路,还是不管什么季节都飘散着恶臭味的空气,亦或是…亦或是因为自己的自命不凡。
       我和老汉就这么沉默着,他抽他的烟,我看我的景。
       “走了,就回不来了……”
       老汉把烟枪往石头上一磕,站起身来悠悠的背着手离开了,丝毫不理会身边还有另一个人的存在。
       一声吆喝悠长的飘在山坡上,远处那几只小羊羔往山坡下走去。今晚宿于栅栏内,待明年不知归往何处。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