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薛宝珍 2019-1-8 23:47:48
本帖最后由 薛宝珍 于 2019-1-8 23:49 编辑

       我八十三岁那年,缝衣服时,戴着老花镜纫针,白线还行,可纫黑线就费劲儿了,怎么也纫不上,后来我把针靠在白线团上,借着黑白反差才勉强把针纫上。
       此时,我忽然想起四十多年前的一天,我母亲做为笑话对我说:“今天才可乐呢,我纫针时,怎么也纫不上,后来让冬梅(我二女儿,当时三、四岁)帮我纫,她也纫不上,我手准眼睛不行,她眼睛好手又不准,还是纫不上”,说完嘎嘎大笑。
        我能想像得到,一老一少坐在炕头上,连说带笑无可奈何又快乐的那一幕。   
                      2017年1月(84岁)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