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21,吩咐(Z)

zhengshiming 2018-12-6 09:35:35
这个词做题目又是古来未有,但它今天依然看不到一丝喜色,因为昨晚已經为它写了两次都打转了,不怪我了,怪你自己乏味。但我还是愿意为你写第3次。
大人叫小孩,领导叫社员该干什么,就是你的意思。我等小民一个几乎每天都被安排被吩咐,早已习之为常了,又都是芝麻粒大的事,做过即忘怎么写?那就只能写忘不了几次被吩咐,事虽小但感覺受到了羞辱,现在想来心还疼呢。
十天前去镇中心小学改阅期中考试卷,阅六年级语文。哦,那个姓江的是我32年前的学生如今早也做了老师今天也和我在一个小组,但他那漠然的眼神和表情他根本没有承认那个师生关系。我第一个完成自己的任务。一连看两三小时题目眼都花了正想去外面转转,我这个学生头也没很抬地向我吩咐开了说“你改完了莫坐着可以总分登分呢”,他呢又不是领导今天又不是阅卷组长和我一样,凭什么吩咐我?除开是他老师年纪比他大得多,,多次听人说这伢素质不行,今天我觉得证实了。可他一惯穿着讲究头发溜光修饰精心甚至走路都讲步法,自以为很标准,但今天他让我彻底看低了,哪怕他刚好接到连升三级的通知,这要看低他的感覺依然不变。做为学生吩咐老師没个笑臉没个称呼你妈妈又是怎么教你的?
7年前在那教学点上碰上这姓黄的小头儿完全不是以前那个人,几十个小毛孩,6个娃娃头,他却时时刻刻要摆谱我是校长我是老一我说了算。人品极端低劣无比贪婪无法言述。今天只讲他给我的一次吩咐。那年腊月杀猪分肉,捉猪我是下死力身上早已弄脏了,接着需要一个人给杀猪师傅打下手提开水刮猪毛啊,我没有让他們吩咐自愿干这个,我觉得看一头活猪从头到尾怎样一步步被分割成一小块一小块,特別是猪的五脏六腑和人的构造完全一样,我老早就非常有兴趣研究。
两头猪大约3个小时后弄好了只等分成7分。主任老李在称肉分股。我呢和外乡那个老师在屋外没话找话闲扯着其实我累啊。哎才歇下来几分钟,姓黄的叫起来了一一老Z呢你来你来把老李换下他心脏不好。我和那外乡老師接过老李的活。应该也没什么,可是在我两干活时,他們三个(另外还有一个姓黄的才20多岁)都双手反剪背后,脸上露出那个恶意满满的笑太可恶了!那个摆谱的样子完全可以激发我要揍他們的念头。很后悔当时没给他們颜色。
人家那个已經不是吩咐,而是公开的羞辱。
还有一次,37年了。那年和我师范同届不同班的同学共带一个六年级班,他呢总有那么点莫名其妙的优越感。有天他象了。但仿佛很了不起坚持着。那上午我上完我的课正准备走,他来了,吩咐我把他的书啊本本什么的给他带走,面无表情的冷冷的味道,哎我一蒙真的听了他的吩咐,,,37年的今天我还悔死了,怎么不往他狗脸吐痰?他这是要把他自己当教授要我做他的小听差。
这几个人,这么些小小的吩咐,其实透露了他們很深的恶意。诸位也请注意下身边这类小人。有的其实后面更多的是与利益与钱有密切关系,他們爱占你的利益你反感,他們就要压制你。我软弱了,反应又慢,很后悔。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2条评论

zhengshiming 楼主 2018-12-6 09:52:35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zhengshiming 楼主 2018-12-6 18:21:53
他們也许并没错,错的是我的感覺,,,我不是在写真理而正是写感覺,我一直以来都是在写感覺。我也可以说一直生活在一种自我烦郁感覺中。真的不希望这是某种幻觉。总想有人指点,没有。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