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荒原手记(三)

IImare 2018-12-3 14:39:56


迷途知返

1
林冲虽然和女友已经登记结婚了,不过林冲和何原也依然保持着某种往来,这种往来并不是平常想象的不正当的关系。大概源自于何原的内心的敏感,故意和林冲保持一些距离,而林冲在和何原相处时,也偶尔会提起KIKI。两个人有些心照不宣地保持距离,毕竟要说男女之间存在纯洁的友谊很多人总也不相信的,而且除去下班的时间,很多公开场合也能见到林冲和何原的身影,比如在心理工作室,商场。大概是KIKI见了林冲总邀请何原到他家中去而有所不悦吧,口中说多了一个妹妹,但实际总在网上发泄自己的不满,何原将一切都看在眼里。何原去过两次以后也就不愿意再去了,每次总是交流一些赚钱的门路与方法,而何原对他们从事的行业并不是很感兴趣。只是碍于朋友关系。

在这个国内顶级的一线城市里,很多人都想着凭着自己的聪明才智,再碰上一个好的机遇,大展宏图,翻身成为企业家,成功人士。何原身边确实存在不少这样的人。何原渐渐发现自己对于做生意并不是多么的感兴趣,而文教工作才能给她带来一些价值感。这也是她和那些生意做的成功或不成功的人,始终有一些距离的原因吧,不过人各有志,她想,只要是从事正当的工作,心中不应该存在高低的偏见。所以在离开那里的时候,她也没有过于留恋。匆匆和林冲、KIKI电话进行道别,林冲和KIKI还是两种态度,前者邀请她去家中吃顿饭算送别,后者得知她要走了,寒暄了几句,也并不太欢迎语她来到自己家中。



何原觉得不宜在这种环境中逗留,以免多生事端,于是在独自和黄婷一次聚餐告别后,头也不回的踏上了回去飞机。走的那一天,她觉得天特别蓝,车子驶过的海水也特别好看。一切都很清透,她青春正茂的年华有一小部分留给了这座城市。也不是一无所获,她想。

远离家乡,一走就是将近两年了。“离家去国整整三年,为了梦想中金碧辉煌的长安,为了都市里充满了神奇的历险,为了满足一个男儿宏伟的心愿.”,《踏摇娘》的这段台词始终在她脑海里挥之不去,只是偶尔失落的是衣锦还乡说的并不是自己。接下来的一年,何原放慢了自己的生活节奏。但本以为这样生活就可以步上正轨的她,事实证明还是太天真。有时候不明白的是,麻烦为什么总是会莫名其妙的找到自己,还是自己对世事的洞见太弱了一些。

2

何原从小出生在一个家教比较严格的家庭,父母也算是文人,但有些迂腐和强势,这种严格不是有理的严格,而是不容得小孩去反抗的严格,那时的何原年纪太小,分不清对错,只要是没有达到父母的要求,没有按父母想要的方式去发展,父母就会不开心,动辄会打骂。父母总觉得她从小就好动又倔强,在成长的过程中,何原也有过几次很叛逆的行为,后来改过自新,觉得还是要成为一个有用的人。与父母过于亲密和没有自我空间和隐私的相处,引发了何原后来的心理疾病,尤其是焦虑症。每当何原没有实现自己的目标,或者和父母中的看法有冲突时,焦虑症就会神不知鬼不觉的找上她,那种感觉让她做不了任何事情,整天沉浸在焦虑和抑郁的情绪里,整个人提不起一点精神,简直是生不如死。

但是何原想生存,想改变,也相信生命来到这个世界都应该有特殊的意义的。从心理咨询到运动她找了无数的方法。很巧的是,这一年她回到家乡的省会城市,刚好遇上一份了心理教育和家庭教育相关的工作。她打算用自己的经历,和对周遭事物的观察和敏感性,认真投入到这件工作中去。希望给当代的家庭带来一些理智,合理的教育和相处之道。

3

面试那天是个阴天,何原清楚地记得迎面而来的面试官,穿着一身休闲的黑衣,短寸头,一摇一摆的走过来,他身上的装扮显示出他是个有见闻,有生活品质的人。何原观察了他一下,不过也没太在意这些,见到她,他似乎有一些不好意思,可能是生性有些内向的情绪,捂了两下嘴,干咳了几声,开始和何原交谈。在交谈过程中,他不太好意思直视何原的眼睛,何原长着一张面目清新的脸,没有特别惊艳,但她身上那股文静的气质和礼貌的谈吐,给人的第一印象虽然有些距离,但综合来说也是不错的。交谈并没有很久,好像对方拿到她的简历,已经相中了她来做这份工作。一切都有些顺着何原的情绪和履历走的谈话,比如也有留学教育等等。谈话结束后,对方向何原要了联系方式,示意进一步了解。大概何原觉得行业和办公地自己都可接受,第二天收到对方的邀请,就答应去上班了。

没想到这一次工作让她对今后找工作丧失了信心。可以说她遇到了今生的冤家。招她进来的人,叫陈锋,是公司的部门经理,也是公司的投资方之一。何原承认他有很强能力,有自己的见解,工作也是很体面的教育工作。但越与他相处越能感觉到他身上的强势,和对何原这样本来有些柔顺的下属的控制感。何原用刚上班时的三篇文稿就打动了陈锋,认可了她在写作报道上的一些能力,但刚进公司,何原也遭到了身边一些人暗暗的妒忌和打压。看得出陈锋是想要提拔她,但公司却不是他一个人说了算。在忙碌的工作中,何原很难有时间再去接触其他的领导。陈锋要她拒绝身边一些人无理的要求,可是何原大概太过乐观,总喜欢把话说得模棱两可。而且陈锋的步步逼近,何原觉得自己好像是他专属助理一样,只要何原和他人有所互动,陈锋就会大动肝火,但是每天早上五六点钟就要起身的平台推送,确实让何原渐渐地身体吃不消了。

陈锋总是反复的强调自己和何原是好朋友,其实何原并不想离陈锋太近。太近了就会变得没有空间。偶然一次,另外一位经理来找陈锋谈话,说有个之前来校区托管的家庭,孩子因长期患上抑郁症跳楼身亡。但陈锋说这并不关机构的事,不需要对此负任何责任,这都是家庭原因。何原心想,难道公司都是这样,虽然不需要,但是连一句问候和安慰都没有吗?甚至是惋惜的感情都没有。之后,有一天她落寞的坐在桌子上休息,突然想起前男友的事,情绪就上来了,不巧正好被陈锋撞见她无声地在流泪,陈锋想弄清楚她怎么了。何原知道不该把情绪带到工作中去,之后她还是简单向陈锋说明了一下自己有一抑郁倾向,和一些过往的挫折。并表明此时已有了离职的打算,但陈锋坚持不让她离职,并觉得她的情绪只是一时的而已。


4

好戏还在后面。何原渐渐地感到身体不适,觉得胸口的一侧总在隐隐地作痛,带有焦灼感,这个不适感她从大学的时候就开始了。去医院检查,是长期的抑郁情绪和压力累积,那里生长了一小块瘤。随着工作越来越繁重,何原已经被陈锋推到的公司的主要项目上,这一系列的活动几乎每场都要参加然后回来写报道,编辑和图文依然全部是自己,广告语也是自己来想,没有其他人。但何原一向陈锋提及薪资,陈锋反倒避而不谈。来公司已经两个多月,合同和任何保障都没有签订,只有中间一次陈锋请他们部门几个人吃了一餐。这家开空头支票的公司,加上身体的原因,何原心中已萌生退意。终于在一起连续三天加班的烦躁情绪中,争吵不可抑制的爆发了。陈锋总是用他的过于偏激和霸道的审美和要求,不断地让何原更改作业直到自己满意为止。已经八点,何原还没有吃饭,陈锋也没有吃饭,两个人都处于疲惫的状态中。忍无可忍,何原丢下作业,说明天不会来了,让他自己继续做。



接着,何原躺进了医院的手术台,在手术台上,她心思凝重,神情低落,一言不发。因为使用麻醉药,她并未感到身体的疼痛。但全程她都笼罩在过往的消极情绪中,即使她打了麻醉,还是有尖刀一样的利器,一直钻向她心口。是谁让何原染上了这样的病痛呢,是她自己,还是诡谲而不可捉摸的现实?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