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围——守陵人

数字小姐 2018-12-3 08:54:01
                           围Ⅰ ——守陵人
背景:围,守也——《说文》
素不相识的六人,不知为何,竟梦境相连,在梦境中,他们身处秦朝,因一句话“围破,梦醒”而被迫一同踏进了秦始皇陵,在陵墓之中,他们越“陷”越深,经历也愈发复杂,机关,密室,“五爪金龙”……探究未知的真相。而这“围”又究竟指什么……


人物简介
易水寒:(男)现实中大二学生,自命不凡,热血,头脑灵活,幽默滑头,脾气好,有责任感,对“围“全然不知,但凭好奇心,硬闯,既有幸运成分,也靠其精明,化解了多次险境。


李大壮(女)真实姓名结尾有说,现实中同是大学学生,喜欢调侃易水寒,独立,冷静判断,性格时而暴躁,时而温顺。遇险肯牺牲自己,面对“围“抱着一探究竟的心态。并且是一名武术生,因此在破围中,多次保护同伴

吴止(可删减人物):(男)现实中是刑警身份,因此在破“围“中起了不少作用,正义,同时对杨柳依依有着很隐晦的某种情感,但同时因为自己的警惕,过早发现真相,而告终。

郭琦男:男)小神童,虽然人小,但知识广,傲娇,常与易水寒拌嘴打闹,既是团宠的存在又是小智囊。

杨柳依依(可删减人物):女 现实中历史系研修生,因此对皇陵有着一定了解,性格沉着冷静,最终真相将会揭开她为何会自愿喝下水银,躺进棺材中

顾小阳:男 现实中高二学生,而在破围过程中,逐渐揭开自己所隐含的身份。



为方便(秦始皇陵,也可改为普通墓穴)皆可因实际条件而进行改动


正文
“呵····~~欠”易水寒撑了撑胳膊,看了眼表,
“我去,这都3点了,再打通宵我这再强的身板也杠不住了,关灯睡觉,找我的‘梦中情人’去喽。就这样,一跃趴在床上睡下了.
…….
易水寒忽然觉得后脑勺让什么东西给隔着了,有迷迷糊糊感觉周围有人在说话,就揉了揉脑袋,睁开眼睛,这一睁眼,可怕易水寒吓了一跳。不远处站了十来个古装扮相的人,背朝着自己,好像在商量着什么,再看看四周,易水寒感觉自己好像躺在一个大地窖里,周围都是土墙,站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土,才发现自己竟也是身古装,只是黄白在一起,看起来就不怎么华贵。
“我说,这是哪啊,”易水寒还搞不清状况,向前面的人问道。
原本背着的人,听见声音也都转了过来。
李大壮:“哟,我说你可真能睡,你要晚点醒,我们可都进去了”
易水寒(一脸不可思议)”我去,这不会是玩穿越了吧,睡个觉都能穿越”。

吴止:你可没穿越,你现在只不过是在梦里,准确的说是,我们都在梦里”

易水寒:“哈?我就要一个‘梦中情人‘就够了,你们来这么多干嘛,虽然我体力好吧,但,怎么还有这么多男的,我是直的,你们都散了吧,女的留下就行了”易水寒晃晃脑袋,招了招手。

只见一个红袖子朝头顶抽了过来,李大壮:“瞧把你美的,还体力好呢,我就没见过哪个体力好的有睡得跟猪一样叫不醒的,你是不是以为这是你的梦境了,感情我们都是虚幻的了,臭不要脸”


易水寒:“想我梦中佳丽三千,怎么有你脾气这么大的呀,信不信我把你打冷宫去。好好服侍朕,识趣点”
(李大壮刚准备抬手再扔袖子时,被易慎言拿手挡了下)

吴止:“我想你还没搞清楚状况,我们跟你一样,也是做梦的人,只是不知道什么原因,我们来到了同一个梦境里“

易水寒:嚯~去,什么鬼,扯成什么了。

吴止:其实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们都不知道,但可以确定的是,我们都是一样真实存在的人,而且,我们现在绝对在梦里。

李大壮:“清醒了么,臭流氓“

(易水寒此时半信半疑地,昂~了一声)
易水寒:“那我刚才睡觉的时候,你们商量什么呢”

吴止:“奥~我们正打算进去呢”
(人渐渐向两边散开,原来面前时一青铜大门,旁边墙上刻着
易水寒:这四个甲骨文说的是什么呀

郭琦男(一脸鄙视):这叫小篆,这都不懂,难怪那么久都没搞清楚状况,就这还想有“梦中情人呢”

易水寒:哎~我说你这个从哪冒出来的小学生,可是仗着是祖国的小花朵,开始给我得瑟了奥(说着,一只手按住郭琦男的头)
郭琦男:有本事,靠脑子,别以大欺小(两只小手一直乱挥,却怎么也打不到易水寒)
易水寒:靠脑子你也碰不到我,而且我这是在让你提前感受社会,知道么,小鬼“
(就在两人互相打闹拌嘴时,易慎言,笑着将两人分开边说;快听听正解吧)


杨柳依依:“围破,梦醒,”就像他说的,这是小篆,所以我们现在应该是在秦时期,但这个“围”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杨柳依依用手指了指郭琦男,然后又将手摆成思考式,紧锁眉头,周围人,也都仔细钻研)

易水寒:“嚯~去,想梦醒,还要破个什么阵,要不要那么麻烦,掐自己一把不就行了,“(说着便掐了掐郭琦男的脸)

郭琦男:“哎~哎~哎~,你自己没肉呀“

易水寒(一边捏着他的脸,一边呲嘴笑着说):“没你嫩呀~~“

李大壮(上前拨开他的手):“不是阵,是围。要有用的话,我们早就不在这待了,还能等到你起来?“
(郭琦男赶紧揉了揉自己被捏红的小脸)

顾小阳:我说,咱们要不进去看看吧。

易水寒:“呵,没想到,这梦还挺玄,看来这是要圆我一个游戏男主梦了呀,那就进去吧,咱。是时候给你们秀一波男主光环了“
(正当易水寒上前双手推门时)

A:“什么破地方,我可对这种悬疑破案没兴趣,是知道里面是什么呢,万一是什么丧尸,鬼楼,(边说,一边身体颤抖)我可不想把他发展成噩梦,我们干脆就在这等着被叫醒算了“(随声附和的还有几人)

李大壮:哎~,我说你们几个怎么这么怂呀,都不知到里面是什么呢,就怕成这样了,反正我不怕,我进。

易水寒:我也进,来都来了,哪有不探探的道理,再说了这梦已经够邪乎的了,我还靠它当男主呢。

吴止:我也觉得挺有意思的。

杨柳依依:嗯,我也去。

易水寒:像你这种还在胆囊都没长大的小学生呀,就在这留着吧,小心进去哭着找妈妈。(边说,边用得瑟的眼光看向郭琦男)

郭琦男:胆子大小跟胆囊有什么关系,我也要去,去拯救你的智商。(用小眼神弯了一眼易水寒)

顾小阳,:再加我一个。

易水寒:那行,就咱们6个走吧(说着,就推开了青石门)

(就在这时,地窖开始晃动,原本立在土石上的灯火苗也摆动了,突然土石倒下,明火打在了呆在原地的那几人身上,瞬时间,如同浇了油一般,火势将他们每个人都包住了,几人痛苦的扭动,尖叫,或躺在地上滚。易水寒等人也看呆了,不知道该怎么做,就在这时火自己灭了,而里面的人已经烧焦了,然后砰~的一声,爆开化为黑灰,消失了,紧接着地窖开始坍塌,,不断有巨石塌下,易水寒几人一边惊慌大叫,又被迫赶紧冲进石门,6人又连忙分站在门后,退关上了青石门。)

郭琦男:呼~呼~呼~,这什么情况,幸亏我进来了,不然我不被烤成黑灰,也被砸成肉铺了。

易水寒:就是,这不就是个梦么,要不要这么真实,搞这么大。

吴止:看来,这是要逼着我们破围了

李大壮:你们说,刚才跟咱么一起的人,他们现在去哪了,会不会就这样醒了。

易水寒:估计吧,但我宁愿把这围破了,再醒,也不要现在被烤焦。你也不看看,刚才他们那疼的样子。

李大壮:我就说说,这围我肯定是打算破的。

易水寒:行了,谁知道这梦怎么回事呢,不过也算合理,还知道现在给个中转站让缓缓的。

(此时几人正在青石门后,只有微弱的光,四周倒像是个桥洞)

易水寒:咳咳~,那正式自我介绍一下,我呢,叫易水寒,没错,就是“风萧萧兮易水寒”的那个。鄙人不才,恰巧是某大学大二学生。你呢,上几年级了呀,小朋友。(说着,还摸了摸郭琦男的头)

郭琦男:听没听说过什么叫神童,我也在读大学好不好。

易水寒:哟,年纪不小,没想到牛皮吹的还挺大的么,还神童呢。那小神童,你的名字呢

郭琦男:哼,你个目光短浅的人类,郭琦男(不屑的撇了他一眼)

吴止:我叫吴止,是个刑警,不过也才刚当不久,还没破过什么大案。

杨柳依依:我叫杨柳依依,你们叫我依依就行了,现在是历史系的研究生。

易水寒:你这名字倒跟我名字有的一比么挺有诗情画意么,原来是历史系的学姐呀,怪不得认识小篆写的什么呢

顾小阳:大家好,我叫顾小阳,还是个高二的学生,很高兴认识各位学姐,学长,en~虽然是在梦里……

易水寒:哎~,你这个 咋呼鸡  怎么这会儿不出声了,难道还害羞了。

李大壮:(手刚伸出去准备打下去,易水寒连忙闪躲了一下,李大壮又重重的把手伸回来,放下(假打的姿势)),吭~我~叫李大壮(轻声)

易水寒:什么,我没听错吧,李大壮,哈哈哈哈哈哈,你该不会是你们全村儿的希望吧,又或者是个村花,不对,也没个村花叫这么朴实的名字的,哈哈哈哈呵哈呵哈呵呵呵~

李大壮:不知道出来混的要起个方便点的假名字么,年龄么,跟你一样大。

易水寒:我觉得比起名字,你这年龄更像是个假的,你看看你这个脾气,跟我妈更年期时一模一样。(贱贱的逗她)

李大壮:你。(停顿,上下打量了易水寒一遍,然后开始大笑)你先看看你这身装备吧,哈哈哈,看来梦里,也不想你当男主呀)

(这时几人才注意到几人虽都是古装扮相,但样式竟大不相同,明显其他几人的华丽些,甚至吴止还配了把剑,李大壮还有两把短刀,而易水寒的确是黄白相裹的粗布。

易水寒:嚯~去,这操作有问题呀,凭什么,我是要当男主的男人哎,你这不是官方标配呀。(并两手撑着衣服下,嘴上大喊)

杨柳依依:根据秦时着装,刚好遮住小腿白色短袍,应该时庶人的的衣着。

易水寒:庶人,能不能给我一个有身份,有背景的人设呀~~,那他俩呢,?(说着,便用手指了指吴止和顾小阳)

杨柳依依:《后汉书舆服志》载:“秦以战国即天子位,减去礼学,郊祀之服,皆以袀玄”。因此秦始皇规定的大礼服是上衣下裳同为黑色,肩部直筒下垂到脚踝的长袍。看来身份不低(指了指顾小阳)而三品以上的官员着绿袍,所以他应该是个官员(指吴止)。

易水寒:(突然靠近顾小阳,并用手一把搭住他)弟弟呀,你看,你考不考虑换下(并挑了一下眉)

顾小阳:哥,你看这人这么多呢,还有女生,当众脱衣服,我看还是算了吧(并身子向下一缩,挣开了,易水寒,搭在他肩上的胳膊)
易水寒;哎呀,没事,让他们背过去不就行了么(说着,手又搭了过去)

(就在二人,你搭,我躲之时,只听见噔~的一声,四周开始变得通明,显然时烛火的灯色,接着,引出了一条道路)

吴止:看来中转站关闭了,咱得接着闯了。

(一行人顺着道路向前探索,道路逐渐变宽,面向他们眼前有一凹陷,正式形成一方正的兵马俑,(造型姿势与市面所见无异)只是这阵容却十分强大,而周围,则无围栏,直直向下,便可看见

杨柳依依:兵马俑~,看来这是个皇家墓穴了,这~该不会就是秦始皇陵吧(表现十分惊奇)

易水寒:嚯~去,秦始皇陵,这梦可真没白做,国家都不敢挖的墓,居然让咱们给瞧着了,要我说呀,咱这就是幸运,这可是白给一个机会,免费参观国家宝藏呀,说不定还能有真是触感呢(一边说着,一边转身面向其他人,并依次摊开两手,(类似于诗歌朗诵)的姿势,

吴止:哎~小心。

(易水寒转头,却已来不及了,)

易水寒:啊~啊~(因太得瑟,没注意身后的台阶,一个踩空,顺着楼梯,滚了下去)

(正好坐在了下面,一只手揉脑袋,一只手揉屁股)

李大宝,郭琦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郭琦男;哈哈哈哈哈,屁股开花

李大宝:看来你在这梦里的设定是个倒霉蛋呀,看来你这运气呀是全花在这墓陵的梦票了,,哈哈哈哈。

易水寒:笑笑笑,你俩等着,小爷我这就起来

(说着,便用左手撑在身子旁边的地上,起力准备站起,突然,哐吱~一声,手撑的地方,向下凹进一块方砖,一支箭,便从台阶旁的墙壁上射了下来,正好擦过还未起身的易水寒的肩膀,狠插入地上,而箭所射中的地方又使另一方砖凹下,接着墙的另一处又有箭射出,易水寒见势连忙爬起往台阶上爬,与吴止等站到一起)

(嗖~哐吱,嗖~哐吱,一支支箭设中一个个新的开关,而旧的关口仍不断有箭射出)

易水寒:呼~呼~让你俩笑笑笑,这下好了吧,过都过不去了,还好,我有主角光环,幸运着呢,不然刚才那一箭,可就穿透我秀丽肌肤了,

李大宝:切~可拉倒吧,那大爷你可真幸运呢,挪个屁股都能打开机关,那你是不是打个哈欠,还能喷着火呢。

易水寒(睁大眼,用手指着李大宝)你 ,就是被我化险为夷的英姿给震撼到了,我又不是马戏团的,喷什么火。

杨柳依依:《史记》记载:始皇初即位,穿治郦山,及并天下,天下徒送诣七十余万人,穿三泉,下铜而致椁,宫观百官奇器珍怪徙臧满之。令匠作机驽矢,有所穿近者辄射之。以水银为百川江河大海,机相灌输,上具天文,下具地理。以人鱼膏为烛,度不灭者久之。这箭都有剧毒,看来前面我们是过不去了。

易水寒:嚯~去,学姐,是不是你们学历史的记性都这么好,《史记》都背这么全。
(杨柳依依刚想回答他时)
郭琦男:火~火~~
(此时他们后方不知何时燃气巨火,火势一点点向他们靠进)
易水寒:你还真是个乌鸦嘴呀(身体一边颤抖,一边扭头看向李大宝)
李大宝: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我嘴这么准了……
顾小男:看来我们必须要闯过这万箭了
易水寒:闯~闯哪去,,那箭可是有毒的,而且,箭射的密的跟什么一样,还没等找到门,我们就已经成马蜂窝了。

顾小男:可不闯,不闯我们就像之前那几个一样,被火烧死了。

吴止:别吵了,你们看那这兵马俑,摆的姿势都不一样,这应该是个阵,应该是要挪动兵马俑,换个阵,应该就会有门了(并用手,指了指兵马俑方阵)我们待会每个人只要躲在兵马俑后面挡着箭,推兵马俑。

易水寒:换成什么阵,而且这一直有箭射出来,我们哪走的到兵马俑那呀

杨柳依依:这是秦始皇陵,你们看,他们姿势都不一样,我掀起来了,我之前在帖子里有看到过始皇陵介绍,这应该就是被挖出的一号和二号坑,那方正最前方的应该是那些拿着弓和刀的轻步兵,而侧翼这又是个小方阵,右翼是那组纯战车的冲击队,左翼应该是骑兵,右翼前应该还有一些使用重弩的跪射的步兵。(几人顺着杨柳依依手指的地方,依次看过去,并点头)

易水寒:嚯~去,厉害呀学姐,请接受来自学弟的仰慕。只是,这么多,就我们几个哪挪的动呀。
李大宝:你傻呀,你没看见他们每支队伍前面都有个领头的么,咱们只要挪动领头的将领,后面的小兵和车自然会跟过去的。
易水寒:嚯~去,没想到乌鸦嘴,脑子还挺灵光的么。
李大宝:那是当然了(得意一笑)
杨柳依依:咱门先别高兴太早,怎么穿过箭到兵马俑那,还没解决呢。

郭琦男:我知道了,(然后所有人看向郭琦男)
易水寒:你个小屁孩,也打算露一手了?
郭琦男:你别打岔,我发现了,这箭是有规律的,所有箭口都是5秒才出一支我们要到有兵马俑挡着的地方,我们只要在先第一秒躲过台阶下面直射的这支箭,再抓住迎面对着的那个,还有左边这个箭口射箭的第二秒时间间隙到那个没有箭到的交接处,第三秒到前面那个骑兵左边
接着时间再分别绕几个将将领身后就行了。(并用手指出了路线)


吴止:好,路线大家都知道了,火也快烧到我们了,咱们开始吧,我去推骑兵,易水寒推重弩,顾小阳推冲击队,依依和李大宝就去推前面那个散兵,那郭琦男,就
(吴止话还没说完,易水寒就一把搂住郭琦男)
易水寒:我就受点苦,顺道保护咱这小神童(一只手搂着他的肩,另一只摸摸他的脑袋)
郭琦男:(撅着小嘴,双手交叉,):哼,谁要你保护了。
吴止,好了,不闹了,我先走并且数着数,你们跟着节奏,注意点箭,依次跟上,到自己的位置。
吴止:一
     二 (郭琦男紧紧更在易水寒后面)
     三  (砰~吴止的剑与箭相碰撞,原来一剑正向杨柳依依脸上刺去,而吴止替她挡下)
     四,小心点,
杨柳依依:谢谢,嗯。
吴止:五
     

八(所有人,都到了指定的地方)
易水寒:好了,大家小心点箭,开始推吧。
呀~~(兵马俑果真能推动,到达各自位置后,却也不见有门,也不见机关停止射箭,)
郭琦男:怎么回事,怎么不动。
杨柳依依:难道我记错了?我在想想
易水寒:我知道了,重弩应该在左翼,你们想呀,右翼那边都是战车了,至于前面再放重弩替他们挡么


(众人皆觉得有理,于是易水寒,和郭琦男将兵马俑将领推向左翼)
(吱~,这四个兵马俑将领,向下一格,类似于机械贴合一般,箭扣也都逐渐关闭,同时,对应的士兵战车,开始自己按规律有序移动,当大家震撼于规模)
李大宝:呆子,挡道了。(原来是易水寒堵住了散兵的道路,散兵便原地卡主了)
(易水寒赶紧闪开,而兵马俑也如机器一般,接着走自己的轨迹)


(哐~,阵型如预想的一般,列话)
李大宝:为什么这个门还没出现,(顺势敲了一下旁边兵马俑)
集体:啊~啊~啊~(原平坦的地,突然如机关一般,竟收回到了每个兵马俑的底座下,所有人都掉了下去,之后只听见卡~吱,卡~吱,地上的一切都恢复了原状。)
地下:
易水寒:我说你瞎巧什么,知道自己不靠谱,就收敛点,这一个梦还没做完呢,屁股都摔两次了。
(易水寒揉揉屁股,眨了眨眼,发现四周漆黑,没有任何光的迹象)
易水寒:外~~你们在哪呢,我什么都看不见,人呢,吱一声呀。

李大宝:瞎叫唤什么呀,我那是瞎敲么,这不刚好开了门了么。
易水寒:你家门在地上,人家鼹鼠的故事还是个山洞开门,再到地下的,行了,懒得跟你吵吵,其他人呢?

李大宝:你在哪个方向,我现在有点慌,感觉什么都看不见,阴森森的,
易水寒:呦,怎么了,该不会是怕黑了吧,哈哈哈哈哈
李大宝:不是,真的怪怪的,我好像还听见了流水声,还有吱~吱~声。
易水寒:行了,行了,你快别说了(自己也抖了一下),你在哪呢,我去找你。

李大宝:这么黑,我哪知道是哪呀,我现在坐在地上,后面好像是堵墙。

易水寒:我后面也是赌墙,你别动,我现在起来,顺着墙找你去。
(说着便慢慢起身,因为四周漆黑,所以没一步都小心翼翼,不敢迈大)
哎~我说怎么不对劲呀,我咋摸不到墙了,我不会是走歪了吧,这墙呢。哎~呀(说着便被东西撞着摔倒了,并且好像还把什么给推到了)
于此同时
李大宝:哎呀~(原来易水寒撞倒的东西,正好一角砸在了李大宝的肩上)你把什么弄倒了,疼死我了。(李大宝气得直接站了起来,转了个身,一边揉着肩,一边质问易水寒。
易水寒:我也不知道呀,等等,既然砸到了你,就说明咱俩离的不远,你在哪。

(说着两人,同时慢慢伸出手,往前探,二人的指尖,刚好轻轻触到了一起,然后又同时往回缩)
易水寒:咳~,我好像挨到你了。
李大宝:昂~我也感觉到了,那咱俩走吧,一块去找他们去。
易水寒:恩
(于是两人同时往往前走了一步,)(因为在黑暗中,李大宝也没有意识到现在是朝着刚才自以为是墙的那个方向)

二人:哎呀(两人,步子还没落地,就又磕着什么,一块倒了下去。)
李大宝:这什么呀,这中间干嘛立个木版呀,隔死我了,还有你怎么这么冰呀。
易水寒:我也正卡一木板上了,搞得你热一样的,你这一摔怎么还给躺着了

(一边说这,一边手向下摸索,忽然两人双手又碰到了一起,二人这才发现不对劲,c下面还躺了一具冰尸,而自己现在正架在棺材两边,而刚才自己靠的也不是什么墙,而是棺材)

二人:啊~啊~(两人吓得顺势向后退,结果又撞到了另外两幅棺材,哐哐~的声音,吓得二人直打哆嗦)

李大宝:怎么办,我刚才还摸了他的手,冰的~~~

易水寒:我好像还摸了他的眼睛,鼻孔~~·

李大宝:我们周围,好像都是棺材,和尸体,都说当初修建秦始皇陵的70多万人,修建完之后,都被杀了,留在墓中,我们不会在七十万个尸体里吧,啊啊啊啊

易水寒:你快别说了,来人呀,救命呀,吴止,你们在哪呢
(求救的声音越大,回音也就越强,四周又是一片漆黑,自己有清楚现在处在尸体里,)两人已经害怕到不行了,一段时间过去,)

易水寒:李大宝,李大宝,你没事吧啊,怎么没音了,?(说真,并将身体向前探,寻求回应)
李大宝:不行了,喊不动了,我从刚才到现在,身子动都没敢动。

易水寒:我不也一样么,你说我们什么运气,做个梦,都差点被吓死在梦里。
李大宝:呦,承认自己运气不行了,之前也不知道是谁,一直在那自命不凡,还,主角光环呢。

易水寒,我那也是事实好不好,注定主角的命。

李大宝:都到这时候来,还没认清现状么,我们呀,也就是个炮灰的级别。
(与此同时)易水寒:嘘~你听
(不知具体从哪个方向传来了砸墙的咚咚声)
李大宝:有人来救我们了,太好了,我们要得救了,哈哈哈哈哈。一定是吴止他们

(不一会,墙裂开了,透过裂缝,隐约有黄色的亮光照进漆黑中)
顾小阳:李大宝,易水寒,你们在里面么。

二人:在在在,
易水寒:就只有你一个人么?其他人找到了没
顾小阳:依依。琦男,我们三个在一起,你们等下,马上就好了。


(哐~墙壁上的石砖也都一个个的砸落了下来)
(光,照了进来,这是他们才看清周围的一切,到处都是摆放整齐的棺材,,让人不寒而栗,李大宝,易水寒此时正在密室中央一片,二人此时低头看去,刚刚不小心摸的竟是个穿戴华丽的女尸体,并且皮肤也没有腐烂,但仍是一副死相。
(此时,其他三人,也已举着明火走到他们旁边)

杨柳依依:因为他们被灌了水银而死的,所以尸体没有腐烂,看服饰应该是当初给秦始皇陪葬的妃子了。

易水寒:嚯~去,这么狠,自己死了,还连带这么多人(说着便抬头向周围看了一圈)

李大宝:你们看,这里没个棺材都不一样,看来后宫的女人,死后的棺材和摆放也分等级可悲,又可怜呐。
易水寒:我们刚才在这,那你们那边什么情况。
郭琦男:你们这已经算好的了,还有棺材装着,我那和依依姐姐呆的地方,仿佛像乱葬岗一样,秘密麻麻的白骨堆在我们身边,我差点吓死。

杨柳依依:那些就应该是,修建墓陵的劳工们了,哎

易水寒:没想到事实真的就像书里记载的一样,残暴。

郭琦男:这里阴气太重了,要不咱们,赶快离开这个密室吧,往前走吧。

李大宝:嗯,哎~吴止呢?他没跟你们在一起么,

杨柳依依:没有,我们也是被小阳救出来的,一路上也没找到他。

顾小阳,:我一个人,走运点,掉到了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空房间,我看有一面墙是松动的,并不结实,就想着拿石头砸砸看,没想到果然能砸开,就一路过来找你们会合了,但我也没看见他,要不咱们往前走吧,说不定一会就能碰到他了,而且他那么聪明说不定也比咱们早走出这一间间密室了。

易水寒:也行,那咱们走吧,这里实在太瘆人了。(说着抖了抖身子)

顾小阳:不,等等,你们看,这里竟然空了一副棺材,果然,正中央最华丽的那副是空的

郭琦男:我记得秦始皇只有妃子,没有正妻,因此也没有皇后墓,难道这是皇后的棺材,但没人居然还会空留一副棺材?

李大宝;要我说呀,这秦始皇肯定是有自己最心爱的女人的,只是这江山,美人相互矛盾,无法立后,这么看来秦始皇也算是个多情种了呀。

易水寒:嚯~去,还江山美人不可共得,你有空呀,就学学人家学姐吧,多看点史记,了解了解历史,少看点什么90集皇宫大戏吧。

(正在气氛有趣之时,杨柳依依竟默不作声,仿佛失去意识一般,眼睛直愣愣的,然后慢慢走向正中间的棺材,又缓缓的摸着它的边架,眼睛里突然落下一滴泪珠。

(其他人见此状,十分奇怪)

李大壮:依依姐,你怎么了?是不是想起以前的恋人了
(杨柳依依依旧不作答)
易水寒:学姐怎呢了你(只见杨柳依依拿起放在棺材里金黄布上的的小瓶打开,准备喝下。)
(易水寒一把抓住她的手,拦了下来,学姐,清醒点,学姐(忽然放大声音)
杨柳依依一把挣开,直接饮了下去,
郭琦男:哎呀,她不会是被控制住了吧,怎么办呀。

杨柳依依:围——守也,你们走吧,我是属于这里的。(转头,面向他们,微笑着说去那番话后就走进了棺材,躺了下来,慢慢闭上了双眼,无论易水寒他们如何晃动她,她依旧不动就像旁边的尸体一样,渐渐冰了起来)
(尽管易水寒他们不断大叫名字,哭喊,但他们心里已经明白,她已经死了)
顾小阳:我们该走了,该去找到真相了
易水寒:没错,我们走,一定要搞清楚为什么。
顾小阳:你们看,这堵墙不一样,咱们就砸这个,然后过去(说着边和易水寒举起大石砸了过去,果然,能够砸开)
(同伴的离开,让他们难过,但同时,也该振奋起来,他们也觉得真相不远了,几个人顺着砸开的洞穴穿了过去,只是四周仍是漆黑,而举着的唯一一把明火,也起不到多大作用,几人只能手牵着,以防走失。)

(突然出现光亮,前面,有两具,兵马俑,只是装扮,明显是俩将军,且地位绝不低,切手中皆持有枪箭,易水寒几人继续向前走,只听吱~一声,两兵马俑同时转身,枪相交成x状,明显是阻拦他们过去的架势)

郭琦男;这我们怎么过去?我觉得他们还会动的样子。
李大壮:交给我,我是武术生,可以应付的,你们待会抓准时机,溜过去
,(于是拿起双刀,冲了过去,与与门将开始打斗)(而易水寒他们也找到空隙准备过去,顾小阳,郭琦男依次过了出去,而等到易水寒的时候,门将注意到了他,转身用枪向他刺了过去,李大壮转头看见次目,向后一倒,替易水寒挡了一枪,门将将枪从血肉中抽出,李大壮瞬间脱力靠在了易水寒身上,顾小阳见此,连忙捡起掉落在地上的短刀,抵挡门将)
顾小阳:你们先走,(易水寒也不敢多犹豫一丝,直接将李大壮抱起,跑到台阶下的平地。

郭琦男:大壮姐 呜呜呜~
李大壮:没事的(笑着看了看郭琦男)咳咳~看来确实像你说的一样,你果然是有主角光环的。(又扭头看向易水寒
易水寒:对不起,对不起(抓住怀里李大壮的手,哭着说道)
李大壮:这是梦,醒来的话,别忘了找我,我叫秦兮(然后,慢慢闭上眼睛)身体也都化作金粉,吹散了。)
(易水寒哭坐在地上,郭琦男站在旁边放声大哭,这时顾小阳跑过来)
顾小阳:我们快走,这里很危险
(顾小阳赶紧拉起他二人,向前跑,眼前一景,如宫殿一般浩大,奢华)
顾小阳:这里就应该是地宫了,我们赶紧下去吧,那应该就是围了,指了指下面围绕中央高起棺的是一圈又一圈的水银河流。
易水寒:等等,

顾小阳:我们都到了,还等什么,就在眼前了,赶紧下去吧。
郭琦男:怎么了?(并看向易水寒)
易水寒(扭头,用质问眼光和口气);你怎么这么着急,还知道这里是地宫?明明我们是一起的,刚开始你比我知道的还少,为什么,反倒最后了你什么都明白了?
顾小阳:我~我可能是越玩越明白了。
易水寒:玩?这么多同伴都消失了,你怎么还可以淡定的说出玩,这个字眼?那你能给我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这么顺么,仿佛像知道剧情一样,同样是被掉进了密室了,你却可以轻而易举的找到我们,再带我们出来,面对门将,你竟可以全然解决,明明大家都不知道该往哪走的时候,我们又恰巧被你带到了地宫,你到底是谁(声音逐渐加强)

顾小阳;呵呵呵呵,看来你也不是那么蠢么,我以为你只是靠运气,才能活到现在呢,也不枉我费劲心思,把你们引过来。本来还遗憾失去了吴止,这个好苗子呢。

易水寒:吴止?你把他怎么样了。
顾小阳:怎么样了,消失了这么久的同伴,怎么样了,呵~你心里没有点数么,他原本就是最佳人选,可惜呀,警惕性太高了,就算他再适合,但凡是碍事的都应该被除掉,原本我们是掉到了同一个密室里,可惜呀,他尽然发现了先前烧死的那几人的尸体,发现了不对劲,不管我怎么劝他,他都觉得有问题,要告诉你们这里危险,那我只能也让他成为尸体了。

郭琦男:那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把我们带到这。
顾小阳:没错这里确实是秦始皇陵,而我是这里的守陵人,为的就是保护始皇(并指了指)中央棺木,)可惜你们太蠢了,不仅动不动就退缩,或者笨到不知道往哪走,只能我一步步的带着你们,结果没想到剩下你们两个靠运气的。

易水寒:你老老实实守你的墓就好了,为什么要我们来。
顾小阳:守陵人的时间是有限的,而你(并用手戳了戳易水寒的胸口,)就是新的守陵人,至于这个小孩,我让他活下来的目的,也是为了用幼童的血,来温阳始皇(说着,便用手掐住郭琦男的脖子,用刀戳向他的心口
易水寒:你放开他,上前阻拦,

顾小阳:可惜呀,晚了,哈哈哈哈(血不断从胸口涌出,流过衣襟坠入水银河中,一圈一圈,最终流入棺木中,银河,变为血河  此时,又一松手,郭琦男重重摔在地上一动不动。
易水寒:啊   啊啊啊啊,我杀了你,
顾小阳:(走上前,嘴角邪魅一笑,眼睛挑逗势地对上了易水寒,愤怒充满血丝的瞳孔)你杀不死我的,你只能取代我。围——守也。
(消失了)易水寒仿佛失去魂魄一般丧气走向中央的棺木,脚下踏着血河,拖沓,一直走,嘴里不断重复着,围——守也,,围——守也,,一步步走到棺木前,坐下,背靠着棺木,慢慢闭上眼睛,脑海内浮现出秦兮死前说的话,,,,,,,“这是梦”
易水寒突然睁开双眼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