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核爆之后

小虫 2018-10-12 16:04:03
01
01
“三年前,我奉命前往戈壁搜救一支驴友队伍,”昏暗却暗白的房间内响起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其中发生了太多的事情,导致我浑浑噩噩过了三年,我现在想起来都感觉心悸。”讲述者颤抖着拿起面前的水喝了一口。“李先生,不要担心,你已经安全了,事情已经过去三年了,大家已经不再关注这件事情,而且人类最擅长遗忘,除了我没人关注这一切,你放心等我明白了一切,我会让人把你安放在更好的地方给你修养,修养好了你想工作就工作,不想工作去游山玩水放松心情也可以。”李先生对面一个身穿破旧西装的中年人沉声说道。
“好,我想想该怎么说,毕竟已经过去了三年,时间太久了······”
我出生在戈壁,位于青省的一个小镇,名字就叫戈壁,因为这里除了这个靠近铁路的小镇方圆几百里都是大戈壁,我是镇上唯一一个去过北平上过大学又回来的人,算是见过世面的人,我在镇上当老师,大家有什么事情都喜欢来找我,我也喜欢给大家伙解决一些问题。        那天,镇长丹增来找我说他女儿放假回来了,还带来他同学要去戈壁看看,请我去做向导。镇长的女儿叫白玛是我们这里一朵花,戈壁滩上最洁白的莲花,镇上所有人都喜欢她,我也喜欢她。我很欢喜的去跟着镇长去他家里,镇长的家是镇上最大的庙宇,每天都有几百人在这里祈福,如果到了重大的节日庆典可以举行几千人的法会,丹增是镇长也是庙宇的主持,因为庙宇是他的家庙。
来到镇长的家,从辉煌的大门进去,一路上不断有信众牧民上前跪拜行礼,镇长也为牧民摸顶祈福。看着穿一身普通牧民衣服的镇长谁都不会想到他是这里的活佛。来到后院,镇长把我领进一个房间就离开去进行他的宗教仪式去了。我进去房间,看到四男两女正在收拾帐篷等装备,“天哥,你来啦,给你介绍一下这是王芳我的室友,这是李大鹏,王芳的男友。这是周军是大鹏的室友,这是刘磊和赵伟都是我同学。这是李天是我的朋友这次专门请来给我们做向导的。”白玛看到我之后介绍我们互相认识。
我和他们打完招呼后默默的看他们收拾行李,“天哥,你不收拾装备吗?”白玛看到沉默的我问了一声。“不用,等你们收拾好了,一起去我家拿一下就好了,我的装备都是收拾好的。”我回答了一下,看到他们带那么多照相机,DV机我忍不住对白玛说:“白玛,不要带那么多电子设备,太重了,消耗体力,不如多带一个水壶。”“没事,我们背的动,再说我们开车去,不会背太长时间,对了李先生我们只有一辆车带了这么多装备可能就做不下了,你那边有车吗?”那个叫刘磊的说道。我看了看刘磊,心说这么多人应该准备两辆车才可以啊,回答:“我准备了两匹马,一匹是用来驼行李的,如果不够我还可以再借几匹。”
“不用了,你自己骑马好了,我们可不会骑。”那个叫赵伟的大声说道。我没有再说话,等他们收拾好东西,就说了一句我在镇口那条路上等他们,就和白玛说了一声离开了。
02
镇口的大路上,我望着北方奔驰而过的火车,手里拿着豆子静静的喂我心爱的马儿吃,等我将两匹马都喂完,从镇里面传来轰鸣的汽车发动机声音。我回首看去是一辆猛禽,这不是镇长的车,镇长有一辆皮卡是用来送货的。“天哥,这车帅不帅?是我们省城一直开过来的。对了天哥,待会你追的上来吗?”白玛按下车窗问了一下我。我打量一下这辆车子,牵着马说:“你们不用管我,我会追上你们的,这是附近的地图,水源我都标记好了。傍晚扎营前我会找到你们。”白玛接过地图说了声谢谢,车子发动就走了,隐隐的传来为什么要我一起去的问题。
看着远去的越野车,我摇摇头笑笑,然后慢慢起身上马追了上去。我沿着车辙骑着马慢慢追赶了5个小时,期间穿过铁路桥,跨过一小片防沙林,经过了一片沙棘林,在一个水源地找到了正在准备扎营的白玛他们。我走过去对他们说:“白玛,不要在这里扎营,这里靠水源太近,晚上会有狼过来喝水。”白玛赶忙对着大家说了原因,并让大家收拾东西跟我走。我带领大家来到距离水源地约2公里的地方,这里是古河道,有好多地方可以躲避风沙,而且河道对面的小山坡上可以看落日,风景很优美。到了地方,我安排大家赶紧扎营,升起篝火准备烧水、烤东西吃,白玛和王芳他们大呼小叫的去看落日。我看着远去的白玛,静静的烤着面包,心里想着白玛变了,再也不是那个跟在我后面乱跑的小姑娘了。
白玛他们一群人看完落日,回到篝火边上大声的讨论哪里的落日好看,明天出行的方向,我则静静的吃着烤面包,喝着纯净水。“天哥,你怎么不说话啊?明天我们怎么走?”白玛看我不说话,就问道。我看了看白玛说道:“只要不出我给你们的地图范围就是安全的,出了地图范围那就不好说了,明天只要你们按照地图走就好了。”“嘿,谁还看这种地图啊,用导航啊,我们刚刚就是用导航开过来的,信号好着呢,周围哪里有水源、景点、扎营地标示的清清楚楚。”那个叫赵伟的说。我笑笑不说话了。“赵伟,你别乱说,这里是大戈壁,好多地方都没信号的。”白玛呵斥赵伟。刘磊和周军他们看着赵伟幸灾乐祸的笑着,“笑屁啊,睡觉!”赵伟恼羞成怒的摔了杯子回帐篷了。我看着尴尬的几人,说道:“你们安排人值夜吧,上半夜你们来,下半夜我来。我把猎枪借给你们,记住遇到危险才能开枪!还有火不能灭,千万不能灭!”周军和刘磊抢着说“我来,我来。”白玛见状说道:“你们一起把,下半夜再叫天哥来。”李大鹏和王芳见此说道:“那好,今晚你们先,明晚我们来。”
几人都回了帐篷,我把一些注意事项给刘磊和周军说了一下,并约定好叫醒我的时间,我拿起睡袋躺在我的马旁边。我的马拴在了几块大石头上,石头上有个凹陷可以让人躺在里面,还能看清营地周围的状况,是绝佳的睡觉场地。我看了会星光就睡了,半夜被马儿的叫声惊醒,我抬头一看营地,篝火已经熄灭了,周围有几双绿油油的眼睛,我见状赶紧拿起刀对着马鞍一敲,“铛”!铜马鞍清脆的响声在旷野中传出很远,绿眼睛也被惊的逃离。刘磊和周军一下从瞌睡中惊醒拿起枪就要往我这方向开枪,我赶忙冲到他们面前训斥道:“你们怎么回事?怎么睡着了,火怎么灭了。差点被狼吃了知不知道?”
刘磊和周军这才完全清醒过来,呐呐的不知说什么。我看了看表已经凌晨4点了,就对他们说:“你们去休息一会吧,天快亮了,一会来不及了。应该早点叫醒我的。”说完我就去添柴继续烧篝火了。刘磊两人看我不需要帮忙就默默的回帐篷了,听到帐篷里传来的嘀咕声,我没再说什么,只是烧火,烧水。
03
我在篝火边边烤火边整理一些小工具,大约2个小时后我把他们都叫醒了。白玛他们起来后,几人互相打听昨晚有没有听到一声巨响。看着刘磊和周军的表情,我没有说破他们的错误。招呼大家整理营地,吃过早饭,收拾垃圾,准备出发。看他们收拾好了,我告诉白玛今天可以走的路线及沿线的景点,还有宿营地,告诉他们沿途需要注意的事项,就自己骑马先行离开了。离开后我不知什么原因李大鹏和周军他们吵起来了,后来听白玛说是因为我不管他们就先离开的原因。但当时我不知道这些,他们也没再次吵架,等到下午我找到他们的时候,他么已经在宿营地搭好帐篷,点起篝火准备晚餐了。
我在营地周围巡视了一圈,把马栓好后,来到篝火旁坐下对他们说:“这里是游客常用的宿营地,比较安全,东面那片树林里可以采一些蘑菇苁蓉捡捡柴火之类的,南边是一条河流,虽然是人工修的,也有不小的鱼,你们可以去试试能不能钓一点。自己准备的食物在野外是最后的保障。明天再出去一天,后天必须回去了,所以明天的路线是往回绕。”几人听完我的安排,李大鹏和王芳白玛去捡柴,周军赵伟和刘磊去抓鱼,我和刘磊他们一道取水回来喂马,烧水,我顺便去树林里采了点野菜,等白玛回来后,我把野菜给白玛,让白玛和王芳他们煮一下,我去河边看看抓鱼的收获。
来到河边,看到赵伟已经钓了两条小鱼,我对他们说这样不行,钓鱼太慢了,找找附近河水缓的地方,肯定有以前游客留下的抓鱼陷阱,或者在浅水地方用树枝叉鱼即可。果然一会就抓了几条大鱼。回到营地简单收拾一下,吃了一顿不错的烤鱼和野菜汤。今天我心情不错,没有板着脸,和白玛他们在篝火旁说了好久的话,到了睡觉前问他们谁值第一班岗,李大鹏和赵伟值第一班岗,我值下半夜的。今夜很安全,李大鹏和赵伟也负责任,到时间喊我起来值夜。早上喊他们起来,继续做早饭,收拾垃圾,收拾营地,当我想和白玛商量今天的行进路线时,我电话响了,学校领导告诉我要我回去参加一个会议,时间是第2天,我必须今天回镇子上。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白玛,并和她讨论了前进路线,告诉了她一些注意事项,白玛也是戈壁长大的,知道一些危险,所以我并没有强调让他们不要进无人区,只是告诉白玛不要出地图范围,他们的食物和水只够3天了,明天下午必须回镇子。
2天我去开会了,并不知到白玛没有回来,第3天镇长丹增告诉我白玛失踪了,联系不上,我心想坏了,他们不会进无人区了吧。镇长当天组织了几十个人和我一起去寻找白玛他们。我带着他们到了我们分开的地方,就是那个营地,沿着营地留下的车辙印,找到他们当晚的宿营地。但是这个营地很乱,好像打过架一样的,垃圾也没来得及收拾就匆匆离开了,在营地周围看到了狼的脚印,我们认为是看到狼来了匆匆离开的。我们继续追踪,沿着车辙走,却发现车辙越来越偏向无人区,于是我们分头行动,一部分人回镇子带更多的人回来与装备,一部分人继续追踪。
我们又追踪了两天,在无人区发现了被丢弃的汽车和刘磊的尸体,被狼咬死的。,接着追踪又发现了周军和赵伟的尸体,都是被狼咬死的。然后就失去了白玛和王芳还有李大鹏的踪迹。在追踪的过程中听到几声巨响,我们的对外联系也断了,不得已,只能一部份人回去,丹增镇长也停下了搜寻,只当他女儿已经去了天国。我自己带着一部份人又搜寻了5天,没法子只能放弃了。等我再次听到白玛的消息时已经过去了15天,说是掉进了废弃的核弹井里,但是我不知李大鹏和王芳有没有回来了。这就是我记起来的内容。
04
听完李先生的陈述,对面的中年人沉默了许久,然后沉声说道:“你知道自己是谁吗?”李先生诧异问道:“什么意思?我是李天啊。”中年人哈哈笑道:“李大鹏,你还在装傻吗?!”
“我知道的真相是你是李大鹏,丹增才是你们的向导,白玛是丹增的恋人,在你们出行的路上,你不顾丹增的劝说,开车去无人区,结果在无人区迷路了,无法走出去。”“丹增把最后的水给了你,自己去找水,找吃的。你却把他抛弃了,开车离开了。然后车子没油之后,你又准备把王芳杀掉,没想到遇到了同样在无人区迷路的周军赵伟和刘磊,没能得手但是王芳却感觉到了你的不对劲,于是想告诉另外3人小心你已经疯了。你却骂王芳水性杨花想抛弃你,你为了水和食物想把王芳献给周军他们,王芳大骂你禽兽,你却得意洋洋。周军三人不同意,不想和你一起走,想把你抛下,你却杀了所有人,抢了仅剩的食物补给离开却不小心掉进了废弃的导弹井。”“或许你以为这一切不会有人发现,或许你以为你自己也要死了,所以就不顾一切,可你没想到丹增走出了无人区,丹增被救了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你们,当在废导弹井找到奄奄一息的你时,你看了一眼丹增你就疯了,你以为装疯卖傻就不会有人知道真相了,你错了,王芳在身上有一个录音设备,她喜欢录下每天都发生的事情。”
“不可能,那李天是谁?”李先生大声问道。中年人沉稳回答:“李天是谁等会告诉你,你做的事情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把现场做成是狼来的样子,你以为你把周军的大腿割下来当食物吃的事情不会有人知道,你可能以为自己要死了,不会有人发现这一切,于是你吃的肆无忌惮,你可知后来在导弹井里发现的骨头到处都是,而且在那无人区里面根本就没有狼,你以为在戈壁外围遇见了狼群,就认为在无人区里面有狼吗?没有!就因为什么都没有才被称为禁区的。”
“不可能,那白玛呢?为什么白玛没在?”李先生失声问道。“白玛根本没和你们一起去戈壁,你只是在进戈壁前见过白玛一眼。”中年人回答。“那我这些记忆哪里来的?”李先生捧头问。中年人逼近李先生“这一切都是你的幻想!丹增救了你,你就幻想他是活佛,你抛弃了丹增,你对丹增有愧疚,就幻想对丹增有补偿,所以心里很喜欢白玛,认为你能给白玛带来幸福。你杀了周军,刘磊,赵伟就幻想是狼吃了他们。你厌恶那个自私,胆小的李大鹏就幻想出一个沉稳大度的李天出来。你因为失误被狼群叼走了丹增的马匹,所以你幻想着李天及时醒来拯救了营地,你自己没走出无人禁区,幻想着这几人都没走出去。”中年人狞笑着:“你想把王芳卖了换食物的事情,你就把李大鹏幻想成负责任的人,我不知道还发生了什么事情,我只知道王芳死了,我要为我女儿复仇!”“你以前或许是装疯,但我为了女儿,我给你吃药把你弄成真疯!哈哈···,等你真疯了,我再给你停药,等你恢复了,我再告诉你真相!然后再把你搞疯!你已经醒过来2次了,哈哈···等你哪天在也醒不过来,我就把你放出去,让你好好的活在世上,哈哈····”
“你这个疯子,你才是疯子!”李先生吼道。“哈哈···”中年人已经摔门而去了
05
一个昏暗的房间内,破败的墙壁上写满了字迹画满了记号,灯光一闪一闪好像随时会熄灭,充满灰尘的桌子上几个小型机器已经破败了,桌子下躺着一个人,灰头土脸,头发胡子一大把,如果不是破碎衣服下的胸膛微微起伏都会认为这是个死人。“死人”慢慢睁开眼睛,翻身侧卧看着对面的7块石头轻声说:“我又梦见你们了,这次在梦里你们死的很早。不会再受罪了,我也快死了,终于不用在受罪了,每次梦见你们都是对我的折磨。我知道这是报应!”“咳咳···”“死人”咳嗽了几声,让他更虚弱了。
房间外是一片荒漠,延伸到更远处还是荒漠,城市已经是一片废墟,整个地球都变成了荒漠。不知还有多少人活着,也不知这个“死人”是谁,更不知他的梦是真是假。一切都随着这个人的死去变成了未解之谜,或许那几声巨响才是真相。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