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别为了爱谁而强求自己

广东广菱电梯 2018-8-10 14:36:07
我曾经认为,为人爱侣应该甜美、温柔、小鸟依人、会做饭、会疼人、会带娃。以这样的标准来衡量作为女友的我,简直糟糕透顶。

这样的认知要从很久以前说起。二十岁时,我谈过一次恋爱。我当时有一个去外地拍戏的机会,但我很犹豫,因为“心有所属”,我设定的是为心爱的人居家做饭。被劝说不要放弃这么好的机会,因为也有赚房租的压力,犹豫再三,我几乎是哭着到了片场,感觉自己是个“不合格女友”。


戏还没拍完,这段感情就戛然而止。后来思考,我不怨人家绝情,而是我没有让别人离不开我的绝对优势。如果现在的我认识十年前的我,我会对当时的我说:“你是个脑残!”


不是因为不够爱,而是明白了爱一个人,不等于失去自我,爱一个人,先要让自己摆脱“爱”的束缚,如果你不能摆脱,就不会收到真正的爱。


和闺密聊天,发现那句古老的名言,“如果想绑住对方的心,就先绑住对方的胃”。事实上,90% 的个案都不成立。事后,我检验了一下自己下厨房的能力,不是切破食指就是切破大拇指,弄得厨房里血光四溅。


那么,既然没有这方面的天赋,就不再苛求,你是喜欢我还是喜欢我为你做菜?这个问题,是对方应该想清楚的,也确立了我作为女友的原则:不为了爱谁而强求自己去改变。


由这个原则继续衍生,我逐渐明白了做一个有着独立人格的女友该有的行为准则:我应该不会专程去探你,也不会小鸟依人地腻在你身边,更不会没事就打电话问你和谁在一起,监督你的行踪,而且工作永远比男友或老公重要。


人和人的关系中,难保不生变故,而工作,是付出多少必会得到多少的。回报完全由自己掌控。我喜欢掌控自己,不依附他人的感觉,这会让我非常有安全感。当然,作为女性,有时候难免会有小嫉妒、小猜疑,这很正常。在复杂的情感世界,我没有********。但是,我知道,与其想要抓住谁不如抓住自己。


此外,我不懂如何向男友伸手要钱、要礼物,不知道“把你的工资卡交给我”这句话怎么开口。我的一个女,认为老公最大的优点是每月都会按时上交工资,虽然工资不高,但那是一种确定的感觉,每提及此事,脸上总洋溢着幸福。我们每次都会打击她,我说,如果你认为抓住他的“钱袋子”就可以怎么样,那绝对是自欺欺人,一份感情若只和钱联系在一起,一定是最脆弱的。


另一个女朋友也曾经咨询过我,如何向男朋友伸手要钱。我颇为无奈,只好回复:“确实不知道该怎样办。”举个例子吧,我在纽约为贷款买房历尽艰难,因为当时连一张美国信用卡我都没有,没有社会信誉,贷款差点办不下来。当时男朋友刚刚签完一个品牌代言合约,我曾有过一丝小念头让他帮我还一部分贷款,他也承认确实动过这个念头。


但仅仅只是一个念头,念头闪过之后,他对我说:“我在认识你之前,所有的广告收入都会捐掉做慈善,如果因为认识了你,就不捐了,我的员工会怎么看我?”他话音还未落,我连忙摆手道:“捐,赶紧捐,一分都别留。”至今,我仍每月做着房奴。


一个事业成功的男士,身边可能有很多的“小鸟依人”,他们往往可以轻而易举地获得女性的青睐。可是站在这位男士的角度想,如果身边的姑娘都是为了紧紧抓住自己而献上美貌和温情,试问,你不紧张,不想逃吗?


作为一个寻求真正独立的女性,我想应该是有他没他,我都能活,如果想和我一起,那欢迎加入我的世界,但请不要把我当作附庸,我也不会在你的世界里横冲直撞。


平日里,我和他各自忙工作,他时而英国,时而深圳,我时而美国,时而上海,能在北京相聚的时光显得弥足珍贵。一次恰好他回北京,只有两天时间,而我必须要去上海。我想争取当天往返,无奈约见的第二批工作对象次日上午才可以见面,一天半的时间眼看就要扑在了工作上,只好撇下他。


正在上海开会时,男朋友的电话打过来:“我饿了,没有饭吃……”


开会时接电话本就已经不算礼貌,且是这种琐事,当着那么多工作对象回答这样的问题,只能让我显得更加尴尬,于是,我把回复伪装得尽量像答复一件工作:“我发给你一个电话号码,你打这个电话应该可以解决。”


于是,我将家附近餐厅的订餐电话发给了他。


几分钟后,他的电话又打了进来:“刚刚问了,人家今天不送外卖了,该怎么办?”


我气得哭笑不得,只好压低嗓门说:“冰箱里有面包,自己拿了吃。我在开会呢,不要再打电话了。”


随即,挂线,关机!只要没饿晕倒,应该都不算大事,先把工作搞定再说!


第二天回到北京,他本想诉诉委屈:过去的24小时里,只有几片面包充饥……还未待他诉完苦,我立即堵上了他的话茬儿:“你平时都吃得太好了,偶尔需要吃点清淡的,清清肠胃。”然后,他被噎得接不上下一句。


好在他包容心无敌,对于正在创业的我,万分理解,面包的恩怨,就此一笔勾销。


还有一次在纽约,为了装修房子,添置了好多物件,回家一试,有些不太合适的,想拿回店里退掉。他对熟人可以say no,对陌生人却说不出口,死活不愿意去退。其实美国有非常健全的退货体制,只要保留好购物凭证,都可顺利退掉。于是,我拉着他,走,去退货。


回到店里,我和店员一番理论,他安静地站在我身边。成功退货后,走在回家的路上,他不停地赞道:“太利索了,太利索了……”因为性格使然,独闯惯了,有没有男朋友,我都能应付过来,这是我的行事风格,不会为了扮演女朋友的角色,而改变自己凭添些虚伪的温情。


也有朋友建议我,男朋友在剑桥上学,我应该也一同前往,也在剑桥画个小画儿,闲来喝个下午茶,不要这么跑来跑去辛苦创业,甚至跑到纽约去上学,抓住男人才是最重要的。可我深深知道,越想抓住的人,往往越抓不住,能够抓住的人,只有我自己。反过来说:为什么是我要去抓住他,而不是他来抓住我呢?难道我不优秀吗?


我从来没有渴望认识谁,改变命运。命运本来就是在自己手上的。十年来,从一个哭着要为别人学做饭的小女生,到如今信奉工作有时比男友重要的原则,尽管这些原则可能为人不屑,但我却万分笃定。


一个女人一生中要谈两次“恋爱”:与值得爱的男人,与你热爱的工作。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