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连载 《刺客列传三离心问剑》

终极难过敷衍 2018-5-23 19:47:53

第三章      骁离在见
南宿王宫中,灯火依旧,艈骁正在批阅奏折,一黑衣侍卫端一碗参茶轻声轻脚的进来,在一旁站立良久。艈骁方才回神便随口问了一句“左恒,你在本王身边做近卫多久了?”左恒微微低头,“回王上,已经快一年了。”艈骁放下手中的奏章,长长的叹了口气,起身向门外走去,左恒也跟了出去。一路的星辰稀稀疏疏的落在艈骁的白色锦段御袍上,增添了一抹淡淡的清凉,暮春花香浓烈,却难掩那一院的桃花香味,隔着墙隐隐闻到那年相遇时的箫声悠扬,抬头便看到那人的名字刻在楠木门匾上,静静站了好久,左恒便悄悄问了一句“王上,不进去吗?”毓骁邹邹眉头,抬手推开那扇檀木桐漆门,进门便是满园的桃花盛开得毫不吝啬,仿佛那人依旧在桃花丛中吹奏那首离人曲。转过走廊那大理石做的桌子依然在哪里,依稀浮现那时他画了别人的画像,自己是又气又恼。“一年了,你离开本王一年了。”左恒不解便试问到“王上,此处住的是何人?为何你日日叫人来打扫,却只是今天来了这儿?”毓骁并不看左恒,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这里住的人与我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了!"见王上不想提及,左恒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默默在一旁伺候着。
不一会便有人通报“王上有人说是您的朋友,有事儿求见。”艈骁心中一惊(此时谁会来此?)“难道是······快请进了。”(是他吗?)可是并没有所期待的那一袭红衣出现,也没有看到那张绝世的容颜。只见一身淡雅的紫罗衣,优雅入画,眸子像是天池之水的男子,有些大失所望。毓骁有些失落,便问“你见本王有何事?”紫衣男子轻轻启齿,淡淡的,温文尔雅的声音便从两唇间传出“王上可知现在中原大陆已乱?”毓骁转身并不看他,毫不在意的说“那又如何?如今我南宿已经退出中原,中原要如何关我南宿何事。”紫衣男子瞥一眼园中的桃花轻轻一叹:“难道你不知天权与瑶光大战,瑶光国主重伤昏迷不醒吗?”毓骁心中一震,“什么?阿离,来人备马。”左恒立刻拦住毓骁“王上,此时天色已晚,若您真担心慕容国主,属下立刻去准备,明日启程。”毓骁觉得已是有理,便吩咐全军整队,定要向天权讨个说法。吩咐完后便向紫衣男子看来,“不知先生是谁?为何要告知此事。”紫衣男子转身淡淡说了一句“我是个已死之人罢了,不足以提名。”说完便向外走去。
慕容府外早已有马车在等待,紫衣男子从府中出来,便被一小生扶上马车,风声不大不小,刚刚可以听清马车滚过路面的声音。
次日毓骁便来到瑶光王城外,迎接的是萧然,毓骁下马进了城,左恒也跟着进去。一边走毓骁一边问萧然“阿离怎么样了?”萧然回答“国主还未醒来。”进了王城,转过榭亭,来到玉箫轩,推开玉竹扇门扉,锦缎榻上红帐中的人儿愈见消瘦,苍白的丹唇,紧闭的双眼,还有那似有似无的气息。他再也忍受不了了,示意其他人出去,方夜也从床边走了下来。他坐在床边,握着那双冰冷的纤手,开始数落那不听话的人儿“怎么会弄成这样?你不是爱逞强吗?现在躺在这儿算怎么回事。”方夜红着眼站在一旁,只是静静看着,他为了照顾国主已经几天几夜没休息了,但是他毫无办法,因为床上的人儿除了梦中的呢喃和痛苦的汗珠就没有其他回应了。毓骁怒问方夜,“这是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方夜有些为难的说“是······天权国主率兵攻打我瑶光,国主为了两国百年之交,也为了两国百姓能够免遭战乱之苦,一人独面天权大军。”毓骁怒气大涨“天权,执明。”毓骁起身,方夜拦住毓骁,“王上不可,如果王上去了天权,那岂不辜负了国主的良苦用心。”毓骁怒对方夜“我南宿与天权如何,还轮不到瑶光来管。”说完便夺门而出,门外的左恒也跟了上去。
此时的天权国中,幕府中,仲堃仪正在品着天权特有的茶,茶香清洌,那英俊的脸上有一抹笑意,“天权的茶果然是好,难怪慕容离如此舍不得天权。”一旁的骆珉也微微一笑“恭喜老师成为天权国师,还铲除了死敌。”仲堃仪泯然一笑“骆珉啊!你还是不懂这人心,慕容离只不过是使这钧天大陆乱的棋子,执明一日不杀慕容离,我们就日不可放松。”
“好啊!果然是隐世的能才,今日方是让我见识了这拿捏人心的本事了。”一声爽朗的笑声,骆珉站起一惊,“你怎么会在这儿?”左亦便看向仲堃仪,“仲兄不会忘了答应我的事了吧!”仲堃仪喝了口杯中的茶,头也不抬的一笑,“喔!我有答应你何事?”左亦脸色阴沉“我帮你打败慕容离,你就要把你的剑给我,难道你想反悔?”仲堃仪大笑“反悔?开阳郡主怕是说笑了,我只答应你为开阳报灭国之仇,现在慕容离已昏迷不醒,如同行尸走肉。这怎么能说是我反悔呢?”左亦不屑的一笑难道你就不怕天权国主知道子煜将军的军队是你派大军围剿的,将你碎尸万段吗?”仲堃仪觉得真是可笑之极“哎呀!如果他要是知道我帮他抓住了瑶光的开阳郡主,他会不会给我加官进爵?你说他会不会听你解释?”左亦脸色一紧“你······”“来人啊!将这瑶光的奸细抓起来。”骆珉一声呼下,团团士兵将左亦围住。
而天权王宫中也来了个不速之客,又是那一袭紫衣,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无双公子,寝宫中是颓废的王上,旁边是无心处理的奏章,散落了一地的全是那人处理过的政务文章,娟秀的字迹还依然透露着往昔的情谊,而人却已不在是那个人,可能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心境不一样了。奈何三冬有你不寒,奈何今春无你却不见花开。
近卫来报,“王上有人求见。”执明将酒杯砸过去“不见。”近卫也是一脸委屈,骆珉便进来行了叩拜之礼便说“这人说是瑶光来的,非要见您,王上还是见上一见吧!”执明抬头“瑶光?叫他进来吧!”来人便在台下站立,执明示意其他人退下。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星辰般的人,“瑶光之人来我天权有何事?”紫衣男子微微抬了抬手,我是为了瑶光国主才来的。”一听到慕容离,执明便站了起来满脸焦急“他怎么样了?”紫衣男子接着说“还在昏迷。”执明脸上已经掩饰不了担心。紫衣男子继续说着“我来是想借一件东西,也只有它才能救他。”执明立刻问“什么东西?”紫衣男子不紧不慢的说“王上的剑。”执明收起担忧的表情,立马严肃的问“你是何人?为何借我的剑就可以让他好起来?”紫衣男子微微一笑:“我是他最信任的人,也是他最在意的人,瑶光故臣戚将军三子,阿离的青梅竹马,也是替他殉国之人——阿煦!”执明瞳孔一紧“那你为何没死?阿离他知道你还活着?”阿煦淡淡语气“那日我将他送走之后,便被我的侍卫所救,那时我便昏迷不醒,直到近日有人拿着神剑将我换醒,所以阿离并不知我还活着。”“那,羽琼花?”阿煦并不等执明说完便回答了“羽琼花是我为他种的,古铃箫也是我替他寻来的。”
执明自嘲的笑了出来,笑得那么撕心裂肺(终于知道你为何要将夕照台改名为向煦台了,向煦台,向煦,向阿煦,原来你的心中一直想的都是他。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准任何人动你的箫,原来是他送你的,原来你去南宿还愿回来,当真的是为了这羽琼花。唯有本王最可笑,常常为了你忘记了自己也是一国之君)
阿煦带走了星铭剑,也彻彻底底的带走了执明对慕容离的所有感情。他命人拆了向煦台,填了水榭亭,烧了他所有的画像,埋了他曾经下过的棋盘,封了所有的琼花酿。(慕容离,从此之后你我不再有任何关系)执明穿上御袍,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是那个懵懂少年,阿离看到可能会欣慰的笑吧!要是阿离看到他将向煦台拆了,阿离会不会伤心?是谁曾经说要许他一世富足?是谁曾经说为他负天下人又任何?是谁最喜欢他的琼花酿?是谁曾经说“阿离,你不要怕,无论你在那儿,本王一定会将你救出了”?
曾经执明对阿离总是这般好,可现在物是人非,阿离还是阿离,君却不再是君。君着一袭红衣,踏城外尸身缓缓而来,手中箫依旧,君所到之处皆是殷虹,君初心不变,错落的是他人的年华。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1条评论

终极难过敷衍 楼主 2018-5-23 19:49:31

《刺客列传三离心问剑》


第三章      骁离在见
南宿王宫中,灯火依旧,艈骁正在批阅奏折,一黑衣侍卫端一碗参茶轻声轻脚的进来,在一旁站立良久。艈骁方才回神便随口问了一句“左恒,你在本王身边做近卫多久了?”左恒微微低头,“回王上,已经快一年了。”艈骁放下手中的奏章,长长的叹了口气,起身向门外走去,左恒也跟了出去。一路的星辰稀稀疏疏的落在艈骁的白色锦段御袍上,增添了一抹淡淡的清凉,暮春花香浓烈,却难掩那一院的桃花香味,隔着墙隐隐闻到那年相遇时的箫声悠扬,抬头便看到那人的名字刻在楠木门匾上,静静站了好久,左恒便悄悄问了一句“王上,不进去吗?”毓骁邹邹眉头,抬手推开那扇檀木桐漆门,进门便是满园的桃花盛开得毫不吝啬,仿佛那人依旧在桃花丛中吹奏那首离人曲。转过走廊那大理石做的桌子依然在哪里,依稀浮现那时他画了别人的画像,自己是又气又恼。“一年了,你离开本王一年了。”左恒不解便试问到“王上,此处住的是何人?为何你日日叫人来打扫,却只是今天来了这儿?”毓骁并不看左恒,只是淡淡的说一句“这里住的人与我再也不会有任何关系了!"见王上不想提及,左恒也没有继续问下去,只是默默在一旁伺候着。
不一会便有人通报“王上有人说是您的朋友,有事儿求见。”艈骁心中一惊(此时谁会来此?)“难道是······快请进了。”(是他吗?)可是并没有所期待的那一袭红衣出现,也没有看到那张绝世的容颜。只见一身淡雅的紫罗衣,优雅入画,眸子像是天池之水的男子,有些大失所望。毓骁有些失落,便问“你见本王有何事?”紫衣男子轻轻启齿,淡淡的,温文尔雅的声音便从两唇间传出“王上可知现在中原大陆已乱?”毓骁转身并不看他,毫不在意的说“那又如何?如今我南宿已经退出中原,中原要如何关我南宿何事。”紫衣男子瞥一眼园中的桃花轻轻一叹:“难道你不知天权与瑶光大战,瑶光国主重伤昏迷不醒吗?”毓骁心中一震,“什么?阿离,来人备马。”左恒立刻拦住毓骁“王上,此时天色已晚,若您真担心慕容国主,属下立刻去准备,明日启程。”毓骁觉得已是有理,便吩咐全军整队,定要向天权讨个说法。吩咐完后便向紫衣男子看来,“不知先生是谁?为何要告知此事。”紫衣男子转身淡淡说了一句“我是个已死之人罢了,不足以提名。”说完便向外走去。
慕容府外早已有马车在等待,紫衣男子从府中出来,便被一小生扶上马车,风声不大不小,刚刚可以听清马车滚过路面的声音。
次日毓骁便来到瑶光王城外,迎接的是萧然,毓骁下马进了城,左恒也跟着进去。一边走毓骁一边问萧然“阿离怎么样了?”萧然回答“国主还未醒来。”进了王城,转过榭亭,来到玉箫轩,推开玉竹扇门扉,锦缎榻上红帐中的人儿愈见消瘦,苍白的丹唇,紧闭的双眼,还有那似有似无的气息。他再也忍受不了了,示意其他人出去,方夜也从床边走了下来。他坐在床边,握着那双冰冷的纤手,开始数落那不听话的人儿“怎么会弄成这样?你不是爱逞强吗?现在躺在这儿算怎么回事。”方夜红着眼站在一旁,只是静静看着,他为了照顾国主已经几天几夜没休息了,但是他毫无办法,因为床上的人儿除了梦中的呢喃和痛苦的汗珠就没有其他回应了。毓骁怒问方夜,“这是怎么回事?我走的时候还好好的。”方夜有些为难的说“是······天权国主率兵攻打我瑶光,国主为了两国百年之交,也为了两国百姓能够免遭战乱之苦,一人独面天权大军。”毓骁怒气大涨“天权,执明。”毓骁起身,方夜拦住毓骁,“王上不可,如果王上去了天权,那岂不辜负了国主的良苦用心。”毓骁怒对方夜“我南宿与天权如何,还轮不到瑶光来管。”说完便夺门而出,门外的左恒也跟了上去。
此时的天权国中,幕府中,仲堃仪正在品着天权特有的茶,茶香清洌,那英俊的脸上有一抹笑意,“天权的茶果然是好,难怪慕容离如此舍不得天权。”一旁的骆珉也微微一笑“恭喜老师成为天权国师,还铲除了死敌。”仲堃仪泯然一笑“骆珉啊!你还是不懂这人心,慕容离只不过是使这钧天大陆乱的棋子,执明一日不杀慕容离,我们就日不可放松。”
“好啊!果然是隐世的能才,今日方是让我见识了这拿捏人心的本事了。”一声爽朗的笑声,骆珉站起一惊,“你怎么会在这儿?”左亦便看向仲堃仪,“仲兄不会忘了答应我的事了吧!”仲堃仪喝了口杯中的茶,头也不抬的一笑,“喔!我有答应你何事?”左亦脸色阴沉“我帮你打败慕容离,你就要把你的剑给我,难道你想反悔?”仲堃仪大笑“反悔?开阳郡主怕是说笑了,我只答应你为开阳报灭国之仇,现在慕容离已昏迷不醒,如同行尸走肉。这怎么能说是我反悔呢?”左亦不屑的一笑难道你就不怕天权国主知道子煜将军的军队是你派大军围剿的,将你碎尸万段吗?”仲堃仪觉得真是可笑之极“哎呀!如果他要是知道我帮他抓住了瑶光的开阳郡主,他会不会给我加官进爵?你说他会不会听你解释?”左亦脸色一紧“你······”“来人啊!将这瑶光的奸细抓起来。”骆珉一声呼下,团团士兵将左亦围住。
而天权王宫中也来了个不速之客,又是那一袭紫衣,还是那个温文尔雅的无双公子,寝宫中是颓废的王上,旁边是无心处理的奏章,散落了一地的全是那人处理过的政务文章,娟秀的字迹还依然透露着往昔的情谊,而人却已不在是那个人,可能人还是那个人,只是心境不一样了。奈何三冬有你不寒,奈何今春无你却不见花开。
近卫来报,“王上有人求见。”执明将酒杯砸过去“不见。”近卫也是一脸委屈,骆珉便进来行了叩拜之礼便说“这人说是瑶光来的,非要见您,王上还是见上一见吧!”执明抬头“瑶光?叫他进来吧!”来人便在台下站立,执明示意其他人退下。看了一眼面前这个星辰般的人,“瑶光之人来我天权有何事?”紫衣男子微微抬了抬手,我是为了瑶光国主才来的。”一听到慕容离,执明便站了起来满脸焦急“他怎么样了?”紫衣男子接着说“还在昏迷。”执明脸上已经掩饰不了担心。紫衣男子继续说着“我来是想借一件东西,也只有它才能救他。”执明立刻问“什么东西?”紫衣男子不紧不慢的说“王上的剑。”执明收起担忧的表情,立马严肃的问“你是何人?为何借我的剑就可以让他好起来?”紫衣男子微微一笑:“我是他最信任的人,也是他最在意的人,瑶光故臣戚将军三子,阿离的青梅竹马,也是替他殉国之人——阿煦!”执明瞳孔一紧“那你为何没死?阿离他知道你还活着?”阿煦淡淡语气“那日我将他送走之后,便被我的侍卫所救,那时我便昏迷不醒,直到近日有人拿着神剑将我换醒,所以阿离并不知我还活着。”“那,羽琼花?”阿煦并不等执明说完便回答了“羽琼花是我为他种的,古铃箫也是我替他寻来的。”
执明自嘲的笑了出来,笑得那么撕心裂肺(终于知道你为何要将夕照台改名为向煦台了,向煦台,向煦,向阿煦,原来你的心中一直想的都是他。终于明白你为什么不准任何人动你的箫,原来是他送你的,原来你去南宿还愿回来,当真的是为了这羽琼花。唯有本王最可笑,常常为了你忘记了自己也是一国之君)
阿煦带走了星铭剑,也彻彻底底的带走了执明对慕容离的所有感情。他命人拆了向煦台,填了水榭亭,烧了他所有的画像,埋了他曾经下过的棋盘,封了所有的琼花酿。(慕容离,从此之后你我不再有任何关系)执明穿上御袍,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是那个懵懂少年,阿离看到可能会欣慰的笑吧!要是阿离看到他将向煦台拆了,阿离会不会伤心?是谁曾经说要许他一世富足?是谁曾经说为他负天下人又任何?是谁最喜欢他的琼花酿?是谁曾经说“阿离,你不要怕,无论你在那儿,本王一定会将你救出了”?
曾经执明对阿离总是这般好,可现在物是人非,阿离还是阿离,君却不再是君。君着一袭红衣,踏城外尸身缓缓而来,手中箫依旧,君所到之处皆是殷虹,君初心不变,错落的是他人的年华。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