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时光——父亲

余归晚 2018-5-1 21:53:40
http://www.ccview.net/htm/xiandai/zzq/zzqsw003.htm


      再读《背影》,全是爱。

      我不知道究竟是出于什么原因再抽空去读这篇文章的,应该是源于昨天下午接到父亲远在异乡打来的时长七分多钟的电话吧。电话里,哥哥开车出事了,远在他乡的父亲侧面打听到的,心里满是担忧,言语中却又吝啬的不肯表达,只是一个劲的埋怨我们兄弟两多年在外,有什么事总是瞒着他。突然感觉父亲有点像小孩似得无助,孩子大了,父亲可能真的老了,岁月才是最可怕的东西,你陪我长大,我陪你变老。忘记是在哪儿看到过的一句话:人,就是从出生的小孩慢慢长大,再慢慢变回小孩的一个过程。

      我一直没有再去好好的看看父亲了。记忆中的父亲还停留在我九岁重病那年,经过一年时间的治疗,掏空的不止是父亲辛苦几年劳作才填满的荷包,还有父亲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和对现实的不屈。年底了,带上从医院里面购买的处方药,回去在家治疗,打针就只能靠父亲骑着家里唯一的凤凰牌自行车载我去村上的保健员家,我倒也是满怀期待,那时候生活在农村,我也小,不知道什么是城市的灯光琉璃,这每天的三次出行也能让我大呼小叫了。

      回忆是一觉睡醒后的一片银色,大雪覆盖了整个村庄,药不能停,那辆陪伴我整个童年的老自行车也难得有个休息的日子,父亲起了个大早,带着熬过不计其数的夜晚所赋予的黑眼圈,背着我就出发了。目光所触及的,是烈日下辛苦劳作的黑了一圈的脖子和稀稀疏疏的头发,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一个男人最温柔的一个代名词——父亲。

      后来的日子就逐渐交给了青春期带来的叛逆,父亲老说我是家里最小的一个,他宠坏我了,当然,这句话也是我一直留到正真成年之后才理解的。大病痊愈后的我转到了另外一所小学,父亲也开始为了偿还给我治病所欠的外债外出打工,那个通信靠着书信的年代,我和父亲的沟通越来越少。再后来,初中、高中,我离家越来越远,跟父亲的沟通就是打电话要生活费。那个年代,手机刚在老家的小县城普及不久,电话费还是一个可以计入生活支出的消费品,通话55s之内都算一分钟,超过55s便开始按两分钟算了。说来心酸,我和父亲的通话永远迈不过55s的这个坎。

      90后在那个时候出了个新名词叫代沟,我后来明白了,代沟不是我与父亲的代沟,而是我在自己心里给青春期的叛逆找了一个符合时代的借口,叫“代沟”。

      高考后,终于有了一个理由选择自由,叫做抛弃一切,远走他乡。我相信这个冲动不止我一个人有,也不止是我自己尝过苦果。给自己找了中国最南端的大学安了个窝,带着自认为对社会的“深度认知”和可以创造一切的梦,开始了各种课堂、图书馆、篮球场、食堂... ...以及寝室间的多点一线,偶尔回趟家,也难得交流,总是认为自己接受过的高等教育已经与父亲的思想差了一大截,每次的聊天点到为止,从不会深入交流。父亲也是属于典型的中国父亲,不懂表达感情,总是默默的把一切的爱藏在付出里。

      细细想来,二十多年了,我竟然吝啬到从来没有给过这个伟大的男人一个拥抱。

      毕业后,总是把最宝贵的时间留给了忙不完的工作,跟父亲打电话的次数也越来越频繁了,却总是父亲打来的多,不过即使再忙,也会多跟父亲聊聊,即使在互联网时代日益发达的今天,他懂得再也没有我多了。不管工作多么辛苦,心情多么烦躁,我总会笑,不停的笑,父亲总说我油嘴滑舌,外面跑了这么多年,什么都没学会,尽学会笑了,不过,听起来,沟通轻松多了,父亲也开始爱笑了。

       昨天接到电话后,我准备安排一下手头的工作,抽空去陪陪他,哪怕一天也好。

      父亲快五十岁了,算一算,每年抽空陪他半个月,我还能陪他多久。

      常回家看看!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