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 QQ空间
  • 回复
  • 收藏

原创短篇 《梨花泪》

说儿shuoer 2018-1-11 09:04:55


  题记


       ――“今后你若是不要我了,我便随爹爹的军队出征打仗,替爹爹报仇,塞外广阔,我定会忘记你,你也再见不到我。”

        “不会,我定会去找你,即便塞外广阔,我也一定会找到。”




       ――“落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并没有不要你,所以,你也不要忘记我可好?”

        “好,绝对不忘。”


1515632537850.jpg


        她和她青梅竹马,两家是世交,他们自幼便在一起。她爱叫他祁哥哥,而他也总是唤她落儿,温柔宠溺。

        她出生时,他和爹爹一起在门外守了整整一夜,睡倒在门外的长廊上。

        她满月时,爹爹在外出征,战事吃紧,她哭个不停,娘亲不知所措,他摇着拨浪鼓,哄了她一天,才终于安静下来。

        她六岁时,生了一场大病,嫌药太苦不肯吃药,他跑了半个长安城,买来她最爱吃的蜜饯,终于哄她把药喝下。

       她十二岁时,他随爹爹出征,回来时重伤昏迷,一向贪玩的她,忽然就安静下来,如同变了个人,守在他床前照顾,整整一个月,寸步不离。

        及笄时,家中传来爹爹战死沙场的消息,她穿着孝服,在城墙上望着边塞的方向整整坐了一夜。夜凉如水,他看着她,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坐在她身旁,陪了她整整坐了一夜。

        所有人都觉得他们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是天作之合。可是新婚之夜,他却不顾她的感受,独自出府,整整三日未归。

        她盖着盖头坐了一夜 。屋外,月光清冷。

       三日后,他终于回来,却带回来一个楚楚可人的女子。

       府内哗然,似乎所有人都知道,新婚当夜他为何离开了。

        她沉默,她以为他会给她解释,可是,他却未曾见踏入她院中一步。而传入耳中的,皆是他对那女子如何宠爱。

        一月后,下人传来他要纳妾的消息,她眼泪终是落下。

        那一夜,府内热闹至极,入眼均是红色,一片喜庆。唯独她院中,一片清冷。

       夜深,终于安静,天下起雨来, 她在院中的梨花树下站了一夜,脑中皆是过往回忆,可是细雨湿衣,寒意入骨。

        一夜冷雨,满地琼花碎玉。此后,最喜红衣的她,却再未穿过。
      
       翌日,她终于见到了他,可是身旁,却刺眼的多了一个如花美妾。

        风吹过,一树梨花纷纷碎落。望着眼前模样恩爱的牵着手的两人,她笑,终是死心。

        第二日,她便策马而去。留下的书信中,只写了一句话――

        “今后你若是不要我了,我便随爹爹的军队出征打仗,替爹爹报仇,塞外广阔,我定会忘记你,你也再见不到我。”

        那是她及笄那年,爹爹在边关去世时他陪她在城墙上坐了一夜时他们说的话。

        府内一片慌乱,一众人匆匆都去寻她,只有他拿着她留下的那封信,望着院中的梨花树,沉默许久。

        塞外苦寒,加上行军打仗本就是风餐露宿,她无空想他。整整三个月,她以为已经将他忘记,可是在一场小的战役中,却又见到了他。一瞬间,却恍如隔世。

        她有些恍惚,可是并未理他,仍旧认真杀敌,他也并不多说,只是过来帮她。 刀剑无眼,混乱中,一支长箭从身侧向她袭来,她来不及躲开,以为就要中箭时,一个身影却忽然将她揽入怀中,替她挡下。

        她惊恐的抬头,却只见他温柔地对她笑,然后缓缓倒下。

        “落儿,我终于找到你了。我并没有不要你,所以,你也不要忘记我可好?”

        他唤她,磁性的声音虚弱的几乎听不见,语气如同往日一样,眉宇间尽是温柔宠溺。

        “好,绝对不忘。”

        她有些慌乱,笑着应他,坚定的点着头,眼泪大颗大颗砸在他脸上,可是怀中的人,却始终没有起来,像从前一样哄她,抬手替她将眼泪擦掉。

        战场无情,总是生离死别。一阵风沙吹过,只剩下无尽的苍凉。

        后来她才知道,原来,他们大婚那日,他并不是不想娶她,而是边境战况告急,他不得不离开。那日他带回来的那个女子,则是塞外的郡主。

        那日他急急赶去,兵临城下,死伤惨重。而那个塞外的郡主早已爱慕他许久,只要他同意娶她,她就会让人退兵。缓兵之计,为了不让边塞百姓受苦受难,他不得不同意。

        而成亲那日,他们并没有拜堂,他不去见她,只是不敢看她伤心的模样。她离开后,他一直在找她,从长安到塞外,一直找到现在。

1515632470808.jpg

        ――

        安静的庭院中,微风吹过,卷起碎落的花瓣,纷纷扬扬。她及笄那年,曾和他在树下埋过一壶酒,说要等到她们大婚之后再喝,可如今,却只剩她一人。

       举杯独酌,望着眼前倒满的另一杯酒,她抬头,默默看着那满树的梨花,泪,无声滴落在风中。

1515632519555.jpg


                 〔完〕图源来自网络#侵删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0条评论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