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注册 登录
投稿客 返回首页

大肥一郎的个人空间 https://tougaoke.net/?10968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千古人物

已有 18 次阅读2019-11-4 16:11 |个人分类:原创| 原创, 李鸿章, 春帆楼, 马关条约, 甲午海战


       当烟雾渐渐散去后,一张铁板一样的面孔清晰现出。
       这铁板长在李鸿章的头上,代表着大清帝国的脸面,这脸面此刻正在马关的春帆楼经历着一场屈辱的谈判。
       谈判地点是伊藤博文定下的。马关是这位日本首席谈判代表的出生地,他要在老家击败自己师辈的李鸿章,光耀门楣。此刻,伊藤博文的心思是“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春帆楼是建在马关山半山腰上的餐馆,不大,名字诗意,古色古香,这里烹饪的河豚在日本甚是有名,因伊藤博文极喜食河豚,少年时常来饕餮,吃得兴起时,也不管人家愿不愿意,挥豪给餐馆重写了门匾。在吃河豚时,他总是坐在餐馆临窗的位子上,因为从这儿可以遥望到马关军港,看到来来往往穿梭不息的日本军舰。就是它们覆灭了大清帝国的北洋水师,迫使他们的李中堂远涉大海屈尊坐在这儿,与自己商谈战后赔偿问题。
       屈辱大清国的谈判桌,就设在春帆楼的大堂上。
       坐在李鸿章对面的就是伊藤博文。他不吸烟,只吃河豚,但他可以忍受谈判对手一口接一口迎面喷吐过来的大团大团的烟雾。他知道,老谋深算的李鸿章这是在激怒他,想在他暴怒的咆哮中有理有据地岔开谈判主题,再在旁逸斜出中大加借题发挥,挥洒谈吐用以拖延时间,迫其继续让步。而他所代表的大日本帝国需要的,正是谈判时间。他知道前方战事吃紧,正向中国帝都北京推进的皇军的给养,早已跟不上了,内阁急需他在谈判桌上拿下李鸿章,尽快签下一份有利于日本的条约,逼清政府割地与巨额赔款,为他们明火执仗的侵略行径买下一份大单。
       关于战争赔款,日本政府内定的底线是白银三亿两。经过十几天的谈判,伊藤博文已从他最初开价索要的四亿五千万两,一千万一千万、挤牙膏似地降到了三亿五千万两。但李鸿章却对这一亿两银子的妥协并不买账,他继续旁征博引,将“量我中华物力,给予贵国一亿两战争补偿已是倾家荡产”这句话的意思变幻着各种方式说出。若是伊藤博文有心,他可以以此编撰出一部“怎样将一句话讲出万种意境”的百科全书来,想来光收版税就能填补他们所谓的战争亏空。
       只见李鸿章泰山一般地稳坐,手擎一根巨粗的古巴雪茄,二目深邃得如黑洞一样,这黑洞似乎早已将伊藤博文的所有心思都摄入其中:你想快,门儿都没有,老夫且拖着呢,看咱们谁耗得过谁!
       直面这样老道的谈判对手,伊藤博文的心里是没底的,感觉自己像是被他的目光扒光了一样,什么都藏不住,心中不禁暗叹:什么是谈判高手?这就是!一个麾下水师遭灭顶之灾的败军统帅不躲进旮旯舔舐伤口,还在这儿言之凿凿的示勇,这心理素质堪称钻石,硬至无敌。呜呼,七十三岁的李鸿章,没活在坎儿上,倒是成了精了!这难缠的人精,令伊藤博文无计可施。
       万般无奈,伊藤博文决定刺破李鸿章的“拖”字真经,亮出自己的底牌,他想,死活就这最后一口价了,前方将领一天八个电报请求给养补给否则难以再战,可战争打了几个月了,资源匮乏的弹丸岛国,哪儿还有什么再供前线?时间不等人。于是,他突然站起来,喊出了一句:“我们再让五千万,你们赔个整数,白银三亿两,这是最后的底价了,再无一两可让!中堂若不签字,我们大日本皇军就攻进紫禁城,让你们的太后、皇帝亲自签!到那时候,那可就不是这区区三亿两的事儿了!”
       此言一出,十几人的谈判桌上,蓦然陷入一片死寂,只剩下轰鸣的心跳声,宛若闷雷一般。
       李鸿章长时间地沉吟了一会儿,深吸了一口烟,在喷烟雾出口时哈哈大笑,旋即,他将手中的雪茄在紫檀桌上的青花瓷烟灰缸里碾得粉碎,声音阴沉地吼道:“图穷匕首见了!笑话,那是你们的底价,不是我们的!三亿两,我们出不起!就算砸锅卖铁也难凑这穷疯了的要价,横竖都是无路可走了,那咱们就继续打吧!老夫这就启程回国,上书皇帝,迁都再战!打吧,一直打到我四万万同胞踏平东洋那一天!伊藤博文先生,恕老夫不恭,咱们战场上见!”
       李鸿章拍案离席,拔腿就向门外走。
       在这些日子里,谈判桌上一向说话慢条斯理的李鸿章这突如其来的狮子吼,将伊藤博文给惊呆了,这振聋发聩的再战宣言令这位职业政客蓦然就木在了那儿,冷汗暗流,心里叫苦:“真要继续打下去,那就糟糕啦!若在此刻我不能把握住已经取胜的大好时机把条约签订、银子要来,再战,必持久,持久,则我国力万难支持,天皇震怒,国内民怨蜂起,重压下,内阁必将垮台,做为谈判首席的我,则在劫难逃,死无葬身之地啊!”
       就这样,谈判,在伊藤博文的两难中,陷入僵局。
       这时,伊藤博文的秘书官花屋小三郎高喊:“失礼了,敬请中堂留步!”此刻,他刚从机要员手中接过一份紧急电报。原来,日本谍报机关破译了慈禧太后发给李鸿章的绝密电报,她在电报中说,日军已兵临北京城下,朝廷吃不消了,听说李中堂已将他们索要赔款从四亿压至三亿五千万两,行了,差不多就签约吧,你一天不签,日本人就一刻不停止攻击,我便一日不得安生!快签吧,我受不了啦!
       伊藤博文看完电报,立即就还阳了,不再面如死灰,哈哈大笑地对已走至门前的李鸿章深鞠一躬,直起腰说:“中堂息怒。丈夫只手把吴钩,意气高于百尺楼。一万年来谁著史,三千里外欲封侯。定将捷足随途骥,那有闲情逐水鸥。 笑指泸沟桥畔月,几人从此到瀛洲?在下知道中堂豪迈,壮势如虹,气吞万里如虎,狮心雄在。但生不逢时,现如今诸葛亮再世又如何?我看您还是把字儿签了吧。中国不是有句老话叫做干活不服东累死也无功嘛。想来您早就知道你们太后的那道最后通牒了,真难为老师还能做到如此淡定从容,不动声色地又压了我五千万两,那可都是白花花的硬通货啊,能买多少军舰、盖多少学校,我伊藤博文丧权辱国啊!三亿五千万你们太后都签,签三亿,中堂您可是中国大大的功臣,擎天一柱啊!”
       李鸿章,还是那张铁板一样的脸。
       伊藤博文无论如何努力,也从他脸上看不出丝毫的心理活动,他不敢直视李鸿章的眼睛,尽管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口,视之可窥人心,但他生怕自己一个不小心,就跌进了那无底深渊中。因为在伊藤博文眼里,李鸿章的眼睛,就是深不见底。掉进去,再难爬出。
      “还是遵旨吧中堂,签了,我们就都解脱了。”伊藤博文诚哀恳着。“卖国者何以解脱?唯千夫所指,无疾而终是也。你不是赞我擎天柱国吗?为你这句美誉之言,老夫纵然脸皮厚如城墙,也不好意思签啊,咱们还是打吧!”李鸿章大笑着,迈向餐馆的正门,那站在门边的两位侍者立即为他敞开了大门。
       李鸿章知道,现在他只能拖了,能拖一秒钟是一秒钟,此刻双方军队正在战场上僵持对峙着,都在消耗,而我们是在自己的国土上作战,占尽天时地利人和,不像日本人远离自己的本土,补给极其困难,所以谁先崩盘还未可知。只要能拖住,就有机会,拖住了时间,就消耗了他们的能量,便能保全些银子,那银子,一毫一厘皆是国民血汗,岂能轻易的就都给了东洋鬼子!至于机会,那就只有天知道它会藏在哪儿了?
       也许,这个机会就在刚刚为自己敞开的大门后面,也许,它在街上不远的拐角处,也许,这个机会此刻正朝自己飞来,这机会,也许是一颗金灿灿、黄澄澄的子弹。
       此刻的李鸿章,真希望有这样一颗飞向自己的子弹。他现在死了,为国捐躯,荣光莫大了。
       “修合无人见,存心有天知”,此刻,正有一颗子弹飞向李鸿章。
       这是一颗从日本浪人小山丰太郎枪膛中射出的子弹。子弹,迎面而来,射中了李鸿章。但只是刮伤,擦他的眉梢儿而过,变线击碎了停在门外李鸿章专车的挡风玻璃。
       在那玻璃爆碎的同时,李鸿章应声而倒,鲜血满面,昏迷不醒。
       倒地的李鸿章其实并没有昏迷,他清醒得很,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得昏迷;他也知道自己没事儿,只伤了点儿皮外而已,行伍出身的他根本就不可能被击倒,但他知道此刻自己必须得倒下。
       大清帝国全权特命大臣李鸿章在访日期间竟被刺杀了,这消息,震惊了全世界,亦令日本天皇震惊。
       可伊藤博文,却不震惊。他根本就没工夫震惊,他得细算一下,这一枪,躺在床上双目紧闭的谈判高手李鸿章,又得少给他多少银子,五千万还是一亿两?伊藤博文心疼啊!心疼,令他早忘了震惊。
       史载,公元一八九五年二月十八日,慈禧命李鸿章赴日本议和。尽管清廷已授他割地赔款的全权,但他仍以“争得一分有一分之益”的决绝,在谈判中与日方反复辩论,甚至说:“万一谈判不成,只有迁都陕西,和日本长期作战,日本必不能征服中国,中国可以抵抗到无尽期。日本,最后必败求和!”在一次谈判后,李鸿章遇刺,国际舆论哗然,其借力打力,趁势再压价,逼得日本人退步收敛,又少要了一亿两白银,《马关条约》终以赔白银二亿两签署。伊藤博文后来说自己在李鸿章面前“但有允与不允两句话而已”。
       那一天黄昏,李鸿章望着春帆楼窗外凋零的樱花与挺拔的松柏,长叹了一口气,终于拿起毛笔,在《马关条约》上签上自己的名字。签字时,他的手,抖了一下,但还是稳住了自己,艰难地抬起了那张铁板一样的面孔。
       签字仪式结束后,伊藤博文握住李鸿章的手,对他为国家的呕心沥血的尽心尽力表示钦佩,他说:“中堂老骥伏枥,一把铁骨一腔热血为国又省下一亿两白银,可谓德行无量,建功不世;而在下却令帝国蒙损失甚巨,惭愧啼血。”
       李鸿章摇了摇头,极目苍穹,说:“阁下惭愧?此东洋行,我罪孽难赎,耻辱莫大,我死了,下地狱,万劫不复,骂名永负,再无超生之日!”随后,在几十名随员的簇拥下回到了自己下榻的寓所,他对随侍在身旁的儿子李经方说想静一静,便独自进了卧室。
       李鸿章一进门,便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泪流满面,旋即呕血不止,轰然昏厥于地。从此,他就落下了病根儿,夜夜咳血不止,每咳必有黑色血块儿吐出。
       六年后,七十九岁的李鸿章呕血的旧疾突然发作,大口吐血,吐得盆满溢红。周围服侍他的人们大惊失色,忙传太医。这时,伏在床上奄奄一息的李鸿章竟一挺身,猛然站了起来,他二目圆睁,大叫了一声:“马关之耻未雪,死不瞑目啊!”便绝气身亡。其双眼未闭,直勾勾地瞪向日本方向。
       李鸿章撒手人寰后,梁启超为其作传,言:李鸿章必为数千年中国历史上一人物,无可疑也;李鸿章必为十九世纪世界历史上一人物,无可疑也。
       梁启超还说:“我敬李鸿章之才,惜李鸿章之识,悲李鸿章之遇。若以中国之失政而尽归于李鸿章一人,李鸿章一人不足惜,而彼执政误国之枢臣,反得有所诿以辞斧钺,而我四万万人放弃国民之责任者,亦且不复自知其罪也”。


评论 (0 个评论)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立即注册

关闭

站长推荐 上一条 /1 下一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