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一章:佛牌

        我叫丁笙,年纪二十五岁,一个三无青年。
        大学毕业之后,我还跟亲戚吹牛,说不闯出一片天地,坚决不回家。
        直到我爷爷去世的那一天,我口袋里面的钱比脸还干净。
        后来经过亲戚的介绍,让我跟着一个外号名为江爷的江湖客讨生活,因为还缺个跑腿门生,一拍即合,我便赶上了去往通城的车票。
        人我倒是见到了,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老头,个头一米七几,身穿白花断袖衬衣,背着一个破旧的黑包,脸上还有些漆黑斑点。
        他走路给我的感觉很玄乎,仿佛被什么东西压着背一样,一直都挺不起来,一见面便让我叫他江爷。
        见面的时候也不客气,拍了拍我的肩膀便让我跟着他走。
        刚开始我还以为是车站拉客的,专门骗去外生人的车费,好一顿问之后,这才清楚他是我要见的人。
        江爷走在前面,回头问我会不会开车,我点了点头说了一声会。
        之后他扔给了我汽车钥匙,随即指着一辆大众,在车上说了一个地名,便让我开着走。
        让我没想到的是,江爷便让我跟着他去一户人家讨要佛牌。
        刚开始我认为这佛牌有啥好讨要的,在我的印象当中,佛牌不就是一些寺庙求的牌子吗?压根不值多少钱。
        后面我才知道,这佛牌竟然大有来头。
        当初小看了佛牌,为此还吃了一段苦头。
        在车上江爷严肃跟了我说佛牌的一些内容,他说,佛牌功能诸多,例如辟邪、挡险、助人缘、助财运等等…
        我心里面自然有些不太相信,可想到了我亲戚的话语,一定要我跟着江爷一块,说他是有真本事的人。
        对于一些神神鬼鬼,我心里面不太愿意相信,但又感觉很玄乎。
        江爷说完就靠在了座椅上,侧了个身,脸朝着副驾驶的玻璃看去,他便跟我说了关于讨要佛牌的一件事。
        一个中年男人找到了他,他和他爱人结婚这么多年,一直没能要个孩子,看遍了大大小小的医院,见了不少医生,就连民间土方都用了不少,依旧没能怀上,实在没招了,便托了一些关系,在一个号称‘大师’手中求了一个佛牌。
        只要供奉佛牌四十七天,便能怀孕生子。
        当时我听见这件事情,心里面还无语吐槽了一会,心想不孕不育求个锤子的佛牌。
        后面我才知道,这对中年夫妻上了当,求了一个古曼童回来,又在家养了八个月天。
        刚开始我也不知道古曼童是什么东西,问了一句,江爷淡淡说了一句,小鬼。
        听闻这句话,我这好奇心又上来,从跟江爷接触的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心里面清楚,这老家伙要么是个大师,要么就是个神棍。
        我更偏向于这江爷是个大师,要不然我亲戚不可能让我跟一个神棍讨生活。
        来到了江河园,这是一个不错的小区,住在这里的人,手头都是有些闲钱。
        江爷下了车之后,便掏出来了一个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说了三个字,我到了。
        说完他把手机给挂断,随即让我找一个停车位,先把车停下,然后再来这里。
        我说了一声好,找了一个停车位,把车停了下来,小跑来到了小区门口。
        来到小区门口,江爷已经跟着一个中年男子正在交谈着什么。
        中年男子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太虚,身穿一件白衣羽绒服,高高瘦瘦,脸色很苍白,没有一点血色,眼睛更是布满血丝。
        这让我想到了,初中的时候,瞒着家人天天去网吧包夜通宵,那身体状态跟中年男子一样一样的。
        说话的时候,中年男子时不时身体哆嗦几下,给江爷递烟的时候,这手抖得不行。
        江爷穿着短衬衣,中年男子身穿白色羽绒服,好像一个处在夏天,一个处在冬天。
        江爷见我来了,便对我招了一下手,让我们互相认识一下。
        了解了之后,我便叫了中年男子老张。
        在小区门外交流了一会,而说这件事的老张更是咬牙切齿,把那个‘大师’更是骂得狗血淋头。
        江爷让我跟着老张上楼去把那个‘佛牌’给要过来,他在楼下等我们便成。
        我说了一声好,便跟着老张身后,一同来到了家里面。
        之所以老张为什么要叫江爷去拿‘佛牌’,而不是自己随处找地方扔呢?
        我也问了一句,老张说,这玩意不能随便乱扔,得找有高人处理,老张询问了很多人,这才找到江爷,便让江爷过来处理。
        还没有等我再发问,老张自顾自的说,自从请来这‘佛牌’之后,老婆每次都做梦,总能梦见一些吓人和奇奇怪怪的事。
        虽说靠那个‘佛牌’老婆确实怀上孕了,已经有了六个月了,古怪的事老张的老婆都会从半夜里面惊醒,导致他从来没有睡过一个好梦,有一次更是在睡觉的时候,差点被老婆掐死。
        自从那次之后,老张就等老婆睡着之后,偷偷去另外一间房间睡觉了。
        出了这些事之后,老张便了解到,会不会是请来的‘佛牌’出了问题。
        而且现在怀孕了,目的也达到了,这个‘佛牌’也可了请走了。
        当然,现在老张还不知道,他请的不是所谓的‘佛牌’而是古童曼。
        老张用一个箱子把古童曼装好之后,便交到了我的手上。
        我低头看了一眼,寻思会不会是巧合,心想这东西怎么会如此邪门。
        拿了之后,我便跟着老张说再见了,临走的时候,老张还给了我三百块钱,我们两个人互相交换了一下电话号码。
        来到江爷面前,江爷让我把古童曼放在后备箱里面,这次便由他开车,我坐在副驾驶。
        开了四十多分钟,来到了一家门店,江爷拿了门店钥匙,把店门打开。
        随即叫我先去洗个澡,让我已经随便找一个空的房间,打扫一下当做自己的卧室。
        我点头说了一句好,正好坐火车这么久,又被江爷拉过来做了一通事,身体早就疲惫得不行。
        洗了个澡之后,我便睡了过去,等我醒过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先是看手机。
        让我迷糊的事,打开手机一看,竟然有十七个未接电话,都是老张打给我的。
        还没等我回拨,老张的电话便打了过来。
        我接了电话,耳边传来了老张惊慌的声音,“小丁,它回来了!它回来了!”
        我心里面有些发懵,揉了揉眼睛,开口问道:“什么回来了?”
        “那个佛牌!它回来了!!”

    • 0
    • 0
    • 0
    • 672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