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十五章  修成正果

         

          过了中秋,挑了个工作日,桂枝与柳叶终于去到民政局领回来了两个“小本子”,凡是有人上门来,桂林都会不厌其烦地从柜子里翻出来炫耀一番。

          林场的人大多也都派发了请帖,两家人终于可以热热火火地筹办他们俩的婚礼了。

          桂林将桂枝的银行卡退还给她,将先前收下的存折也还给了柳叶,由她来决定怎样办婚礼,又将自己这些年攒下的钱取出来当礼金送去隔壁,柳家自然不会收他的,两老对于婚礼也没什么要求,两家相邻,一应排场都可以省了,房子也没必要买新的,将桂林的房间装修装修,换上些新家具也就行了,反正工作时间都在林场住着,周末回来挤在一起反而更加便于照顾两方的老人。

      柳叶想着公公后续治病应该还需要不少钱,便主张先不动存折上的钱,婚礼简办简办,桂林的积蓄也足够了。

         桂枝送他们的礼物是一套婚纱摄影,倒也正遂了柳叶的心意,婚礼怎样简办都无所谓,只是这婚纱照对于一个尤其爱美的女人来说,那是意义非凡,照片拿回来,一屋子的人都“啧啧”赞叹不已,照片中的柳叶与那些美女明星比起来,那也是毫不逊色,照片装帧好后往新房里一挂,整个家立即就充满了喜气,在众人的夸赞声里,柳叶小女人的小小虚荣也得到了充分的满足。桂枝更是羡慕得很,嘴里念着等汪中正回来也要补上一套。杨妈妈好几年前就备下了给柳叶的全套首饰,当着众人的面拿了出来,桂枝先就替柳叶嫌弃了,嚷嚷道这些款式也太过老土了,只能仅供收藏而已,柳叶恭恭敬敬地收下,选了只金镯子戴在另一只手上,两只手一金一银,倒是相得辉映——其实,柳叶又何曾喜欢这些呢?不过是为了让老人高兴而已。

      柳叶父母的嫁妆是一套全新的家具,也赶在婚礼之前送了过来,杨家上下,焕然一新,只等着婚礼一完,柳叶直接进家门了。

      虽已是早就说服好自己了,也早就接受了与桂林的婚事,但越到临近,柳叶的心绪愈是不宁,她总会不自觉想及曾陈,想及许多许多年前,两人曾在河岸边许过的那些傻傻的诺言,那在梦里出现过无数次的教堂、新郎与白婚纱,这一生终究都只成了场永远不可能的梦。

      桂林或许有些猜出柳叶对于教堂的情结,便提出婚礼那天先与柳叶去教堂完成仪式,再去酒店。柳叶摇摇头,回答说就干脆全部按中式的吧——那场梦既然已与现在毫无关联,又何必还要夹杂些过往的影子呢?

      到了婚礼前夜,杨桂林已替她戴上了那枚她早就收下了的婚戒,躺在床上,望着自己的手指,她狠狠地放肆地回忆了一遍与曾陈的过往,也放任自己最后一次好好地想一想他,将手机里藏着的与他有关的照片仔仔细细地看了一遍,然后再逐一逐一慢慢地彻底删掉。她不得不承认,无论她怎样努力,她都无法将他从脑海中抹去,也无法强行自己忘了他。爱情,往往是条单行线,爱与不爱也永远都没有假设与选择,都说聪明的女子不会死死将自己吊在唯一一棵树上,找一个更爱自己的会幸福过自己更爱的,“鱼与熊掌不可兼得”这些千古道理也如出一辙,但还不是日日时时都有些痴男怨女的悲歌流传?只是,那些,都不是她柳叶,斩断过往,皆大欢喜、平平淡淡地与一个爱自己的人安然走完下半生,才是她真正想要的,不是吗?那么,就彻底放下吧,就在心底寻一处角落,将它永远埋藏。

      他明天会来吗?他记得他曾与她说过,要自己提前一天通知他,他好能及时回避,却不知杨桂林发喜帖时有没有也给他一份?柳叶想了想,在手机上编写好了“明天”两个字,找到那个号码,发送了出去。等了几分钟,没有简讯回来,她叹了口气,将那个号码连同发送记录一并删除掉。然后呆呆痴望着窗外的那轮明月,慢慢地入得梦去……

      第二天一早,桂枝与住得近的一些小姐妹就过来了,各种建议各种试装,以前遇上些什么活动,她们化什么妆穿什么衣服都是柳叶说了算,现在难得有了她们“作主”的机会,怎么会轻易“放过”柳叶呢?柳叶便任由她们“摆布”,今天嘛,只要事事图个喜庆就行,结果,这些小姐妹还果真没让她“失望”,待她化好妆穿好衣服后往镜子前一站,里面活脱脱一外花红柳绿的“小娘子”嘛!

      柳妈妈却满意得很,她还从没见过柳叶这样“接地气”过,望着她又是笑又是哭的,虽说就在隔壁,那已是万万千千种嫁女儿中少之又少的幸运了,但毕竟还是“嫁”了啊,她们家也不兴什么哭嫁之类的,亲戚朋友们直接去往酒店,等下杨桂林过来接,按照规矩拜谢父母,再接受一下小姐妹们的“小小挑战”就可以直接去酒店了。

      那边早就打开门来,桂林的那些队员们,更是找着了机会对他们这个队长各种“整”,里面嘻嘻哈哈地闹了许久,才终于浩浩荡荡地过来敲门了,在柳叶家客厅里走廊里这群年轻人更是闹了好一阵,男男女女挤的挤、拦的拦、抢红包的抢红包,待桂林终于冲出重围捧着鲜花出现在柳叶面前时,柳叶一看,忍不住笑得肚子都疼了,柳爸爸柳妈妈也笑得前俯后仰,估摸着他的头发整整用去了一整罐发胶,把个平头硬是弄成了“刺猬”状,一根根往上竖着,不知哪个“天才”还给他化了个烟熏妆,涂上了艳红的口红,西装口袋上、领带上分别别了好几个五颜六色的气球,更绝的是,他的后背还贴了张纸条,上面用黑笔写了五个大字“我是猪八戒”。那个喜感,光是想想,也是醉了。

      两人脆着拜过父母,父母照规矩叮嘱叮嘱,就算是礼成了。“杨八戒”在众人的监督下终于背上媳妇出发了,出得小区,一路上时时遇行人围观,笑倒一片,从柳叶家去往酒店不远不近也有几公里的路程呢,小姐妹们硬是不让杨桂林上车,更不让他有得停留,逼着他将柳叶一口作气背到了酒店。

      汪中正也赶回来了,有他帮着杨妈妈张罗,酒席方面自然早就准备妥当,客人们也都陆陆续续到了,新娘新郎虽然比预定的晚了些时候,但那种轰动与惊喜却是大家意想不到的,两个人夸张的着装令得整个婚宴都是热热闹闹地。老爷子今天更是精神焕发,坐在迎宾席上笑呵呵地一一与客人打招呼。

      曾陈果然没来,但曾老爷子却由曾燕扶着来了,与老场长和常阿姨同行,他还非得要将自己的“份子”钱亲手交给柳叶,说了一大堆言不由衷抱歉或者道贺的话,柳叶仍旧是恭恭敬敬地接了,与桂林将他们迎进去,曾燕是真的高兴,拉着柳叶又是好一顿夸。

      欢乐的时间总是过得特别快,不管你愿不愿意,宴席也终于将临近散场,小两口每桌轮流着向客人敬酒致谢,想拼酒的小青年们也已在桌椅间展示着不同的醉后“行为艺术”,老爷子站在台上向亲友们致辞:

      “今天啊,是我杨家的大日子,多谢各位都来捧场。也感谢祖上有德,让我们家的八戒抢回来了嫦娥啊……

      底下又是一阵轰堂大笑,笑声里,突然一个本不该在此出现的人爬上了台,抢走了老爷子的话筒:“今天真是好日子啊,我也有话要说……

      都快散场了,他还来干什么?柳叶紧张起来,桂林的拳头握了起来,许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大家都别紧张,我不是来闹事的。也早就没有闹事的必要了,不是吗?”曾陈双手一挥,哈哈笑道:“我是真心地前来道贺的,祝福杨桂林和柳叶早生贵子,白头偕老!另外,我有两件事要宣布,第一,借今天这个好日子的福气,我们林场开发旅游的事省里的批文到了,第二,下个星期的这一天也在这个地方,请在座的朋友们参加我曾陈的婚礼,我就不再另行通知了!谢谢大家!”

      一番话立即换来台下执续颇久的欢呼声、呐喊声与口哨声。

      曾陈从台上跳下来,径直走到两位新人面前,对柳叶道:“能否借你新郎一用?”

      他也不等柳叶回答,拉着桂林就往附近的桌子而去,随手抓起一瓶酒来,向桂林喊道:“今天我们比这个,怎样?”

      桂林当然不甘示弱,两个人就你一瓶我一瓶地拼上了,本来已准备离场的亲友们重又围绕上来,七嘴八舌地在旁边看热闹。

      柳叶早就见识过曾陈的酒量,也深知桂林不是他的对手,便示意桂枝去救场,结果汪中正、桂枝加上桂林三对一的上,还是改写不了桂林醉得人事不省的结局……

      曾陈人群间仰着头大笑而出,领着他们家一行人,道辞而去,亲友们也徐徐散去,汪中正背着桂林,柳叶与桂枝陪着老爷子,也慢慢地打道回府了。

      结婚这件事,对于柳叶而言,总算是闭了幕。所有的飘飘摇摇、所有的梦想幻想,所有的纠结不安,所有的恩爱情仇,终于都尘埃落定了。

      从今往后,她唯愿我物两淡,岁月静好。

      想像中的洞房花烛夜,终究还是由了曾陈的故意而推迟了一天,但要来的终究还是会来,桂林已是等得太久了,他根本就连喘息的空隙都舍不得给她,柳叶在他的连番攻击下,毫无招架之力,她早先的担忧也根本就是多余的,一把火已燃,另一把火岂有不燃的道理?何况那还是个你心心念念依附终生的男人?长久的耳鬓厮磨和翻云覆雨过后,桂林把柳叶抱起来,让她躺在自己身上,深深地看着她,笑着贫道:“宝贝老婆,我终于是你的人了,我这辈子心甘情愿为你当牛做马,你可要好好珍惜我哟,可不准对我始乱终弃!”

      柳叶忍不住大笑出声,在他肩上狠狠地咬了一口,将脸贴在他了胸脯上,依在他火热的怀里,安心地闭上了眼睛……

      一个星期后,三个人一道去参加曾陈与曾燕的婚礼,人人都说“身心都为所属,方为合一”,桂林与柳叶新婚燕尔,走到哪里都是亲亲密密的,桂枝拉着柳叶的另一只手,活脱脱地成了电灯泡。

      曾燕没想到柳叶这样坦坦荡荡地来了,眼睛红了红,接过他们的红包,三个人的目光绕着整个大堂找了一圈,都没见到新郎,桂枝夸赞曾燕穿着婚纱很漂亮,便请柳叶帮她俩拍一张合照,拍完照,她又伸手帮她把头花整理了一下,随口问:“怎么不见曾陈呢?”

      曾燕装出副幸福满满的样子,让她妹妹领他们进去:“他去接朋友了,一会就到。”

      曾家小妹一副乖乖巧巧的样子,看着柳叶欲言又止。

      宾客们慢慢地都到齐了,人们左等右等,也不见新郎的影子,曾家人倒是毫不着急,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只是从曾燕的神色里,柳叶觉察出了她的委屈,爱一个人,如果爱到她这般屈辱,究竟是幸还是不幸?

      结果,整场婚宴,都是新娘一个人的独角戏,曾陈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宴席上的人们开始议论纷纷,各种猜测各种指责,自然而然也有的会东扯西扯扯到柳叶身上。

      曾老爷子上台发言,解释曾陈是因为临时出了公差所以没赶回婚礼现场,恳请各位宾客见谅等等。

      对于此时的柳叶而言,曾陈无论做出如何让人大跌眼镜的事,都已经是“旁人”的事了,所有的事现在都已盖棺定论,不充当看客已是对彼此最好的尊重了。

      曲终人散,婚礼结束。柳叶一行三人离开时,阳光正斜斜地从对面照射过来,桂林伸出手掌来试图为她挡上一挡,柳叶笑着把他的手打下来,掂起脚尖在他脸上亲了一亲,桂林便乐得傻笑不止,桂枝作出副要吐的动作,三个人笑首闹着一同走进了阳光里……

      身后,曾燕怔怔地望着他们仨的背影,默默地落下泪来……

    • 3
    • 0
    • 0
    • 157
    • 清净无为顾知离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