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国家主席习近平25日在北京出席中华人民共和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周年纪念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习近平强调,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以来的50年,是中国和平发展、造福人类的50年。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之路,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坚持走改革开放之路,始终做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坚持走多边主义之路,始终做国际秩序的维护者。中国愿同各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弘扬全人类共同价值,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站在人类进步的一边,为实现世界永续和平发展、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懈奋斗。

        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书记处书记王沪宁出席会议。

        金秋时节的北京,秋高气爽,云淡风轻。主会场人民大会堂金色大厅内,灯光璀璨,鲜花绽放。中华人民共和国国旗和联合国旗交相辉映,联合国各会员国国旗组成的旗阵气势恢宏。

        在《和平-命运共同体》乐曲声中,习近平步入会场。会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习近平发表重要讲话。

        习近平指出,50年前的今天,第二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以压倒性多数通过第2758号决议,决定恢复中华人民共和国在联合国的一切权利,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代表是中国在联合国的唯一合法代表。这是中国人民的胜利,也是世界各国人民的胜利!

        习近平强调,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是世界上的一个大事件,也是联合国的一个大事件。这是世界上一切爱好和平和主持正义的国家共同努力的结果,标志着占世界人口四分之一的中国人民从此重新走上联合国舞台。这对中国、对世界都具有重大而深远的意义。

        习近平强调,新中国恢复在联合国合法席位以来的50年,是中国和平发展、造福人类的50年。

        ——这50年,中国人民始终发扬自强不息精神,在风云变幻中把握中国前进方向,书写了中国以及人类发展的壮阔史诗。在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建设和发展的基础上,中国人民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新时期,成功开创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实现了从生产力相对落后的状况到经济总量跃居世界第二的历史性突破。经过艰苦奋斗,中国人民用自己的双手在中华大地上实现了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打赢了脱贫攻坚战,历史性地解决了绝对贫困问题,开启了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迎来了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

        ——这50年,中国人民始终同世界各国人民团结合作,维护国际公平正义,为世界和平与发展作出了重大贡献。中国始终奉行独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主持公道,伸张正义,坚决反对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坚定支持广大发展中国家维护自身主权、安全、发展利益的正义斗争。中国人民致力于推动共同发展,从“坦赞铁路”到“一带一路”,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力所能及的帮助,不断以中国发展为世界提供新机遇。在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的危难之际,中国积极同世界分享防控经验,向各国输送了大批抗疫物资、疫苗药品,深入开展病毒溯源科学合作,真诚为人类彻底战胜疫情而积极努力。

        ——这50年,中国人民始终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地位,践行多边主义,中国同联合国合作日益深化。中国忠实履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职责和使命,维护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维护联合国在国际事务中的核心作用。中国积极倡导以和平方式政治解决争端,率先实现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带头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国始终遵循联合国宪章和《世界人权宣言》精神,坚持把人权普遍性同中国实际结合起来,走出了一条符合时代潮流、具有中国特色的人权发展道路,为中国人权进步和国际人权事业作出了重大贡献。

        习近平强调,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当前,世界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加速演进,和平发展进步力量不断增长。我们应该顺应历史大势,坚持合作、不搞对抗,坚持开放、不搞封闭,坚持互利共赢、不搞零和博弈,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霸权主义和强权政治,坚决反对一切形式的单边主义和保护主义。

        ——我们应该大力弘扬和平、发展、公平、正义、民主、自由的全人类共同价值,共同为建设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提供正确理念指引。和平与发展是我们的共同事业,公平正义是我们的共同理想,民主自由是我们的共同追求。多样性是人类文明的魅力所在,更是世界发展的活力和动力之源。文明没有高下、优劣之分,只有特色、地域之别,只有在交流中才能融合,在融合中才能进步。一个国家走的道路行不行,关键要看是否符合本国国情,是否顺应时代发展潮流,能否带来经济发展、社会进步、民生改善、社会稳定,能否得到人民支持和拥护,能否为人类进步事业作出贡献。

        ——我们应该携手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共同建设持久和平、普遍安全、共同繁荣、开放包容、清洁美丽的世界。人类应该和衷共济、和合共生。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不是以一种制度代替另一种制度,不是以一种文明代替另一种文明,而是不同社会制度、不同意识形态、不同历史文化、不同发展水平的国家在国际事务中利益共生、权利共享、责任共担,形成共建美好世界的最大公约数。

        ——我们应该坚持互利共赢,共同推动经济社会发展更好造福人民。为了人民而发展,发展才有意义;依靠人民而发展,发展才有动力。世界各国应该坚持以人民为中心,努力实现更高质量、更有效率、更加公平、更可持续、更为安全的发展。要破解发展不平衡不充分问题,提高发展的平衡性、协调性、包容性。要增强人民发展能力,形成人人参与、人人享有的发展环境,创造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每一个国家每一个人的发展局面。不久前,我在第七十六届联合国大会上提出全球发展倡议,希望各国共同努力,克服新冠肺炎疫情对全球发展的冲击,加快落实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构建全球发展共同体。

        ——我们应该加强合作,共同应对人类面临的各种挑战和全球性问题。只有形成更加包容的全球治理、更加有效的多边机制、更加积极的区域合作,才能有效应对全球性问题。世界各国应该采取实际行动为自然守住安全边界,鼓励绿色复苏、绿色生产、绿色消费,推动形成文明健康生活方式,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格局,让良好生态环境成为可持续发展的不竭源头。

        ——我们应该坚决维护联合国权威和地位,共同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世界各国应该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以联合国宪章宗旨和原则为基础的国际关系基本准则。国际规则只能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制定,不能由个别国家和国家集团来决定;应该由联合国193个会员国共同遵守,没有也不应该有例外。对联合国,世界各国都应该秉持尊重的态度,爱护好、守护好这个大家庭,决不能合则利用、不合则弃之,让联合国在促进人类和平与发展的崇高事业中发挥更为积极的作用。中国愿同各国秉持共商共建共享理念,探索合作思路,创新合作模式,不断丰富新形势下多边主义实践。

        习近平最后强调,追昔抚今,鉴往知来。站在新的历史起点,中国将坚持走和平发展之路,始终做世界和平的建设者;坚持走改革开放之路,始终做全球发展的贡献者;坚持走多边主义之路,始终做国际秩序的维护者。“青山一道同云雨,明月何曾是两乡。”让我们携起手来,站在历史正确的一边,站在人类进步的一边,为实现世界永续和平发展、为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而不懈奋斗。

        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发表致辞表示,中国恢复联合国合法席位50年来,为联合国作出日益重要贡献,是联合国的可靠伙伴和国际合作的中流砥柱。感谢中国为实现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目标、消除贫困、能源绿色低碳发展发挥重要作用。联合国将为落实全球发展倡议提供支持。呼吁国际社会支持多边主义,强化多边体系,团结应对全球性挑战。强调联合国将继续做中国的坚定伙伴,共同构建更加公正和可持续的未来。

        丁薛祥、杨洁篪等出席会议。

        王毅主持会议。

        各有关部门负责人、中国长期从事联合国工作的外交外事人员代表、各国驻华使节和国际组织驻华代表等200多人与会。中国前常驻联合国代表王光亚、俄罗斯驻华大使杰尼索夫、阿尔及利亚驻华大使布哈利法分别致辞。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党的十三大和“三步走”发展战略

      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不断推进,迫切需要党在深刻分析基本国情、总结实践经验基础上,对什么是社会主义、怎样建设社会主义的根本问题,以及我国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应遵循什么样的基本路线的问题,从理论和实践上进一步作出明确回答。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图丨党的十三大会场。图片来源人民网

      1987年10月25日至11月1日,中国共产党第十三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举行。

      大会系统阐述了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理论,明确概括了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在大会召开前夕,邓小平指出,整个社会主义历史阶段的中心任务是发展生产力。就我们国家来讲,首先是要摆脱贫穷。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发展太慢也不是社会主义。他还明确提出:“党的十三大要阐述中国社会主义是处在一个什么阶段,就是处在初级阶段,是初级阶段的社会主义。社会主义本身是共产主义的初级阶段,而我们中国又处在社会主义的初级阶段,就是不发达的阶段。一切都要从这个实际出发,根据这个实际来制订规划。”党的十三大指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包括两层含义:第一,我国社会已经是社会主义社会,我们必须坚持而不能离开社会主义;第二,我国的社会主义社会还处在初级阶段,我们必须从这个实际出发,而不能超越这个阶段。大会指出: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不是泛指任何国家进入社会主义都会经历的起始阶段,而是特指我国在生产力落后、商品经济不发达条件下建设社会主义必然要经历的特定阶段。我国从20世纪50年代生产资料所有制的社会主义改造基本完成,到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基本实现,至少需要上百年时间,都属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中,主要矛盾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党和国家的主要任务是发展生产力,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理论的提出,成为我们党制定正确路线方针政策的基本依据,为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和发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提供了有力的理论武器。

      从社会主义初级阶段这一新的认识出发,大会提出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基本路线是:领导和团结全国各族人民,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自力更生,艰苦创业,为把我国建设成为富强、民主、文明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而奋斗。概括起来说,它的主要内容就是“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即以经济建设为中心,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坚持改革开放。实践证明,以经济建设为中心是兴国之要,四项基本原则是立国之本,改革开放是强国之路,这个基本路线是党和国家的生命线、人民的幸福线。

      党的十三大的另一个重大贡献,是制定了“三步走”现代化发展战略。这是根据邓小平关于中国实现现代化步骤的战略构想提出来的。早在1979年12月,邓小平在会见日本首相大平正芳时既已指出:“我们要实现的四个现代化,是中国式的四个现代化。我们的四个现代化的概念,不是像你们那样的现代化的概念,而是‘小康之家’。”此后,党的十二大确定了分两步走到20世纪末实现小康的战略目标。1987年4月,邓小平在会见西班牙工人社会党副总书记、政府副首相格拉时,明确提出 “三步走 ”现代化战略设想。这一战略设想在党的十三大上得到确认。党的十三大指出,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我国经济建设的战略部署分三步走:第一步,实现国民生产总值比1980年翻一番,解决人民的温饱问题。这个任务已经基本实现。第二步,到20世纪末,使国民生产总值再增长一倍,人民生活达到小康水平。第三步,到21世纪中叶,人均国民生产总值达到中等发达国家水平,人民生活比较富裕,基本实现现代化。“三步走 ”发展战略,对中华民族百年图强的宏伟目标作了积极而稳妥的规划,既体现了党和人民勇于进取的雄心壮志,又反映了从实际出发、遵循客观规律的科学精神,是中国共产党探索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建设规律的重大成果。

      大会高度评价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来开辟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在马克思主义中国化历史进程中的伟大意义,指出,60多年来,在马克思主义与我国实践结合的过程中,有两次历史性飞跃。第一次飞跃发生在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中国共产党人总结成功和失败的经验,找到了有中国特色的革命道路,把革命引向胜利。第二次飞跃发生在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中国共产党人在总结新中国成立30多年来正反两方面经验的基础上,在研究国际经验和世界形势的基础上,开始找到一条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的道路,开辟了社会主义建设的新阶段。大会从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阶段、任务、动力、条件、布局和国际环境等方面,对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实践中形成发展起来的一系列科学理论观点作了归纳和概括,从而使建设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理论有了更清晰的轮廓。

      党的十三大以后,邓小平不再担任中央政治局常委职务。作为中国社会主义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他仍以高度的责任感、使命感关注着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事业,为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发展继续发挥极为重要的作用。

      国防战略的调整

      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国防和军队建设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根据对国际国内形势变化的判断,军事战略方针由“积极防御、诱敌深入”改为“积极防御”。1981年9月,邓小平在华北军事演习阅兵式上发表讲话,明确提出要建设强大的现代化正规化革命军队的总目标,为新时期军队建设指明了方向。

      1985年五六月间,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提出对军队建设指导思想实行战略性重大转变,即把军队工作从立足于“早打、大打、打核战争”的临战准备状态真正转入和平时期建设轨道上来,充分利用大仗打不起来的这段和平时期,在服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的前提下,实行精兵政策,有计划、有步骤地进行以现代化为中心的根本建设,减少数量、提高质量,增强军队在现代条件下的作战能力。会议作出减少军队员额100万的决策,通过《军队体制改革、精简整编方案》。1985年下半年至1987年初,举世瞩目的百万大裁军基本完成。通过调整,大军区数量由原来的11个调整为7个,总参谋部、总政治部、总后勤部和各大军区机关精简近一半。1988年,开始实行新的军衔制度,建立文职干部制度。人民解放军在精兵、合成、高效方面前进了一大步,军队的正规化建设迈出新步伐。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图丨1984年10月1日,邓小平在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35周年庆典上检阅中国人民解放军受阅部队。图片来源新华社

      人民解放军服从和服务于国家经济建设大局,在参加社会主义建设方面不断取得新的成就。一批军事设施陆续改作民用,国防科技和民用科技开始走向融合,培养出大量军地两用人才,有力支援了国家经济建设。在引滦入津、胜利油田的建设工地上,在抗洪抢险救灾的危急现场,都活跃着人民子弟兵英姿勃发、奋勇拼搏的身影。

      20世纪70年代末和80年代,人民解放军在保卫国家领土主权斗争中出色地履行了职责。1979年二三月间,我边防部队实施对越边境自卫反击作战。1981年实施收复法卡山、扣林山作战。1984年实施收复老山作战,此后又进行长达数年的老山坚守防御作战,边境地区的局势得到稳定。1988年3月,我海军舰船对窜到我南沙群岛赤瓜礁海区进行挑衅的越南海军舰船进行还击。这些自卫还击作战,保卫了我国领土主权完整,维护了国家尊严,展现了人民解放军威武之师的形象。

      “一国两制”方针的形成

      实现祖国统一,始终是全体中华儿女的共同愿望。中国必须统一,也必然统一。在这个问题上,中国共产党人历来坚定不移、旗帜鲜明。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党中央和邓小平在毛泽东、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关于争取和平解放台湾思想的基础上,正视历史和现实,创造性地提出“一国两制”科学构想,开辟了以和平方式实现祖国统一的新途径。

      20世纪70年代后期,台湾问题被提上党和国家重要议事日程。1979年1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表《告台湾同胞书》,郑重宣示了争取祖国和平统一的大政方针。此后,党中央进一步从全局高度统筹考虑祖国统一问题。1980年1月,邓小平提出80年代要做三件事:在国际事务中反对霸权主义、维护世界和平;台湾回归祖国,实现祖国统一;加紧经济建设。他还多次阐释在尊重台湾现实的基础上实现祖国和平统一的战略构想。1981年9月,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发表谈话,全面系统地阐述了台湾回归祖国、实现和平统一的九条方针。1982年1月,邓小平首次提出“一个国家,两种制度”的概念。1983年6月,他进一步提出解决台湾问题的六条方针,即:“祖国统一后,台湾特别行政区可以有自己的独立性,可以实行同大陆不同的制度。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台湾还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大陆不派人驻台,不仅军队不去,行政人员也不去。台湾的党、政、军等系统,都由台湾自己来管。中央政府还要给台湾留出名额。”这六条方针,进一步充实了“一国两制”的构想。

      “一国两制”构想最早是为解决台湾问题提出的,但首先被运用于解决香港、澳门回归祖国问题上,并取得成功。

      香港问题是英国殖民主义者侵略中国造成的历史遗留问题。1840年鸦片战争后,英国政府先后强迫清政府签订《南京条约》《北京条约》《展拓香港界址专条》等不平等条约,强占中国的香港岛、九龙并强租新界地区。按照中英《展拓香港界址专条》,新界租期为99年,至1997年6月30日期满。20世纪70年代末,英国政府提出了香港未来地位问题,试图向中国施加压力,取得管治香港的长期权力。1981年12月,中共中央作出1997年7月1日收回香港的决定。中国政府就处理香港问题确定两条原则:一定要在1997年收回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不能再晚;在恢复行使主权的前提下,保持香港的稳定和繁荣。

      党的十三大和党在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基本路线的确立

      图丨1982年9月24日,邓小平会见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图片来源人民网

      1982年9月,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访问中国,拉开了中英关于香港问题谈判的序幕。撒切尔夫人提出,香港的繁荣有赖于英国的统治。如果现在对英国的管理实行或宣布重大改变,将对香港产生灾难性影响,强烈表示不能单方面废除有关香港的三个条约。对此,邓小平斩钉截铁地表示:主权问题不是一个可以讨论的问题。1997年中国将收回香港,不仅是新界,而且包括香港岛、九龙。中国和英国就是在这个前提下来进行谈判的。如果中国在1997年,也就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48年后还不把香港收回,任何一个中国领导人和政府都不能向中国人民交代,甚至也不能向世界人民交代。“如果说宣布要收回香港就会像夫人说的‘带来灾难性的影响’,那我们要勇敢地面对这个灾难,做出决策。”通过这次会谈,中方掌握了收回香港的主动权,解决香港问题的基调就这样按照党和人民的意志定了下来。

      经过两年多共22轮的艰难谈判,1984年12月,中英两国政府正式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确认中国政府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从此,香港进入回归祖国的过渡期。

      此后,根据1982年宪法的规定,在广泛听取香港各界人士意见的基础上,七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于1990年4月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香港基本法把中央政府对香港的各项方针政策以法律形式固定下来,奠定了依法治港的法律基石。

      香港回归进程启动后,澳门回归问题也被提上日程。澳门,包括澳门半岛、氹仔岛和路环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16世纪以后被葡萄牙逐步强行占领。1986年6月,中葡两国政府开始就澳门问题举行谈判。谈判比较顺利。1987年4月,中葡两国政府正式签署关于澳门问题的联合声明,宣布中国政府将于1999年12月20日对澳门恢复行使主权。澳门进入回归祖国的过渡期。1993年3月,八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审议通过《中华人民共和国澳门特别行政区基本法》。

      解决香港、澳门问题的初步实践,证明“一国两制”构想既体现了实现祖国统一、维护国家主权的原则性,又充分考虑到香港、澳门等地的历史和现实,是推动祖国和平统一的创造性方针,在国际社会中产生了巨大影响。

    • 1
    • 0
    • 0
    • 128
    • 亦真亦幻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