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中文
    • English
  • 注册
  • 查看作者
    • 第十二章 护林英雄

       

      柳叶将幼儿园的事情交接办妥后,便随着桂林回到了林场,桂枝像她当初回来时一样,仍旧在林场入口处等着她,同着几位关系好些的女职工一起,嘀嘀咕咕地争论着什么。

      她们看着桂林与柳叶近来了,便“呼”地一下散开来,拿起放在一旁的清洁工具笑着叫着四下里跑了,桂枝转过声来向柳叶挥手,手里拽着好几张百元大钞。

      “你穷疯啦?还赌上了?”桂林从车上跳下来,瞪大了眼睛“训”她。

      “我哪敢……是那晚,她们赌柳叶最终会选谁,结果我稳赢了!”桂枝冲柳叶眨了眨眼睛,“我没说错吧?还是我老哥威武吧?”

      她这句话倒是很受用,桂林也不生气了,扛着行李走在前边:“你那位宝贝老公呢?干嘛去了?”

      “这附近没什么活好干,前几天他就去了深圳了,他的一个战友在那边,好像是一家什么押运公司,工资和福利都不错。”桂枝叹了口气,“我又不能陪他一起去……

      柳叶笑她:“怎么?他才走了几天就想他啦?不是有人当时还想悔婚来着?”

      桂枝作势敲了一下她的头,心情始终有些低落。

      才刚结婚就两地分开,以后的路那么长,柳叶也暗暗为她担忧起来。

      将柳叶送到宿舍,桂林又要急着往山里赶,柳叶送他下坡,交待他工作时要谨记安全第一,桂林趁着周围没人,飞快地在她脸上亲了一下,然后兴冲冲地跑下水泥道,骑上车跑了,柳叶在路中央站了会,又折回宿舍去,换了身衣服,慢腾腾地与桂枝一道走去上班。

      还好,大厅里并没有多少人在,也没有谁刻意地招呼她,进着办公室时,同事们也只是客套地问了声好,曾陈的位子空着,她走到场长办公室前,敲了敲门,推门进去。

      自己的办公桌就在门边,对着门摆放着,老场长坐在后边,与柳叶的位置隔了一排文件柜和一套茶几。

      柳叶向老场长问了声好,坐下来翻出自己撂置了大半年的工作,“啪啪啪”地在电脑上敲了半天,将一些有点实质性内容的制度和报告打印了出来,交给老场长。

      柳叶交完了文件,犹豫了一下,还是问了问曾陈的情况。

      “那小子,还赖在李家湾呢,每天好吃好喝地,估计还想要他老子回去请他咧!”老场长抬眼看了看她,低声道,“这几天各个县属林场都要派代表到外省一个示范林场去学习,我已经替他报了名。明天我就去通知他。让他去那边多学习一段时间,对他以后有好处……

      柳叶应了一声,回到自己座位上。听老场长的言外之意,倒是有要重点培养曾陈的意思,在一个县属林场,场长的位置,虽然并不是个肥缺,但张望着它的,也是大有人在,柳叶不知道,老场长的好意对于曾陈而言,究竟是算好事呢还是坏事?

      慢慢地,柳叶又恢复了初回林场时那种三点一线的生活,除了每天的例会、例行公干,便只是在林场的门户网站上费些心思,相比之下,她更缅怀她那些在瑶寨的生活,闲着无事时,柳叶注册了一个个人微愽,时不时更新些与瑶寨相关的图片与日记,只可惜受关注度并没有柳叶想望的那样理想。相比于柳叶,桂枝仍然还是一个“忙人”,深秋过后,便是林场收获的季节,遇上哪个片山有砍伐任务,或是林农有了困难,她都得下乡协助一番,桂林也只有在例会的时候,才能回林场半天,三个人一道做做饭打打牙祭,他又得在天黑前赶回去,两个人用来“浪漫”的时间少之又少。

      箱降过后,杉木新旧叶更替,便是林业员们进林“修山”的好时机,所谓“修山”,便是将杉木林中一应杂树、杂草连根清除、砍修杉木的旁枝错叶等等,由于林业员人手不够,便从外边请了些“临时工”,这些临时工往往是旧人带新人,一拨拨地进山来,在管理上便存在很大的漏洞,总有那么些人利用“修山”之便往外“偷运”一些木头出去,林场方面只得加强各个山头和过往路口的把关工作,桂林他们的工作便更忙了,柳叶已经连续一个多月没见到他了。

      立冬这天,是柳叶的生日,桂林特意请了半天假回林场陪她,赶走了桂枝后,桂林便借了一条船,划着柳叶去寻一个隐在山谷里的瀑布,虽现时是涸水期,没有春夏季节时那样壮观,但也美得足以让柳叶惊叹,从山谷口望去,它只像是一道银涧,从石缝间喷射而去,再由半空间倾洒下来,滴滴入江。

      趁着柳叶高兴,桂林突然向她喊道:“柳叶,我们结婚吧,结了婚我就申请调回场区来值班,我不想老是见不到你。”

      这算是求婚吗?柳叶愣了愣,心里多少有些不甘:“哪里这么容易就结婚了?你的表现我还没完全满意呢?”

      桂林傻傻笑了笑,忙又从裤袋里掏出个小盒子来,递给柳叶。

      柳叶打开来看了看,一枚白灿灿的四叶草:“你什么时候买的?”

      “买了好多年了。用我自己存的第一笔钱买的。当时我想我这一生如果能亲手给你戴上那是最好了,如果不能为你戴上,就等你与别人结婚时交给你妈给你当嫁妆……

      柳叶不由得鼻子酸了酸,把盒子塞进口袋里:“我先留着,等我想好了,我再通知你。”

      桂林看拗不过她,便停了划船,假装垂头丧气地赖在船仓里,柳叶去拉他,他顺势一把将她拖了过去,双臂紧紧地抱住了她,将她的头圈在自己怀里,俯下身吻她,可能是他太过于紧张了,一不小心便咬到了柳叶的嘴唇,柳叶用一只手用力揪了一下他的耳朵,另一只手封住他的嘴:“你……弄疼我了。

      “我……我以前没练过……那我轻点,好吧?”他并不放开她,双手重又捧着她的脸,又吻了过来,极力压制住自己的激动,比方才温柔了许多。

      柳叶的心轻轻颤了颤,双手也轻轻绕过他的脖子,尝试着慢慢地回应起他来,却总有某张画面时不时地跃入脑间,想甩都甩不掉,她的心突然刺痛起来,眼泪不听使换地流了下来,桂林似乎也感觉到了什么,但他并没有放弃,反而更温柔地把她抱着怀里,更温柔地吻着她的眼、她的泪、他的唇……柳叶终于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尝试着与桂林对视,将自己融化在他的深情里,慢慢地,她的心也变得无比柔软起来,好似在汪洋大海中,终于找到了可以停泊地的彼岸……

      直到天快黑了,两人才回到岸上,桂枝已张罗好了晚饭,三个人刚在饭桌上坐定,准备为柳叶庆生,催桂林回去上班的电话就来了,他只得草草吃了两口,又往深山里赶了去。

      柳叶从口袋里掏出戒指来给桂枝看,桂枝夸张地又叫又跳:“我哥他向你求婚啦?是不是我该改口叫你嫂子啦?”

      柳叶摇摇头:“我还没答应呢,我想再等等看,我还不想这么快结婚……

      “还等啊?我哥可是等了你太多年了哦。我真羡慕你……”桂枝叹了口气,“如果老汪对我有我哥对你那一半好,我都知足了……

      “怎么?”柳叶惊道:“汪中正他对你不好吗?”

      “也不是啦……我们在一起时,对我还好啦……只是现在,我如果不给他打电话,他可以整个星期都不联系我,老是推说工作忙,可我看他的QQ空间,他几乎天天都有时间更新说说啊……女网友也是一堆堆地,我现在真是有些后悔,我们结婚结得太草率了。

      柳叶劝解了桂枝一阵,两个人破例也喝了少许酒,便又像桂枝未婚时一样,两人赖在了一张床上抵足而眠,说了半夜的体已话。

      在没有爱人相伴的时间里,柳叶与桂枝便又恢复了从前的惺惺相惜,小休时也像从前一样回到县城,从一个街头逛到另一个街头,时光便静悄悄地从指缝间匆匆而过,很快冬天就来了,山里的寒冷来得比外边更早些,柳叶想及去年此时,许多片段竟恍惚还在眼前。

      在外边值守的职工,随着天气渐冷逐渐撤了岗,一个个都好似候鸟归巢般窝在了场区里,只留得林警队还在山上留守着,不到冰冻一刻不得提前下山,桂枝的心情却一日一日好起来,天天不厌其烦地数着汪中正回来的日子,天天不停在柳叶耳边唠叨,害得柳叶也与他一般,每天不自觉地留意着日历上的数字变化。

      又是一个晴天,山里的林农装了一卡车木炭来场区叫卖,依照往年的规矩,公家按人头各一百公斤购买后分发到个人,剩余的木炭买卖自由,柳叶怕冷,便也与桂枝混在人群里排队想着再多买些,这边正在一片混乱里理不出个头绪来,林警队的摩托车队便从对岸呼啸而来,“嘎嘎”一片停在大门前,中间一辆三人摩托上用粗绳子捆着三个年青人,两个队员从摩托车上下来,各伸手往他们肩上一抓,这三个人被生生从车上拽了下来,三个人像被捆柴禾一样捆在一起,嘴角渗着血水,哼叫着喊着疼蜷在地上。

      “快看啊!偷树贼!抓着偷树贼了!”人群从木炭车前转移过来,里三层外三层地围在了大门口。

      柳叶挤进去望了望,杨桂林呢?杨桂林人呢?她的心迅速往下一沉,挤到一个队员面前,对着他喊道。

      “贼是我们队长抓的。他受伤了……

      “那怎么不先把他车出来送医院?”桂枝也挤了进来,向他们吼道。

      “是队长让我们先把小偷送出来的。也已经通知老场长去接他了……嫂子放心,我们队长伤得不重……郎中在守着给他治伤呢……

      听到说伤得不重,她们俩人这才松了口气。

      老场长的车顺着水泥道开了下来,他交待好林警队先将三个小偷押到镇里的派出所去,自己随后再去一道处理,然后招呼柳叶与桂枝上车,汽车加速驶往深山而去。

      “桂林这孩子啊,可真不简单呢,队员们报告说,他一个人巡山,刚好与那三个偷树的撞了个正着,他们手上当时可都有刀呢!这小子以一对三制服了他们不说,还从那么高的岭上将那三个人押到了山下,还是在自己也受了伤的情况下……”老场长叹道:“与柳叶你爸年轻时候相比,他也毫不逊色呢!”

      “我还真没想到……怎么真的会有偷树的贼呢?做一个林警,原来真有这么危险啊?”柳叶光是想想,都觉得后怕。

      “你以为呢?”桂枝皱着眉头,“他当初从县城调回来,我爸就反对……得先别让我爸妈知道了。

      “估计不出两天整个林业局都会传遍了。你哥啊,可成了护林英雄啰!前途无量呢!”司机大哥打着哈哈,回过头来冲桂枝一笑。

      柳叶闷在座位里,胸口隐隐作痛,不知道桂林伤到哪了?他果真伤得不重吗?

      车子在林区第三个分管点停了下来,附近村子的村民们有不少人聚在这里,柳叶他们一下车,便听到桂林的声音从房里传了出来,他正坐在床上与两个村民玩上了“斗地主”。

      声音还能那么大,而且还有精神斗地主,看来果真伤得不重。柳叶终于放下心来。

      桂枝率先冲了进去,把床上的被子用力一掀,检查她哥到底伤到了哪里,还好,只是左臂靠肩处被砍了一刀,幸得冬天衣服厚,伤口也并不深,已上了草药封着,血也止住了,作了些简单的包扎处理。桂枝绷着的神经一松,噼噼啪啪骂了她哥一通,站到一边抹眼泪。

      等老场长探问过了,柳叶才进房来,帮他把方才脱下的外套重又穿上,又将没法穿的那个衣袖细细卷在伤口周围,让他不至于整条手臂光着那么冷。

      桂林本来精神还好得很的,一见到柳叶,便赶紧“哼哼”上了,说身上这也疼那也疼,还非得柳叶来搀着他才肯上车,柳叶都依着他,也任由他紧紧地挨着她进车里坐着,一行人回到林场后,陪着桂林先去卫生站打了针,给伤口消了毒,作了专业的处理与包扎后,老场长便赶往派出所而去,柳叶与桂枝扶着桂林回宿舍,职工们闻声都出来探问,看来他的那些队员们已将他的“英雄事迹”全场传遍了,令得一向高调的杨桂林更好似双脚踩在了云端里。

      回到宿舍,他便赖在柳叶床上不起来了,“哼哼”地喊着疼,桂枝哪里会不清楚她哥的小伎俩?她把照顾“病人”的重责全权交给了柳叶。

      “很痛吗?那怎么办?”柳叶是真心疼他。

      “你亲亲我,我就不那么痛了。”

      柳叶听话地亲了亲他,又在他的伤口上吹了又吹,她明明知道是他在耍赖,但也乐于配合他,幸得他好好的,只要他好好的,他每天这样耍赖她也愿意。

      “他们三个人,手上又有刀,你当时不怕吗?”

      “当然也怕啊,但我一想到你,我就真把自己当成武林高手了。”桂林笑道:“小偷们往往心里胆怯,所以无论如何都先要在气势上压倒他们。我昨晚那也只是一股狠劲的事。大家那样夸我,你得时时记得提醒我,免得我真的膨胀了。我只是想呆在你身边,以后与你平平常常地一起生活而已,我可不想做什么英雄,也不想当什么官。你信不信?”

      柳叶点点头,依在他身旁慢慢躺下来:“等到过春节,我们就订婚吧。”

      桂林大喜过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兴冲冲从床上蹦起来,拿出手机对着柳叶:“你再说一遍,我要录下来留做证据,免得你后悔。”

      柳叶任由他胡闹,乖乖地对着手机又说了一遍。

      桂林这才重新躺回床上去,想着还不安心,又将柳叶拉过去躺在自己身边,赖着大白天地也要她这样陪着。

      来探望的人,自然都不好意思再进来,只在窗外打过招呼,将水果之类的留在门外,一路偷笑着折回了。

      过了两天,林业局果然下了嘉奖令,还通知林场,过几日林业局将召开专门的表彰大会,界时,将对杨桂林委以重任。

      四个老人也急急赶了来,一时间,柳叶的宿舍热闹无比,先是争议桂林的伤情,伤情确定无碍了,又开始争议桂林的前程,两个父亲意见相左,柳爸爸盼望准女婿能接他的班,入党升职,杨爸爸却希望桂林申请调回县城,人能平平安安即可。

      桂林却早已有自己的主见,他不想怎么窜出来,但能凭自己的能力做一些有利于林场的事,也并无不可。

      幸得还有他们“订婚”的好消息,两个父亲最终将选择权交还了桂林,也终于乐呵呵满意而归。

      柳叶却隐隐感觉不安,桂林一旦受到林业局的看重,自然也会成为林场下一届接班人的人选,那么岂不是与老场长的心意相违?桂林不是又将成为曾陈的竞争对手?这才是她最最不想再看到和面对的。

    • 1
    • 0
    • 0
    • 197
    • 七叶草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