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孤独的登山客

      从栖霞古寺出来,顺着左侧的柏油马路向山上走过300米左右,就能看到一条上山的木质栈道。根据路标显示,这条栈道能够通向栖霞山顶峰。听说乾隆皇帝下江南所住的行宫就建在上面,还有那传说中的御花园。于是,怀揣着一丝猎奇的心态,开启了今天的登山之旅。

      一根根平直且厚实的木条肩并肩往山道之上接力,蜿蜒曲折、陡缓有度,漆面灰暗带有浓厚的时光烙印,虽是人工建筑,却与林中景色相得益彰,让游客不得不感叹园林工作者的智慧与技艺!

      栈道两侧栽种的鸡爪槭,高低不一,错落有致,虽未赶上枫叶红似火的好时候,可嫩绿的“小鸡爪”也有一番别样的景色。清风拂过,入眼之处都是那样的轻快、那样的和谐、那样的自然。

      顺着栈道一路向上,时而聆听、时而驻足、时而神游,没有任何目的的漫游,唯有以高程判别自己的前进方向。内心的想法很简单:只有往高处走才能到达更高的地方!

      其实,这次来南京进修,不就是想着能走的更远一些,更高一些吗?虽然,不知道自己是否走对了,也不知道自己能够走到哪一步,但我知道前进的方向一直在更高处。  

      思绪回归实现,发现自己已站在了栈道的岔路口,望着一条石板路,似乎能够径直通向峰顶时,我犹豫了。要不要离开栈道,换条路上山?要不要尝试一下,也许能更快的达到顶峰呢?如果走错了,我还能安然回来吗?……无数个念头在脑中闪过。当环顾四周时,才发现周边居然一个人影也没有。如此反常的场景,当即惊出一身冷汗,抬头看“前无古人”,回头望去“后无来者”,空空荡荡的栈道上,我成了一个孤独的登山客。

      还登吗?我问自己。万一山中有“狐仙”怎么办?万一遇到“绿林好汉”呢?……内心直打鼓,说实话:我胆怯了。我劝自己回头,下次约朋友再来;我劝自己找条公路上山,至少有汽车作伴。我劝自己…….可是我能退缩吗?看着身后一步一步踏过的台阶,我甘心回头吗?现在退怯了,下次我真的还有勇气重来吗?

      自参加工作以来,类似的问题,已不知在灵魂深处拷问过自己多少次?可每每想要放弃时,都会想起一句话:我怎敢轻易倒下,身后空无一人。是呀!我的身后早已空无一人,现在的我还有选择吗?唯有勇往直前,我已别无选择。

      头顶的树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摇晃起来,乌云在天空“急行军”,风像浪潮一般,一波一波的冲击着树梢,林中的树像“打摆子”一样抽搐着身体,枯枝、嫩叶、果子携带着种子洒满了栈道。风,不知道是从哪个方向刮来的,裹挟着残枝败叶不间断击打在身上。我眯着眼,看着瞬间阴沉下来的天色,很想怒吼一声:妖怪,哪里走?可惜我现在还没这个实力。

      要下雨了吗?急忙打开手机查看天气预报,原来今天南京有特大暴雨,外加910级大风。顿时,明白了为什么偌大的景区见不到几个人。唉,真想高歌一曲《凉凉》送给自己!

      既然暴风雨迟早要来,那就加快速度登山吧!心中有了决定,就开始一路小跑朝着山顶冲刺。谁叫我还那么年轻呢?谁叫我有用不完的力气呢?谁叫我想登上最高峰呢?

      路过避雨亭,我没有停歇,我知道雨后的道路更加难走,现在时间最宝贵;路遇陡坡,我更加坚定前行,我知道自己又将翻过一道山岭;看着满树的桃果,我没有去采摘,我明白那些果实不属于我…….

      半个小时后,天渐渐放开了,乌云被浪潮一般的风冲散了不少,预期的暴雨还未施展“怒吼”,就像泄了气的皮球,没了硬气。此时站在高处,仿佛能把曾经压在头顶上的树梢都踩在脚下,放眼望去,都市的繁华尽收眼底。想想一路走来的酸甜苦辣,心中有点莫名的激动,有种拨开云雾重见青天的错觉。我迫不及待的向着山口的方向呐喊:我走过来了…….像是在宣誓、在告别、在悼念……

      T恤上的汗水传来阵阵清凉,我知道,对于每个立志远行的人来说,驻足永远都是短暂。哪怕前途是一条无人再走的栈道,哪怕成为一个孤独的登山者,哪怕身后早已空无一人。为了想要守护的人,为了能够更好的站在他们身后,我愿继续做一个孤独的登山客。

    • 0
    • 0
    • 0
    • 814
    •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