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送鸟回家

      一日下午,我正在办公室忙活,突然从室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本着好奇和对学生的管理我快步走出办公室。

      几个女同学围着我说:“老师,这里有一只鸟,刚从那边树上掉下来,我们怕其他同学伤害它,把它放在地上,它跳进办公室了”。我顺着女同学指的方向望去,只见一只拳头般大小的鸟站在办公室内的地板上,它转着小脑袋正望着我,嘴壳略翘,微微张开,似乎喘着大气呢?它很可爱,身子后背及尾部呈黑、白相间的颜色,尾翼边有一线蓝色的绒毛,其余部分均是土黄色,宛如一块充满泥土芬芳的黄土疙瘩。

      我试着接近它,它十分温顺,任凭我靠近,用手轻抚它的羽毛。当我的手指触及它的爪子时,它便顺着我的手指站了上来,两只爪子紧紧抓住我的手指,似乎手指便是它的救命稻草一般。我准备将它送到那棵树下,“它会被其他同学伤害的”,几位女生的话响于耳畔。我东瞧瞧,西望望,脑海里快速闪过一个又一个解救它的办法。

      还是去年的假期,一直想重温弹弓梦的我在网上买了一把弹弓,闲来无事,便在校园内肆意用弹弓瞄准这棵或那棵树,试图找寻儿时的梦。不一会儿,有一只不知名的鸟雀飞来,站在树枝上,叽叽喳喳地叫个不停。我知道自己使用弹弓没有准星,便随意瞄向那只鸟雀,用力一拉皮筋,“嗖”的一声,只见那只鸟雀应声跌落下来。“没这么巧吧!”我在心里叫嚷着。看着掉在地上乌黑的身影,一动不动,我后悔了,一只无辜的生命就这样悄然逝去,我真是大自然的刽子手!我有什么理由去剥夺它的生命呢?我万分懊恼,从此便把那只弹弓珍藏在家作为我对那只鸟雀的赎罪。

      再看看眼前这只鸟还小,还不能自食其力,加上原本有赎罪感的我最终决定带它回家,放在阳台上饲养些日子,等它长大,羽翼长齐了,让它自己飞走吧!于是,我带着它向我的轿车走去。周围的同学瞧见它与我是那样的亲密,都投来羡慕的目光或者啧啧称奇。

      回到家中,女儿见我手指上站着一只鸟,十分欢喜。她快步跑向我问我这问我那,我也是一一的回答了女儿的提问。当我提及把这只鸟放在阳台上饲养时,女儿便急忙帮我整理一小块属于它的阳台。她一边收拾一边自言自语道:“鸟儿这时准是饿啦!”她从我饲养的蚯蚓盆里挖出一条蚯蚓,放在鸟儿前面,希望它能食用,可鸟儿四处跳动,一会儿跳到阳台边上,一会儿跳上栏杆……我们的心也随着它的跳动而颤动。“它还不会飞呀!要是从阳台上跌落下去,这可是四楼,结局会怎样呢?”我又从电饭锅里,用饭勺舀上一些剩饭放在它的面前,可终究还是无济于事。我知道如果要饲养它,不知道它的生活习性还是会失败的。我用手机给它拍照,希望能从百度里找到需要的资料,可通过一番忙碌始终未查到相关信息。全家人对如何养这只鸟最终也没有具体的方案,再看那只鸟雀,仍然在四处跳动。女儿发话了,“它一定是想家了,我们送它回家吧,爸爸。”在女儿的再三哀求下,全家最终一致决定,还是把它送回家为上策。于是,我、我的妻子和女儿带上它开车向学校驶去。

      我们来到学校,途经操场时,见几位同事在操场上打篮球,我便向同事询问关于这种鸟的信息。其中一位同事说这鸟叫黄瓜鸟,只要自己能飞翔三五米,是能够自己生存的。如果放在校园内,结果可能很糟糕。我用力把它往上丢,使它挣脱我的依靠,试着飞翔。只见它扑打着翅膀飞了五米多远,这下我放心了,带着它向就近的围墙边走去。当我的手触及围墙外,希望它脱离我的手指时,它的爪子却依然紧紧扣住手指,也未见有丝毫离意。“小鸟儿是舍不得我吧?”我在心里嘀咕着。我用另一只手微微用力把它的爪子掰开,轻轻的把它往上一扬,它便“扑哧”一声,落在围墙外的小土包上,两眼正瞅着我,仍然左右跳动,于是我安心地离开了。

      晚上,这只鸟进入了我的梦乡,它依然在左右跳动,不断扑打着自己那双稚嫩的翅膀,嘴里还叽叽喳喳的叫个不停呢?

      其实,自然界生命都是对等的,只要我们彼此心怀善意,世界就会一片和谐和安宁。

    • 2
    • 0
    • 0
    • 111
    • 十一温良恭俭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发表内容
    • 实时动态
    • 做任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