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注册
  • 查看作者
    • 1
    • 如何能解脱

       她跳河了,溺水死了。

      村里人们都说,多可惜呀,才二十九,多好的岁数儿,多好的人儿。

      她是在镇上开服装店的,生意红火,十里八村的老老少少都爱去她店里买衣服。她说话柔和,不像其他店里的老板娘嫌贫爱富的紧,村里人没几个富裕的,可是都喜欢照顾她的生意。她嗓子软的像棉花条,声音糯的像煮熟的汤圆。村里大多是留守的老人和孩子,她总能照顾到他们的各种需求:老奶奶喜欢厚实的布料,大妈爱穿花红柳绿的打底衫,孩子总挑带奥特曼图案的鞋子……她周到又温情,把每个人的需求都伺候的妥妥帖帖。

      附近来买衣服的人都成了她的微信好友。知道她出事了以后,翻看她的朋友圈,都是些阳光向上的段子和微笑摆拍的照片,并没有什么消极低沉的信息。

      谁也不知道她究竟是为了什么跳河,她只在朋友圈的最后一条写到:永别了我爱的人,照顾好两个孩子。是的,她还有两个孩子,是两个女儿,一个两岁,一个四岁。两个小女孩什么都不明白,懵懵懂懂哭喊着,眼看着忙碌的乡亲们正在把湿淋淋的母亲放到从养牛场借来的大黄牛背上,吆喝着孩子们完全听不懂的歌子,赶着牛儿围着村子里的小路走了一圈,最后往西南方向去了。

      她走了以后,两个孩子天天哭着找妈妈。后来婆婆家里的老母羊生了一只小羊,两岁的小女儿再也不哭了,喊小羊是妈妈。大女儿也说越看小羊越像自己的妈妈。两个孩子不吃不睡,蹲在羊圈里不肯出来。一抱她们两个出来,孩子们就哭的撕心裂肺,像极了那天和亲妈的生离死别。

      爷爷看着孩子心疼的油煎火燎,气急败坏地用铁锹把小羊铲成了三段,埋在了院子里的梨树下面。

       

      村子里的出马仙冯奶奶“说话”了,这个说话是替别人说话的意思。

      “我想女儿。”

      “那你为啥跳河,不好好陪孩子长大?”

      “这个家我待不下去了,他们嫌弃我生了两个女儿。”

      “不可能呢,爷爷奶奶对孩子们很好。”

      “他们给儿子物色了一个女人,在外面怀孕了,说是怀的儿子,回来逼我离婚呢。我不想离,可是我也劝不明白自己。我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对生活完全失去了希望,对爱人没有了最后的幻想。我对不起女儿,对不起她们。可是我想孩子们,非常想,很想。”

      “你为啥不回去看看呢?”

      “他们家人太狠了,把我砍成三段,埋在了梨树下,我不敢再进他们家门了。”

      “你可以在门口看看。”

      “好吧。”

      伴随着一声无奈的叹息,她走了。

      从那天以后,就经常有人能看见她站在婆家门口,地下一汪水,谁路过,都觉得冰凉刺骨。

    • 2
    • 1
    • 0
    • 871
    • 逆流的鱼

      请登录之后再进行评论

      登录
    • 投稿
    • 任务
    • 风格偏好设置
    • 单栏布局 侧栏位置: